請繼續往下閱讀

英國脫歐、蘇格蘭脫英的聲浪下,英格蘭與蘇格蘭再演經典足球對決

2021年,聯合王國已經脫離歐盟,卻面臨崩裂的危機,蘇格蘭第二次獨立公投呼聲再起。不知能否算是「歐洲國家」的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歐洲國家盃小組賽強碰。在倫敦溫布利球場,同樣是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都未能進球,結局同樣是0比0。

作者:OPS

進入21世紀之後,英格蘭與蘇格蘭很少再交手了。有個原因是蘇格蘭在國際賽事成績的下滑。從前蘇格蘭是世界盃的常客,然而在1998年世界盃之後,一直到這次的踢進歐國盃之前,他們二十多年不曾取得任何國際大賽的會內賽資格。

世人眼中的蘇格蘭隊,不再是與英格蘭匹敵的球隊,他們努力用這次機會證明自己。效力於英超利物浦的蘇格蘭隊長安德魯·羅伯森 (Andrew Robertson),希望蘇格蘭贏得更多的尊敬。他說:「和他們(英格蘭隊)比賽的機會,就是向那些懷疑蘇格蘭足球的人,展現我們能做到什麼的一次機會。」最終踢成和局,觀眾看見了蘇格蘭的精彩表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是不論在足球或政治上,現今的情勢與1998年迥然不同了。當時蘇格蘭隊還不需如此艱難,爭取證明自己的機會。當時卻也還沒有蘇格蘭議會(1999年成立),更沒有脫歐與獨立公投的緊張氣氛。

許多媒體回顧起1996年英格蘭舉辦的歐國盃,兩隊相遇的大賽。當時保羅·加斯科因(Paul Gascoigne)的經典進球,以及〈三獅軍團〉歌曲的採用,都是形塑英國足球文化的重要元素。相隔二十多年,國際大賽的會內賽,再次上演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對決,這場比賽對於「英國人」而言還有什麼意義呢?

《衛報》的評論認為,這回可能不再是定義一個世代的文化活動,而只是一場運動賽事。第一個原因是疫情的影響,容許進入球場的觀眾人數少。第二個原因就如上述,目前兩隊實力差距較大。還有第三個更深刻的原因——英格蘭與蘇格蘭不論在社會、文化、足球上都漸行漸遠。

例如,英格蘭足球不再依靠蘇格蘭工人,而蘇格蘭球員在英超的重要性也降低。政治上也發生巨大的變化,2007年,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簡稱SNP)首度超越工黨,成為蘇格蘭第一大黨。如今穩坐第一大黨的SNP,與保守黨高唱反調。保守黨則在英格蘭的選舉中,利用反蘇格蘭的情緒爭取支持。《衛報》這篇評論說明,當英格蘭與蘇格蘭漸行漸遠,相較於政治上巨大的緊張,足球比賽的對抗性反而不如過往。

《政客》的報導則指出,疫情悶了大家一年之後,蘇格蘭球迷前往英格蘭更像是參加派對,政治意味反而比較淡。蘇格蘭不論是統派或是獨派,都呼籲暫時放下歧見,共同欣賞90分鐘的比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所謂放下立場,或者淡化政治色彩,其實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氛圍的印記。我們看見英國媒體紛紛對照二十多年前後的差異,我們看見經典大賽的文化意義消逝。我們看見這不再是不證自明的經典對抗,而是蘇格蘭隊謹慎而努力證明自己的機會。我們又看見立場分歧的蘇格蘭球迷,呼籲放下暫時歧見。於是,我們一面感受運動競賽純粹的喜悅,又一面感嘆那個充滿活力與張力的聯合王國,似乎一去不復返。

英格蘭與蘇格蘭漸行漸遠,聯合王國回不去1996年,更不用說回去1872年了。但也因此,人們緬懷大英帝國的時光,緬懷英格蘭與蘇格蘭的經典對決。即使是平淡無奇的0比0,當它重現在世人面前的時候,人們總會望向現實的困境,又聯想起往昔的呼喚。

 

參考資料:

Liew, Jonathan. “England v Scotland Will Reflect How Both Have Changed, on and off Field.” The Guardian, June 17, 2021. 

O'Connor, Robert. “Scotland's National Anthem: Flower of Scotland Lyrics in Full & Explained.” Goal.com, June 17, 2021. 

Walker, Ali. “At England vs. Scotland, It's Party over Politics.” POLITICO, June 19, 2021. 

“A Sporting Nation -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Football Match.” BBC.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