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1

「混血王子」絕地重生! 達比修有如何不斷突破自我?

在達比修有大聯盟生涯的這十年來,有一個一直困擾他的問題,那就是他很厲害沒錯,但他該如何突破自我?一直到他在小熊隊的後期投出身價後,大家才發現他的轉變。前隊友 Derek Holland 說:「他不會害怕每次休賽季的重新調整。」小熊的投手教練Tommy Hottovy 則說:「他就是為了這個世代而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達比修有是 2012 加盟遊騎兵的,而他們前兩年都在世界大賽鎩羽而歸,因此達比修有還承擔了不少壓力。球隊的高層將他的初登板視為「第二場開幕戰」,非常審慎地看待達比修有。不過他的初登板對上水手隊,卻在第一局就用了 42 球,狂丟 4 分。在遊騎兵棒球事務總監 Daniels 眼中,他明顯感受到達比修有的不安。

撐過第一局後,達比修有漸入佳境,最後靠著隊友打線大爆發,以 11 比 5 勝出,拿下大聯盟首勝。他大聯盟的第一年就入選明星賽,全年 29 次先發中,有 15 次至少送出 8 次三振,還有 14 場先發至少投滿 7 局,繳出ERA 3.90 的成績。

學著怎麼接受失敗

在剛開始的時候,Maddux 認為達比修有的滑球,比直球來得有把握。不過後來球隊希望他善用他的直球,並增加變速球、快速指叉球和曲球的使用。有些隊友也察覺到達比修有內心的拉扯,他必須在身為球隊一份子的責任,和他自己投球的信念之間找到平衡。

後援投手 Mike Adams 說:「我一直都覺得他是會帶給球隊歡樂的人,但有時候對他來說卻是個挑戰。」

達比修有試著遵循 Maddux 給的建議,但他私底下還是會向隊友徵詢意見,並看看隊友怎麼做。2015 年開始擔任遊騎兵總教練的 Jeff Banister 說:「當他看到其他人表現不錯時,他也會想要趕緊追上。」達比修有在大聯盟的第一年,他就很欣賞 Adams 的卡特球。Adams 說:「他告訴我他很渴望投出那種卡特球,並叫我趕快教他。不過我告訴他,你已經會投六種不同的球了,這個不會也沒關係啦。」

2012 年 7 月底,遊騎兵把 Ryan Dempster 交易過來。達比修有便興沖沖地去找他,想要學習他的滑球、快速指叉球和二縫線。他當然馬上就學會了。Dempster 說:「他聽過之後,絕對不會忘記任何一種球要怎麼投。」

在達比修有經歷了一段低潮的期間,他問了另一個同樣也是投手的隊友 Jason Frasor,覺得為什麼他最近會投得很掙扎。Frasor 說:「達比修有常常在面對對方打者的第一球,就投那種位移超大的變化球。他很害怕打者打到球,他希望能三振他們,即使還不到兩好球的時候也一樣。」

這樣基本上沒什麼效用,因為打者根本不會出棒。Frasor 還建議他下一場先發時,可以在面對第一輪打者時,都先投直球給他們。不過達比修有最後還是沒有採納 Frasor 的建議。

跟隊友的相處的部分,他有時候很熱絡,有時候變得疏遠。他很想要讓自己的英文進步,而且還會教隊友一些日文的詞彙。經過一年的適應,達比修有漸入佳境,他第二年的防禦率下修到 2.83,也再次入選 2013 賽季的明星賽。隔年,他再度入選,並首次在明星賽中登板。他曾兩次只差一出局就能締造歷史,一次是完全比賽,另一次是無安打比賽。

2014 年遊騎兵戰績跌落谷底,而達比修有也因為手肘傷勢進廠保養,並在隔年動了 Tommy John 手術。在復健的路上,他與球隊的感情越來越好。當他在 2016 年重返球場時,球隊的高層還是希望他能加強投球的武器。

Banister 說:「有時候最好的做法並不是要新增你不會的球種,而是讓原本的達到完美。對我來說,我相信那對他來說就已經很足夠了,他那麼厲害。」

Maddux 回想起有一次他在賽前跟好萊塢男星 Matthew McConaughey 的對談,McConaughey 問 Maddux 他覺得什麼是對達比修有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語言、文化還是用球上的差異?Maddux 告訴他:「其實我覺得最困難的挑戰,就是幫助達比修有接受失敗。」

職業生涯最黑暗的時刻,甚至一度考慮退休

今年 5 月 29 日,達比修有站上美粒果球場的投手丘。這是他自 2017 世界大賽以來,首次回到休士頓太空人主場,而他將要再次面對他職業生涯最黑暗的一刻。

時間回朔到 2017 年夏天,道奇在「731 大限」當天把達比修有交易過來,目標是要終結 29 年的冠軍荒。所有球員都很期待他的加盟,當家終結者 Kenley Jansen 還說他就如同「我們的法拉利跑車」一樣,是奪冠的最後一塊拼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