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6/21

1996 到 2020,Shareef Abdur-Rahim 對 NBA 的影響(下)

「我很高興進入 NBA。選秀時有很多人不想來溫哥華,但對我而言,只要能進 NBA 都很棒。記得選秀前幾天,我問經紀人溫哥華在哪裡,他說在西雅圖旁邊,聯盟正想辦法把籃球帶入加拿大。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成效斐然。」

作者:WU
圖片來源:SLAM Magazine

「我很高興進入 NBA。選秀時有很多人不想來溫哥華,但對我而言,只要能進 NBA 都很棒。記得選秀前幾天,我問經紀人溫哥華在哪裡,他說在西雅圖旁邊,聯盟正想辦法把籃球帶入加拿大。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成效斐然。」

在獲得年度新秀一隊榮譽後的四個賽季, Shareef 場均得分一直在 20~23 分之間,但由於每個賽季球隊都墊底,導致這五年他就要適應五個不同的教練,優異的表現也被媒體埋沒。

「輸球很難熬,這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我在高中贏了州冠軍,在大學裡球隊表現很好,但在職業聯盟卻不斷輸球。多年過去我老婆說他能感覺到那些日子我有多不享受籃球,就算你打進 NBA 也不會覺得自己身在其中,因為像季後賽之類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你的球隊不會被擺上全國轉播,可以感覺出我們球隊跟其他隊伍實力不在同一個水平上。」

圖片來源:Twitter Shareef Abdur-Rahim

除了本身球隊弱勢外,其他新秀的高水準表現也帶給 Shareef 巨大壓力。

「你會想跟上其他新秀的腳步,你看到 Allen (Iverson) 開幕拿了三十分、Step (Marbury) 打進季後賽、Ray (Allen)在密爾瓦基的表現。大家表現的越好,我就越急著要跟上他們的進度。」。2001 年夏天,Abdur-Rahim 被交易到亞特蘭大老鷹隊,在亞特蘭大的第一個賽季,他入選了全明星賽,隔一年他成為 NBA 史上第六年輕達到了生涯一萬得分的選手,這時他才感受到成為聯盟的一份子。

在大學與初入聯盟時期,Shareef 總是在離家鄉很遠的地方打球,回到亞特蘭大,他的家人、朋友終於能到現場為他加油。只不過在老鷹隊經歷了八年的季后賽乾旱後,球隊決定再次作出改變,Shareef 僅在家鄉待了三個賽季就被交易至波特蘭拓荒者隊,一年半後又成為籌碼來到沙加緬度。

圖片來源:David Zalubowski/AP Images

這是 Shareef 的第十個賽季,在沙加緬度,他終於將保持的最多出賽卻沒打過季後賽的紀錄畫下休止符。雖然首輪就在六場比賽後遭到馬刺隊淘汰,但他的內心卻從沒如此愉快:「季後賽真好玩,剛開始還認為自己職業生涯很長,遲早會參與季後賽,一年接著一年我不斷錯過,也開始緊張起來。我愛季後賽,這種比賽強度才是我要的,也是近入 NBA 的意義。」

事情發生得突然,接下來兩個賽季,31 歲的 Shareef 飽受傷病困擾,職業生涯就此終結。他從沒考慮過離開聯盟要從事什麼,但好像命運早有安排,場外的工作自動找上他:

「我的籃球生涯玩完了,我那時人在溫哥華,告訴國王隊的球團事務總裁 Geoff Petrie 團隊我選擇退休的決定,他們馬上詢問我是否願意留下執教,或願意為球隊提供其他籃球事務協助。我沒花任何時間思考就答應了,那是一個非常棒的學習經驗。 」
 

圖片來源:Ben Nelms / CP

從國王隊助理教練、拔擢為總經理助理和球員人事主管。2013 年, Shareef 被任命為發展聯盟球隊 Reno Bighorns 經理。球員時期的不順似乎不適用於退休生活,很快的, Shareef 被聯盟邀請擔任籃球運營副總裁,於 2018 年被任命為 NBA 發展聯盟主席。如今,他不僅負責培養球員為進入 NBA 做準備,更提出改變籃球世界的「路徑計畫」,讓海外與高中跳級生獲得職業培訓的打球機會,同時還有薪水可領:「此計畫提供那些球技仍需要磨練的選手一個新的選擇。很高興我能以不同的方式對聯盟做出貢獻。」

從排隊等待使用公共電話到選秀會,1996 梯的新秀各自選擇了不同的路徑。有些人享受著更長的 NBA,有些人遠赴海外打球,而另一些人則無縫過渡到籃球場外的工作。對 Adbur-Rahim 來說,最棒的是他能向家人分享這趟旅程。

「“我為身為 96’ 梯感到自豪。我有個十八歲的小孩,我能驕傲的告訴他自己過去是厲害的球員,跟這些傢伙是同一個選秀班!我為同梯的選手們感到驕傲。」

※編譯自:SHAREEF ABDUR-RAHIM ON THE IMPACT OF THE 1996 NBA DRAFT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