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個次輪的故事:快艇除咒、鹿群脫困,還有過程的結束

沒道理西蒙斯的罰球命中率只有34.2%,沒道理一個NBA球員在罰球線上73次出手只能中25球。這也是你要去佩服揚尼斯的地方,他的職業生涯開始得晚,他進入NBA時的技術很粗糙,他在拿下兩屆MVP後仍然會罰出籃外空心。但他一定努力在每個夏天後變得更好。 西蒙斯從2019年開始練三分球,球隊給他打鐵的機會,但他甚至不願意多投,生涯至今275場季賽就進了5個。罰球命中率始終在6成徘徊,季後賽更差。

作者:Dexter

尼可拉斯

好文!
Simmons的問題大概也就是他的心態,人們會對他有這麼大的要求,在於他是一個領頂薪的球星。
一個領頂薪的球星在高強度的季後賽裡,拿到球就想傳出去,連攻擊的慾望都沒有,其心態是根本不想負責任。
三分球不敢投、中距離不敢投、罰球又投不進,加入聯盟五年了還在原地踏步,完全浪費自己的天賦。

阿蘭

D大好文,謝謝!

李小鼻

Dexter大確實無愧為運動視界中的哲學家!拜讀完文章後,腦中總是會有很多思考和畫面,厲害😂

fb - Ryan Ko

五分鐘前:怎麼有五頁!

五分鐘後:怎麼只有五頁?

siltechhsu

寫得真棒!
巴克利說的應該是:害怕“投籃”的人不該留在場上.........

"西蒙斯擁有很多機會,但他選擇不投,他知道原因出在哪,但從沒有放心力去修正它".......他甚至連“嘗試”去投籃都沒有!在比賽中主場觀眾只要看到西蒙斯被對手送上罰球線, 臉上那種失望溢於言表, 我就了解連教練都不相信他是一個冠軍隊伍的一員了...........

洪維澤

突然覺得Daryl Morey會不會貼選秀權把天行者換回來(以前Sam Hinkie只要第二輪簽就幫忙但Sam Presti會要首輪簽的)

Everyday Law

好文。台灣除了非人,再來就是你的文章才能看了。
Embiid跟Simmons這種看也知道沒辦法融合的,76人還要繼續嘗試就是白痴,事實上為了幫助他們2個而做的任何交易或補強根本就是錯誤的,希望76人不要再錯下去了。
另外Reggie Jackson那點也是,他就是明顯拿過一段時間的高分就想要成為先發的人。還好他現在應該是認清自己的角色了,希望他和快艇能成功。

現在他成為這支快艇第三出色的球員,而且打得幾乎就像是一名球星。

這樣的轉變需要壓力,還有時間。當然還有領悟並實踐正確的打球方式。

快艇在此之前的失敗文化,不是什麼風水不佳或邪靈作祟,他們就是找不到那個化學反應,他們就是找不到對的人。但是兩個被逼到懸崖邊緣的系列賽,讓他們被迫去成長,最後挺了過去。

這賽季的季後賽出現3支0:2落後實現翻盤的球隊,比以往任何一季都要來的多。除了傷兵因素影響,很大原因在於今年的的主題並非是球星對決,而是你要如何作為一支球隊去贏。而當別人拿出新招,你無法應對時,就會輸掉這個賽季。

 

 

另一方面,籃網也打出了隊史最佳的一戰。在那之前他們的故事屬於傑森·基德(Jason Kidd)和單打喬(ISO Joe),但這兩個時代他們都沒打出這麼激情的比賽。

傷病也是比賽的一部分,而最健康的球隊會拿到冠軍。但你怎麼能不被籃網的比賽所吸引,「三巨頭」例行賽場均可以一起拿到88.4分,他們的比賽內容充滿球星單挑和一堆三威脅動作。過去我們從沒看過這樣的球隊,他們不需要體系,球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完成比賽。

他們三人的得分能力勝過杜蘭特—庫里—湯普森的勇士、詹姆斯—韋德—波許的熱火,或是強森—賈霸—沃西的湖人。但他們沒辦法擊敗傷病,例行賽這三個人只一起打了202分鐘,季後賽也僅合作了130分鐘,但就已經淨勝對手64分。

如果今年快艇和籃網最終能會師總冠軍賽,那將是現代籃球很有意義的一刻——小球時代的終極對決、紐約和洛杉磯宿命般的交鋒、5名2米鋒線VS無差別單打大隊。

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籃網距離贏下那個系列賽,只差1公分的距離。最終戰縮小輪換可以理解,但奈許(Steve Nash)或許該試著讓格林(Jeff Green)打更長的時間。

但無論如何,雙方已經傾其所有。我們看到一個杜蘭特從阿基里斯腱斷裂大傷中完全康復回歸的殺手,某種意義上他甚至還更進化了。在火箭時期困擾著他的塔克(PJ Tucker)在這個系列賽已經很難再對其加以限制。

其實籃網在三巨頭只剩下1.3個的情況下,已經打出了他們的全部戰力了。可是公鹿在這個系列賽也有所成長,在兩個全明星隊友合計49投14中時,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提升了他自己的比賽水平,在一開始面對布魯克林排山倒海的「5!4!3!...」的死亡倒數中,他前5罰僅1中,但在後面他不知怎麼的,突然找回了那種平靜。一樣是罰球違例,一樣是拖到了約12秒才出手,但只要裁判沒吹,他就繼續做完這個動作。這是對的。

於是在之後的9罰他命中7球 註4

註4:當然我沒忘記他之後又投了一顆麵包,但那就是揚尼斯在罰球線上可能發生的事情。你得像看他每一場灌5次籃一樣的去接受。

這是一個超級英雄神話建立的典型模式,「一鳴驚人—成長—挫折—重生—回歸—榮耀」。在這次搶七之前,揚尼斯還沒克服他的恐懼,對於罰球的恐懼,對於被對手放外線的恐懼,對於又輸球的恐懼,以及讓密爾瓦基失望的恐懼。他想的太多,以至於沒能打出他該有的水平。

其實籃網並沒有一個可以真正克制的他的球員,但他迷失了,他每一球都想要證明自己,每一次都想往裡面撞,在這種情況下,格瑞芬(Blake Griffin)可以很好的預測他的路線,並製造進攻犯規。

但當搶七比賽白熱化的一刻,公鹿仍然落後,揚尼斯選擇給哈樂戴(Jrue Holiday)擋拆,讓他錯位單打格瑞芬;選擇給米德爾頓(Khris Middleton)掩護,讓他深入心臟地帶跳投。於是他們得以在延長賽後帶著勝利走出巴克萊中心。

公鹿還沒有解決他們這支球隊的終極問題,那就是到了比賽最後時刻,希臘怪物被封鎖在禁區外面時,誰可以跳出來?在解決這一點之前,他們不可能擊敗從西區出線的球隊。

可是他們的確往前走了一步,取得了那種很難得的堅韌。當你在這個聯盟中已經效力足夠長時間了,一定會遇到諸事不順的時候,但就算是那樣你也必須繼續投籃,繼續保持自信,繼續做自己。有些時候你能夠命中投籃,有些時候則否;有些時候比賽不會朝著你希望的方向發展,但你不能放棄,特別是在搶七大戰中。然後你總會獲得機會並且出手命中那些投籃。你的隊友相信你,你相信自己,然後繼續做正確的事情,投籃終究會命中。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