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陳威成 我比誰都堅強

「在我總教練任內我全力以赴,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讓球隊拿冠軍,所以我給自己90分,不足的10分,應該是沒有總冠軍吧!哈!」 陳威成很開朗的回答。不後悔曾做過的事,也對做過的事無愧於心,這或許是他堅強的另一因素...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多激勵人心的故事啊!但多數的時候,現實的運動世界當大傷小傷來臨時,最後結果總是殘酷的,陳威成就是那「多數」。陳威成是這麼說他在職棒的表現:「以前可以做的很多動作,傷後都做不出來,不管是守備還是打擊,身體一直覺得負荷不了。」我補了一句是「是心有餘力不足?」「對,就是這種感覺。」

通常「心有餘力不足」會用在年紀增長的人身上,一種歲月考驗體力下的結果。但五十五年次的陳威成那幾年算起來還不到三十歲,但不是巔峰時期的身體狀況已讓他思考未來之路,例如當個好教練。

「總教練」一職到來的那天,比他預期的時間要早,2001年季中陳威成被任命為球隊的總教練。從1993年第一次以選手身份站上職棒舞台,陳威成所屬的球隊不論是一開始的俊國熊或改名後的興農牛,更動總教練的頻率可以直追日本換首相的速度,平均不到兩年就有新的總字輩上台。人家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到了他們卻變成「鐵打的兵流水的將」。

陳威成是季中接總教練,我回頭去查了一下從俊國熊到興農牛,雖然隊名改了,但兩隊經營者好像都說好似的,除了徐生明之外,前後十九年隊史、十二位總教練,竟沒有一位離開是「壽終正寢」好好帶完一整季的,都是短時間內在季中被解任,平均帶隊時間是1.5年。美國諺語「Coaches are hired to be fired.(聘用教練的目的是為了開除他)」,十足印證在這支隊伍中。

2001年季中陳威成接手,該年結束球隊勝率不到四成。不過隔年就進步到接近五成,到了真正完整帶兵的第二年(2003)上半季,陳威成就讓球隊痛飲冠軍香檳,距離前次季冠軍已經走過了一千天。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關於領導統御我很想知道陳威成做了哪些?他首先是感謝、感謝楊天發總裁,雖然他老人家早已不在了,但陳威成還是感謝老闆能讓他有機會到多明尼加棒球學校學了不少。

接著他好好了說了這一段:「你問我怎麼帶球隊?我是先讓大家確立一個要拿冠軍的目標,以前跟著李來發教練被他操得要死,光是熱身可能就要一個半小時,雖然操可是他會讓選手看到希望大家一起朝這個目標努力,所以我當總教練也期望這樣,大家都是一體的,朝同一方向去努力。所以我很重視態度,那是一切。」

「另外我很授權教練團,過去我看寺岡孝(俊國熊首任總教練),他真的是位喜怒哀樂都不會表現在臉上的人,很沈穩,而且可以接受球員犯錯,當然同樣事不能再犯。所以我盡量不要有太多情緒,讓下面教練能專心帶選手,如果真帶不動我再來處理。球隊凝聚力好的話,戰力就不會太差。」

這是陳威成的答案,但是對和他一起經歷過那些年歲的我而言,其實知道能有好成績是多麼難。難在他不像其他總教練單純地帶兵打仗,陳威成要做的「行政」工作也不少,例如和選手談薪水。之前就有聽說這件事,現陳威成自己証實的確有其事。不知道,不對,應該是很肯定的,陳威成肯定是全世界唯一一位當總教練又要負責和底下選手談薪水的人

身為一位採訪報導者,或是一位故事轉述者,不該有太多個人的憑空猜測,但還是免不了想像一位總教練面對球員談起最重要的薪水,而且是舉世無雙的一年要談四次,究竟是什麼樣的畫面?

陳威成「你最近成績不好要扣薪水!」
選手某「你都不讓我上場我怎麼表現好?」
陳威成「你比不上別人怎麼上場!」
選手某「是你不給我機會啊!」

教練、選手就這麼鬼打牆似地繞圈圈,這只是我的想像而已,請別當真。但實際不難理解面對這一切的陳威成有多煩?

讓我們來思考一下優秀總教練該具備什麼樣的特質?

專業素養?這個要打勾
帶兵能力?這個要打勾
營造團結氣氛?這個要打勾
然後媒體公關?可能需要打勾。
至於要決定選手薪水?完全不知道如何歸類及是否需要勾選。

《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是本書名,現實世界亦是如此,或者進一步來說,球團經營者也想的和你不一樣。所以帶兵的陳威成要在前面衝,回頭又要參與許多行政工作,三不五時球團給的支援相較於其他隊伍又明顯不足,長期累積下來的壓力,是不是就是陳威成一衝而出,揮出那驚動台灣的一拳,這也就是我想知道的,大家當總教練都想帶球隊拿冠軍,都有壓力,那為什麼唯獨陳威成衝出去加上後續動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