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是我-躁鬱症對三屆奧運田徑選手的影響

漢密爾頓 (Suzy Favor Hamilton)變得異常暴躁、不理性,原本和樂的婚姻出現爭執,丈夫認為她患有產後憂鬱症,在兩人協調下漢密爾頓尋求醫療協助,開始服用抗憂鬱藥物,怎知道這只是生活崩壞的開始。

作者:WU
Photo:Stu Forster / Allsport

漢密爾頓 (Suzy Favor Hamilton)變得異常暴躁、不理性,原本和樂的婚姻出現爭執,丈夫認為她患有產後憂鬱症,在兩人協調下漢密爾頓尋求醫療協助,開始服用抗憂鬱藥物,怎知道這只是生活崩壞的開始。

大學時期,漢密爾頓已是名滿全國的長跑選手,更是全美獲得最多獎榮譽的大學運動員。她在田徑場上的榮譽足以讓漢密爾頓成為全美最偉大的運動員之一,她是少數能在四分鐘內跑完 1500 米的女性田徑選手,更三度入選美國奧運代表隊。2000 年的雪梨奧運過後,漢密爾頓決定放下運動員身分,與丈夫共組家庭,但在第一個小孩出生、不再參與體育競賽後,她的行為開始出現異狀。漢密爾頓開始服用醫生開的抗憂鬱症藥,但她發現自己的症狀更加嚴重,實際上她患有的非憂鬱症,而是雙向感情障礙,也就是俗稱的躁鬱症。

漢密爾頓從未向醫生透露家族的躁鬱症病史,事實上,她的兄弟在幾年前曾因此自殺。對症下藥是為了避免更多後遺症,而抗憂鬱藥物可能讓躁鬱症患者有更強烈的情緒起伏,他們會變得更加低落,或是極為亢奮。精力充沛、認為自己無所不能、脫離現實,這些都是躁鬱症可能的症狀,對女性而言,躁鬱症也可能導致性慾亢進。這跟強迫自我與追逐高潮有關,不幸的是漢密爾頓正好有此症狀,她希望去跳傘、一次又一次的造訪賭城,她不斷說服丈夫請高級伴遊來進行三人性愛,從她的自我陳述,漢密爾頓說自己對「充實生活」產生迷戀。

Photo:Aspen Nigeria

在開始服藥的一個月後,她希望僱伴遊去拉斯維加斯狂歡,漢密爾頓從未跟丈夫以外的人過夜,丈夫也無法接受,最後妥協讓伴遊到家中。嘗到這次甜頭後,漢密爾頓發現自己想要的是更加刺激的生活,決定自己到賭城做伴遊行業,丈夫擔心會失去深愛的妻子,只能勉強答應。漢密爾頓加入伴遊公司,以每小時六百美元的價碼提供服務,有時她會在跑完馬拉松後再飛到拉斯維加斯,一天接待五位客人。不像球類運動員,他們似乎能逃過媒體對道德行為的追殺,社會對待田徑、游泳選手的道德標準較高,更何況是三屆奧運選手,還是 Nike 與迪士尼的贊助運動員。

在一場搖滾馬拉松後的慶功宴,漢密爾頓在舞台上盡情狂歡舞蹈,當她準備離開會場,在電梯口一個聲音叫住她。以為是她認識的客人,帶著微笑親切的轉過頭,八卦網站 Smoking Gun 的記者站在面前,在那一刻,漢密爾頓知道一切都結束了。爆料文章在一個月後上線,負面報導狂轟猛炸,就連一直陪伴她的丈夫也受到騷擾,Nike 與迪士尼譴責漢密爾頓沒有告知失控的行為,撤銷所有相關贊助。

再次就醫後被診斷患有躁鬱症,漢密爾頓服用正確藥物後回顧這一連串瘋狂的事蹟,她有些後悔,也有些無奈,因為這一切不是自己能夠控制。名人為了避免被駭客攻擊、被偷拍,往往將私生活隱藏得密不透風,你說漢密爾頓每週服務數十個客人是出於自願?或許吧,但對一位需要贊助的運動員,這等於是不合理的職業自殺。

Photo:JOHN BAZEMORE, AP

我們不能抱怨贊助商需要顧及自己的品牌形象,人們也難以理解躁鬱症與性慾亢進等不理性行為的連結,或著說多數人都不明白精神疾病的嚴重性。漢密爾頓的兄弟因為相同症狀從九樓跳下,而她自己做出難以理解的脫序行為,但是相較於肉眼難見的精神狀態,我們更習慣用可見的現象來定義一個人,將她或他妄下定論。

這不是個完美結局的美好故事,漢密爾頓與丈夫最近選擇結束婚姻關係,他們選擇對此事保持緘默。我們不應該責怪任何一方,婚姻本身就很困難了,更何況是更多不在規畫內的突發事件,我們能做的就是試著理解他人,並衷心祝福。

Photo:Reuters

※編譯自:Nike Dumps 3x Olympian After Discovering Her Sex Work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