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5

【父子兩代明星球員】非典型第四棒內野手——吳復連與吳念庭

吳念庭本季破繭而出,不僅被日媒封為「得點圈之鬼」,甚至還曾多次扛下西武四番的重任,話題性十足。 吳念庭的活躍表現不禁讓人聯想到其父吳復連,事實上這對父子的攻守風格相去不遠,並且皆是「非典型第四棒」的代表。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吳念庭在西武一軍跑龍套多年,本季終於破繭而出,今年的安打數、全壘打數、打點等個人數據皆已經超過前四年的總和。他之所以找到舞台,主要是西武隊在球季一開始就碰上外崎修汰等多名主力受傷缺陣的情形,第四棒山川穗高也曾經因受傷和打擊不振而降二軍,迫使總教練必須大量拔擢二軍球員。吳念庭、武田愛斗、山田遥楓、岸潤一郎是上場機會較多的新面孔,其中以吳念庭和愛斗的表現最為可圈可點。

球季之初,原本兇猛的山賊打線奄奄一息,但其實今年西武隊的上壘能力並不成問題,只是往往缺乏關鍵一擊,需要有一條引信來引爆打擊。第四棒的位置起初由中村剛也補上山川穗高,然而他的表現時好時壞,效果並不理想,此時該如何再尋覓第四棒人選呢?

要知道大部分主將皆有固定角色,例如第二棒源田壯亮、第三棒森友哉都是該棒次的完美人選,倘若把他們放在第四棒,那麼整個攻擊機制就被破壞了。日本棒球文化相當注重團隊作戰,各隊不斷靠「堆積棒次」找到得分契機,所以與其調動前段棒次,不如從後段找一個適合人選填補第四棒空缺。

西武總教練辻發彦的頭腦靈活,在不破壞隊形的情形下,用「天降神兵」的方式安插吳念庭擔任第四棒,可說是攻守名單宣布前意想不到的妙招。西武陣中洋將雖有Cory Spangenberg和Ernesto Mejia,但是他們以往的三振率過高,以至於不被安排在第四棒。另外愛斗也是不錯的人選,長打能力優於吳念庭,但是總教練還是選擇能夠穩定打回分數的人,因此提拔了在得點圈有人時打擊率特別高的「得點圈之鬼」吳念庭。

影片來源:太平洋聯盟TV

吳念庭原本就不是主砲型人選,這幾年在隊型完整的西武隊總是朝向工具人角色發展。今年他也是從替補球員開始打起,接著不斷把握住許多適時一擊的機會,漸漸從後段棒次升上前段,甚至還被安排到第四棒。這種「非典型第四棒」大多出現在球隊打擊有問題的時候,在職棒隊裡並不常見,畢竟一支職棒球隊人才濟濟,充滿各種功能的球員。

提到吳念庭這種「非典型第四棒」,不禁讓我聯想到他的老爸吳復連。吳復連在棒球生涯中,大部分時期並非第四棒人選,最常見的棒次是一、二、六、七,但是有一段時間卻是中華隊最重要的第四棒人選,也就是如前述「非典型第四棒大多出現在球隊打擊有問題的時候」。

(圖片來源:陳筠(沙拉) Twinkle 一瞬之光
 

1984年世界盃,趙士強和楊清瓏因奧運表現不佳而退隊,此次賽會中華隊打擊全面熄火,全隊只有吳復連、江泰權、李居明三人打擊穩定,而快腿江泰權被啟用為開路先鋒,打擊最穩定的李居明和吳復連則輪流擺在第三棒或第四棒。

當年中華隊的戰績是先連敗後連勝,所以每場比賽只能步步為營求勝,此時第四棒顯得格外重要,以便能充分掌握關鍵的分數。最後吳復連繳出打擊率0.357,打進10個打點,而長打率甚至來到0.643,並在對古巴一戰中擔任第四棒打出全壘打,又有強迫取分觸擊,展現高水準的長短槍能力,這也難怪會贏得總教練的信任。

1984年世界盃台古大戰民生報剪報資料

後來呂明賜竄起,中華隊有了專職第四棒,不過1985年洲際盃的呂明賜卻是第三棒,而把老將李居明擺第四棒。李居明打了兩場就受傷缺席,第三場開始把吳復連從原本的第六棒調升到第四棒,他因而再次成功地接下第四棒任務。

事實上,吳復連1985年以後在虎風隊服役,球技衰退,也影響他在國家隊的地位。吳復連這次打擊率0.27,還不如後面兩棒鄭百勝0.333、葉志仙0.346。這次中華隊的打擊火力全開,為各隊之冠,猶勝古巴,而吳復連這支「非典型第四棒」的打擊率雖然是前六棒最低,但他在壘上有人時仍建功不少,反而跟吳念庭「打點圈之鬼」有異曲同工之妙。

附帶一提,除了吳復連之外,以前中華隊也出過一些「非典型第四棒」。例如1983年兩屆大賽,吳祥木總教練把趙士強安排在第三棒,而第四棒則擺了謝良貴,不過他因為打擊不穩,後來調離第四棒。1983年洲際盃,宋榮泰面對韓國隊打出兩支全壘打,之後被總教練調往第四棒。1983亞洲盃的中半段以後,由林易增和林華韋則輪流擔任第四棒,因為林易增對宣銅烈打出全壘打,而且那次打擊率0.375居全隊第二,而林華韋則是穩定性高。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