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3

《圓桌體育大會》運動員去哪兒?畢業了運動員準備好自己的生涯方向了嗎?選秀、轉職、旅外、留學,哪個適合我?

又到了鳳凰花開的季節,生涯的規畫你準備好了嗎?運動員只有選秀、旅外、留學、轉職選擇嗎?在台灣很多人都不看好運動員的生涯發展,認為出路狹窄,生涯也偏短,是一個不穩定及高風險的職涯領域。   但在許多人心中,不管是體育科班或是一般生背景,運動總是一個讓人寄情的領域,難道運動永遠只能是興趣,轉換成生涯就是如此苦澀嗎?面對這樣的社會氛圍,運動員應該如何學習以及轉化,用全新的價值觀來面對現有框架,都職得大家起來集思廣益,相信運動員發展絕對是多而且豐富的,但關鍵再於如何切入、連結以及轉化。

請繼續往下閱讀

【15分鐘短講】

前言-

  吳念庭今年在日本職棒西武獅隊破繭而出,他過去的棒球經歷也開為眾人所參考,有些家長也開始考慮是否提前把學生在國中或高中時期提前送出國,換個環境訓練,希望能在體育場上取得更好的成就。

  畢業季來到,許多人開始談論自己的未來何去何從,以許多人直觀的選擇為例

  選秀是在國內的職業運動中,進入下一個階段的門檻,順利過關,相對待遇較高,但風險也因職業汰換率而提升。

  旅外也是另一個選擇,評估自己再進入職業運動有更高層級的實力,也希望有機會獲取比國內更高待遇,但風險在於是否能適應環境以及通常過程相對辛苦(例如美國職棒小聯盟)

  留學可能往非競技運動員發展,期待在專業知識上能更上一層樓,投入各類運動產業;轉職在國內多數案例為離開體育界轉換跑道(例如前職棒選手何紀賢轉職為保險經紀人)。

  但我認為,運動員生涯的出路,絕對不只以上幾種,反而是更加多元。

將近120人一起參與圓桌體育大會線上討論

一、運動員的生涯跟我有甚麼關係?

  只要喜歡運動,人人都可以是運動領域的一份子,運動領域的切入面很廣,關鍵是你在運動領域能夠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在台灣,許多人卻連自己的職涯要能持續跟運動連結是想都不敢想,許多觀念認為,體育發展受限制,包含教育體制的現況,因為體育科班以及一般生過早分流,導致運動與生活無法連結,如果一個小孩,將他所有的精力都只花在訓練或讀書上,不參加社團與課外活動,不接受學校課後輔導,不培養第二專長或學習其他興趣技能,這個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就會失去多元學習的機會。

  除此之外,也包含成績至上主義,成績主義,注重結果,反而過程就不是這麼讓人關心,多數人看見的是有沒有拿下全中運四強或是升學有沒有考上明星學校,但運動的本質應該是讓學生能夠適性發展,是一個人格培養的切入點,期待在成長過程甚至到整個人生都能在這個人格養成根基上延伸選擇。

  當然體育科班就學十期銜接也是一大問題,目前國小、國中、高中三階段體育班招收人數分布不均,國中設體育班學校數共384校,但高中設體育班的學校只有151校,約為國中體育班校數的0.39倍。也就是說,近六成國中體育班畢業生,無法順利銜接至高中體育班培訓。體育班訓練項目分布也不均。教育部分析各教育階段體育班運動種類,現階段中小學體育班發展運動種類共46種,其中最多體育班發展的運動種類為田徑、棒球、羽球、桌球、籃球、排球、游泳及跆拳道等八種運動。而部分體育班所發展的運動種類缺乏三級培訓銜接規畫,比如水球只在國小階段有體育班提供專項訓練,但在國中、高中階段都無學校可銜接培訓。

  除了在教育過程中的影響,許多人對於運動生涯發展也有許多既定框架。

  大部分認為職業運動是運動員的最佳發展,但是以中國足球為例,2018年世界足球總會估計中國足球人口是2000多萬,而中國足協的官方統計中國職業足球運動員是8000人,比例大約是0.04%,而台灣成為職業運動員的比率可能更低,而除熱門運動,工作樣態以及機會更是稀少,台灣市場上比較有經濟效益的運動大概是路跑、棒球、籃球等熱門項目,其他項目的運動員又該何去何從。

 

二、我應該用甚麼態度來看運動員生涯

  運動人本身就是有價值的身分,不需要由別人來定義,我們很容易讓自己的價值被成績定義,如果自己沒有成績,會不會就沒有存在價值呢?根據2019日本學研教育綜合研究所近期發布的《小學生白皮書》調查顯示,日本小學男生把足球運動員放在第二位,棒球運動員則是第三位,這在台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日本的運動員不論是明星球員或是一般選手,在社會上都其精神指標性,甚至被人尊重,雖然兩地國情文化不同,但我相信幫助台灣運動員找到自信是首要問題。

  關鍵在於跳脫台灣體育環境的框架,我觀察到多數台灣學生包含運動科班以及一般生並不習慣接觸多元領域,容易單線型思考,因此發展易受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