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3

野獸爆灌的另一面:John Collins 的水形人生(上)

直到季後賽在 Joel Embiid 頭上的那一灌之前,許多人對於 Collins 的最大印象,可能還停留在他和 Young 之間為了球隊角色定位的齟齬,而非他出色的攻防能力⋯

作者:陶德萬歲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亞特蘭大老鷹在 2019-20 球季交易來 6 呎 10 吋的跑動型中鋒 Clint Capela,為球隊再添內線戰力時,原先的內線大將 John Collins 只好做他最擅長的事:再一次調適自己到最佳狀態

在球場上 Collins 勢必只能打到 4 號,掩護後只能拉出至外線,而非下滑禁區;然而在球場下,兩人則是會在賽後相約重訓室見,將那些花不完的多餘精力用光,Collins 和 Capela 之間的相處總是充滿正能量:「如果他看到我」Capela 説,「他就會喊:CC!如果是我先看到他,我則會喊:JC!」

在休士頓火箭時,Capela 和 Collins 的角色其實很像:他是一名年輕、充滿正面態度的氣氛帶動者——和每個人都有一套獨門的擊掌方式,激勵隊友們認真訓練,並將充滿拼勁的態度帶上球場,感染每一位場上的隊友。「每天他都帶著那樣的能量,這是非常難得可貴的。我曾在別隊待過,有時隊上你看不到這種角色,所以這種個性對球員來說是相當特別的。」Capela 有感而發。

Capela 尤其欣賞的一點,在於在他的職業生涯中,這角色總算不是由他來當:畢竟帶動全隊能量這件事,能做得來也不代表是樂在其中。

事實上,對於 Collins 而言,直到老鷹隊拿下 30 勝之後,籃球才開始有樂趣。「籃球是一項關乎有機會和沒機會之間的運動。」Collins 悠悠表示:「我聽過一句話:『完美主義者都討厭籃球,因為他是一項不完美的運動。』我認為我一定是個強迫症患者,因為我常試著找到秩序,找到完美的出手機會,有效率的投籃。」

隨著季後賽進行,老鷹隊也一路跌碎眾人眼鏡。23 歲的 Collins 一直不斷鑽研任何他可能對位到的對手,他們的習慣和破綻。接著他會閉上眼睛,冥想那些他可能會做的反應:在防守 Giannis Antetokounmpo 時站前防守採取主動;或是換防對上 Khris Middleton 或 Jrue Holiday。「我看見我的出手,然後球投進籃網,我感受得到重量,以及這記投籃的壓力,就像『呼!我辦到了!』還有我的防守、火鍋,就像蒙太奇一樣播放。這樣完美表現的畫面,就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

延伸閱讀:不是只靠 Trae Young!老鷹的驚奇來自全隊爆發

這就是他準備比賽的方式:著迷於比賽細節,並且在比賽中隨著流動中恣意行動。

在東區冠軍賽的前四場比賽面對公鹿隊,兩軍簡直亂成一團。Trae Young 在第三戰踩到裁判扭傷腳,使得他缺賽至今;然而下一場比賽換 Giannis 遭遇膝蓋傷勢,同樣地,Capela 也在 Game 4 遭遇肘擊,兩隊勢必無法以最佳陣容分出高下。

也因此對於 Collins 而言,不管是籃板還是防守,剩下的比賽勢必用盡全力,填補王牌 Young 的空缺。幸好他早已有所準備,在季後賽不斷向陣中老將 Danilo Gallinari、Solomon Hill、Lou Williams 以及 Capela 學習。「他們的生涯提供我一個更棒的觀點,在季後賽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所以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因此我對於自己的全能感到驕傲,就像我常常說的,我是一名瑞士刀球員,可能做許多事,並且做好準備。」

在 4 歲之前,Collins 總是和母親 Lyria Rissing-Collins 居無定所,四處流浪;直到輾轉至華盛頓的路易斯麥克德聯合基地(McChord Field military base),才定居下來。Lyria 曾在空軍工作。Collins 那個與他同名的老爸,則是效力海軍。由於工作關係,Collins 的雙親聚少離多,最後也在他們搬到華盛頓之前離婚。

Collins 的每日行程相當嚴謹,他記得總是被載到同個地方接送,每當下午五點,整個基地則會響起美國國歌。Collins 年幼時曾不斷和其他小孩子發生打架衝突,「總是從一開始的小事情發生」他說,「例如有人朝我吐口水、其他小孩子朝我丟球啊、或有人罵我尼哥之類的。還有人打電話給他們爸媽,然後他爸媽想對我動手等等⋯⋯」

Lyria 在瞭解到兒子需要一個出口讓他發洩他用不完的能量,同時也要學著如何在打架中自保,於是便將他送去學習跆拳道,後來 Collins 則寄情於到空手道和柔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