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能有幾次選擇?黑潮青年與科技新貴追逐的籃球夢

一位是國境之南的排灣族原住民,因為家計放棄升學簽下志願役;另一位在天龍國長大的籃壇世家子弟,出國追夢卻不如預期。兩位才華洋溢的選手都曾經放棄籃球,但在PLG宣布舉辦選秀會後又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他們的人生還來得及走回頭路嗎?22號選秀便見分曉。

作者:stockt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李柏儉

你好👋,想跟作者反應一下,未滿四年退伍只是一名退伍弟兄,滿十年才有資格取得榮民證,才算是榮民喔,沒有挑語病的意思,只是想要告知‘榮民’的取得資格,謝謝

stockton

感謝您的指正,難怪我寫的時候也覺得怪怪的,我再修改一下好了。

週末PLG公布了選秀會報名的50位新秀名單後,籃球研究院院長丹尼點出一位特別的球員。其他人都是拿大學UBA的資歷報名,只有他的學歷是「來義高中」。而即便是再熱衷HBL的球迷,也不一定聽過這所學校。位於屏東大武山下來義鄉的偏鄉中學,增設高中部還不到20年,成立籃球社團也只有11年的歷史。原住民球員的速度協調性爆發力都非常驚人,就是找不到高個子比較傷腦筋。

徐仕宏當年只打了兩屆甲級資格賽,連16強都沒晉級,雖然他187公分、95公斤的身材在來義必須扛中鋒,但教練陳江炫昌認為他球路全能,可以朝前鋒發展,只是畢業後因為家庭經濟因素,不再升學而選擇了入伍從軍,並且被分發到宜蘭擔任海軍艦艇士官。但他在部隊仍然不放棄打球,甚至放假時也被前宜中好手王男桂拉出來打社會組比賽,四年過去徐仕宏退伍回屏東老家,繼續參與大武山聯盟、或全國原住民籃球賽等賽事,在一般社會公開組層級的戰場基本上沒有對手。

雖然許多球迷不太瞧得起SBL,但無論七隊或五隊,要報得進聯賽名單還是得有兩把刷子。以徐仕宏過去的有限資歷,離開四五年後想重返籃球圈的可能性趨近於零。但也是機緣和合,今年PLG不但首次舉辦選秀會,而且高雄還一舉出現兩支新球隊,人力需求大增,於是徐仕宏又出現在選秀名單裡。這位排灣族的黑潮青年還是中華民國的退伍軍人:君不見NBA或者大聯盟都對保家衛國的軍人特別禮遇,前一陣子名人堂名將Elgin Baylor去世時,媒體還提到他曾經在越戰期間接受徵召入伍,一面當兵一面打球。如果PLG能注意到徐仕宏的榮民或原住民背景,請他去宜蘭遠眺龜山島回憶軍旅生涯,又或者到大武山下看他敬拜百步蛇的圖騰,好山好水畫面又美,加上年輕人的熱血籃球夢,應該是這個聯盟在選秀前非常容易宣傳的題材。

不過名單洋洋灑灑,徐仕宏的名字淹沒在新聞稿裡並不意外。倒是執行長黑人特別在臉書上貼出學弟東方譯慷的申請函。身為國手名將東方介德跟鄧碧珍之後,東方譯慷從小就在球場長大,也不乏媒體關注。國中念了名校金華,也順利入選16歲級國手又考上建中體育班,但東方譯慷卻選擇跟隨學長吳永盛的腳步赴美當小留學生,一面接受籃球訓練一面讀書。只是三年後沒有拿到NCAA第一級的校隊獎學金,於是靠學業成績申請到了華盛頓大學的電腦電機工程系。東方譯慷到了華盛頓之後仍然積極尋求跟校隊練習或者當球隊經理的機會,但最後只能說服自己把打球當興趣,去年畢業後也申請到研究所,但因為美國疫情決定先回臺灣當兵。退伍以後美國疫情仍然嚴峻,東方譯慷繼續留在台灣,還進入台積電當產品工程師。可能是 1 人、站立和顯示的文字是「 23 tsmc 」的圖像

出身籃球世家、讀的華盛頓大學是全美前50名的名校,工作的台積電更是臺灣的護國神山,無論從哪一種世俗的功利角度來看,他都是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只是他自己明白,出國的初心決不是當科技新貴,所以PLG聯盟成立後,東方譯慷又鼓起勇氣再度追求夢想。當然,徐仕宏也是,即使他沒有辦法出國,甚至沒有唸過大學,只是一介退伍弟兄。一個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可以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徐仕宏跟東方譯慷都是23歲,雖然他們的原生家庭一北一南,城鄉差距完全是天壤之別,他們也都一度放棄打球,努力朝社會一般的成功判準邁進;但是因為熱愛籃球,讓他們又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

其實,兩人也差點沒辦法站在起跑線上。按照PLG公布的選秀規章,「欲參加選秀者,需應年滿20歲,但曾註冊大專籃球聯賽之在學學生,應於選秀年8月31日(含)前已年滿21歲或完成大三以上之學業,未曾在本聯盟註冊,並具有下列資格之一者:具有臺灣高中籃球聯賽甲級、大專籃球聯賽公開一級資歷,或其他地區同等學生籃球聯賽資歷經過任一聯盟所屬球隊總教練或聯盟推薦(須附推薦信並簽章)。」徐仕宏已經是單靠HBL甲級資格賽資歷報名,而國中畢業就出國的東方譯慷,更是完全沒有HBL跟UBA經驗,而他在華盛頓大學又不打校隊,除非能出具緬因州Lee Academy或者加州Bishop Mora Salesian高中這兩所學校教練的推薦函,否則只能靠聯盟推薦參加選秀了。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