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小球對公鹿來說不是簡單的決定,但他們得去試一試。

改變輪換、分配洛培茲的時間,讓球隊因應場上形勢去調整陣容,是不是對公鹿來說更正確的比賽方式?我們不得而知。因為就如前所述,他們沒有太好的替代球員,因此也沒有太多調整空間。也許要等到賽季結束後,才能有比較好的證明。可是前面的比賽已經給了他們一些參數,在沒有更好的答案之前,他們得去試一試。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仁賈

老實說,我不覺得公鹿在這一個系列賽中本來就是實力劣勢的一方,只能說是現在風向偏向太陽,CP3往痛點打的力道(投籃手感)太強,如果 tucker下一場小爆發,讓對位的CP3稍微疲憊,太陽的優勢就沒有了。

大嘴砲領主

其實我覺得關鍵在於Jrue Holiday耶?他老兄不要說超水準(命中率50%拿個20+分之類的),只要有正常演出,公鹿就有打小球的本錢(假設Giannis的健康狀況OK的話)

可是他偏偏就骰子型,只要當天手感不佳就只剩下防守的功能,畢竟他也不是CP3這種純控(他外線不準=沒有三脅=組織功用大幅受限)

以第一戰來說,Lopez手感不錯但Holiday落賽,如果打小球的話,Lopez的17分(命中率五成包含三分球3/5)的缺口要誰來填補?Middleton一肩扛?這部份的球權還給Giannis?還是指望Bud想說辦法?

並不是說輸球是Holiday的鍋,只是球隊的問題長久以來就這樣(Giannis球商有限、Middleton也偏骰子型、Lopez有低位有三分有護框但無法換防、總教練變通速度堪憂),所以導致只要Holiday跟Middleton其中一個人當晚骰出來的點數偏小的話總是會打得很吃力

銀河

看到Lopez被點名,就想到第一輪對的熱火,他還內縮防守放熱火投外線。

高涵謙

快艇嘗試過讓 Patrick Beverley 重點盯防,有著還不錯的效果,公鹿也有 P.J. Tucker Jrue Holiday Khris Middleton 等防守資源,應該先嘗試重點盯防,公鹿沒有鋒線海,小球陣容代表 Brook Lopez 上場時間減少,Bobby Portis Bryn Forbes Jeff Teague 可能直接掉出輪替,這樣破釜沉舟的戰術,除非生死關頭否則實在操之過急

最初的公鹿人喬恩·麥格洛克林(Jon McGlocklin)效力過1971年奪得隊史首冠的那隻公鹿,同時當公鹿於1974年最後一次打進總冠軍賽時,他也還在陣中。談到那一個以3:4遺憾敗給塞爾提克的系列賽時,他感到無限惋惜:「我受傷了。奧斯卡(羅伯森)受傷了。我們努力比賽,沒人知道我們的傷情,這不會被記錄下來。我們最終因此丟掉了冠軍。」但他仍然為自己兩次進入到這個神聖的戰場感到自豪。

當麥格洛克林和隊友們贏得冠軍時,球場內還只能坐滿11000人左右,如今場館容納人數幾乎是當時的兩倍。對於後輩們時隔47年再闖總冠軍賽,他稱許道:「這支球隊真的很團結,很有天賦,他們有一位偉大的球星。我們在80年代的球隊中也有很多球星,但沒有一個能達到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的水平。事實上,他們擁有一位偉大的超級巨星,然後其他人也都發揮得很好。他們彼此喜歡、相處融洽,同時也尊敬教練團——我認為這才是關鍵。」

 

米德爾頓(Khris Middleton)在生涯第七個賽季打進明星賽時,他老爹詹姆斯(James Middleton)打了通電話給他,表示自己對兒子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然後他開玩笑的說:「這就是為什麼我沒砍掉那些樹枝。」

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家中,米德爾頓常常在家中後院籃球場上練球,而惱人的樹枝常常擋住視線,當時他一直央求老爸幫他除掉障礙物,讓他可以更好的練習投籃。詹姆斯回憶起當他們談到這個話題時,他給兒子的答案總是:「不,我們要射過它們投進球。」

父子倆關係始終親密,但詹姆斯總是避免主動提供建議,就像他未切割那些樹枝一樣,他知道有些事情Khris自己能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已經習慣在逆境中掙扎的感覺,事情總是沒有像他所希望的那樣被認可,但我一直告訴他的一件事是:『人們總會知道的』。你以正確的方式比賽,好事就會到來。」

 

然而最困難的往往就在於認識到正確的遊戲方式,你將籃球比賽視為純粹科學的產物,那往往會遭到它的反噬。比賽由人所構成——特別是傑出的個人——你不能用數據和資料推演一套公式,然後聲稱自己已經完全了解其中的奧秘(但這個說法確實誘人不是嗎)。

可是相比二元論者對於問題採取一種「你無法解釋世上沒有靈魂,所以就是有」的態度,邏輯、科學和數字還是給了我們比較好的參照方式。這三者缺一不可,你手邊可能有很多的數據,但重要的是怎麼通過邏輯去判讀、最終透過科學的方式檢證它為真。這樣,你得到的答案就算並非最好的,至少也是可信服的、更靠近真相的。

 

在周三早上,公鹿在開賽前30分鐘才給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開了綠燈,但希臘怪物前兩次出手都是前面擋了一個人的灌籃,然後在第二節重演了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2016年的那一次死亡封蓋,以此證明自己連恢復能力都異於常人。

可是公鹿這一場比賽並沒有贏,這是例行賽兩場只輸2分不同,他們在下半場完全被打爆了,場面甚至比最終比數反應的還要更慘。這並不讓人意外,球迷很容易就能從今年的分區決賽看出哪一邊的系列賽等級更高。

公鹿季後賽一路走來,他們打得非常堅韌,事實上他們每個球員都已經拚盡全力了,哈樂戴(Jrue Holiday)組織和防守非常好、米德爾頓(Khris Middleton)爆發了幾場、洛培茲(Brook Lopez)籃下非常強硬,波提斯(Bobby Portis)進攻籃板讓人驚豔...等等。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遇到真正的冠軍強隊——或許籃網能算0.8個。熱火整季狀態糟糕的一蹋糊塗、老鷹過於年輕且打得沒有效率、而籃網則因傷兵過多影響了戰力。

我們也記得在和籃網的前2場比賽,公鹿幾乎完全遭到壓制,拿不出什麼樣的好辦法。他們還沒有遇到一支能對他們缺點進行迎頭痛擊的球隊,因為東區其他隊伍自己的問題更大。

他們的進攻問題,在這個系列賽很神奇的慢慢修正了過來,米德爾頓和哈樂戴兩個外線主要得分手透過擋拆慢慢增加自己的積極性,揚尼斯減少無謂的罰球線持球單打,從而讓球隊的進攻便秘稍有起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