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5

談中職昔日「四大天王」時代的形成

隨著旅外大物回歸以及國內強投崛起,不禁讓人對於未來聯盟的投手生態充滿期待,並也回憶起中職早期的「四大天王」時代。 陳義信、黃平洋、謝長亨、涂鴻欽這四大天王各有獨特魅力,實力與人氣兼具,因此引領了一段時間的風潮,創造中職史上最經典的時代之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年中職選秀會圓滿落幕,隨著江少慶、陳冠宇、胡智為等旅外大物回歸,以及黃恩賜、徐若熙、古林睿煬等國內強投崛起,此時不禁讓人對於未來聯盟的投手生態充滿期待,並也回憶起中職早期由味全黃平洋、兄弟陳義信、統一謝長亨、三商涂鴻欽所開創的「四大天王」時代。

 

台灣的職棒發展模式大致上參考日本。日本職棒投手素質平均,大部分球隊皆能排出穩定的先發輪值,每名先發投手平均一週僅登板一次,再加上聯盟周一有固定的休兵日,因此130球左右的完投戲碼屢見不鮮。

 

日本的民族性喜歡塑造出「大黑柱」,澤村賞也幾乎都頒給「本格派」大投手,所以投手就經常被賦予完投九局的任務,彰顯出球場中主將的地位,而大黑柱的形象也就演變為球隊之間主戰投手的對決戲碼。

 

中職起初並沒有所謂的王牌投手對決,當時真正夠格的本土大投手只有涂鴻欽、康明杉和黃平洋,而整年穩定、具有王牌氣勢的洋將就只有史東。

 

到了職棒二年眾多旅日球員回歸,各球團紛紛補進好投手,此時各隊的本土大投手陣容才較為整齊,包括了兄弟的陳義信、林文城,統一的謝長亨、郭進興,三商的涂鴻欽、康明杉以及味全的黃平洋,這些人皆曾在中華隊先發奪勝。

 

至於統一的杜福明、三商的陳明德和味全的陽介仁呢?以「本格派」的程度來論斷,就難以跟「天王」作連結。其中以杜福明名氣最大,他從奧運開始一直是中華隊的主要救援投手,但是到了1986年以後,實力衰退,甚至於無法入選中華隊,已經是強弩之末,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下勾投手林琨瑋身上。

 

中職二年開打前夕,職棒雜誌從每隊各挑一名王牌投手冊封為「四大天王」。那幾年曾有報紙社論指出聯盟的商業炒作,例如第一年的各隊「本土最高薪」八萬的球員、「棒球先生」李居明,第二年則是炒作本土投手「四大天王」。職棒當然要商業宣傳,增加正面話題、對戰性和期待性無疑是件好事,就在這時候香港演藝圈出現了四大天王封號,所以職棒雜誌也跟著潮流應用了這個封號。

 

當時各球團在簽王牌投手時,特別將背號對準三商涂鴻欽的17號。其實這並不為過,涂鴻欽是郭泰源與莊勝雄之後最好的投手,職棒元年的洋將們也推崇他的球路最難打。

 

統一領隊郭俊男力邀謝長亨加盟,並在記者會給足面子直接宣布:「我們要給王牌投手謝長亨穿17號,讓他跟涂鴻欽對決。」接著兄弟隊也跟進,把17號授予陳義信。其實謝長亨慣用1號,陳義信在中華隊穿過25、23等號,中日則是12號。

 

附帶一提,很多人都以為17號是抄日本投手號碼,其實涂鴻欽一直是35號,但是當時隊上已經有一個35號的老前輩陳正中,於是涂鴻欽只好把35號打折成17號,並沒有什麼特殊含義。有趣的是,涂鴻欽在1984年以35號成名於中華隊,1986年國際邀請賽陳正中入選中華隊,與涂同編在藍隊,只好避開35號而使用34號。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當年選秀的兩位話題性人物是陳義信和謝長亨。陳義信不在話下,黃袍加身自然成為萬眾矚目焦點。至於謝長亨從大學時期開始經常被味全隊借將,退伍後旅日之前也加盟味全隊,所以執意返回味全。

 

郭俊男為了爭取他的加盟,三顧茅廬頻頻遊說謝長亨,新聞版面也吵得沸沸揚揚,所以四大天王成形之前,有關本土王牌的新聞早已炒熱,之後自然成為職棒宣傳不可放過的題材。

 

這一時期中職各隊終於有了本土王牌投手,塑造出王牌之間的對決。四大天王各有共同的特質,就是他們擁有能夠完投的體能,並且曾代表中華隊大殺四方,在國際賽創下完投勝。

 

涂鴻欽是1985年到1986年的中華隊王牌投手,黃平洋與陳義信分別則是1987、1988年,各代表了一段中華隊歷史。這時期的中華成棒開疆闢地闖出世界五強名號,職棒初期球迷的情感便是來自於國家隊。其中戰績較不顯赫的謝長亨因為就讀師大緣故,到了服兵役才能完全投入棒球訓練,他的代表作是1986年世界盃以14K完封安地列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