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7/12

那些年,為了打奧運而不顧台灣飯碗的愛國洋將們

國家榮譽和個人前途,到底孰輕孰重?對大多數職業球員而言,後者才符合政治正確,但適逢奧運盛會的今年,中華職棒就有2位洋投聯袂離隊、為母國效力,而歷來為了打奧運,不顧球季中斷、傷病風險或乾脆放棄台灣工作的洋將,讀者們還記得幾位呢?

作者:Thomas Kao

老傑克

應該也可以說,在國際舞台有好得表現,大聯盟或是日職看上的話,薪資也是水漲船高,不一定是愛國心爆發才離開中職。

Thomas Kao

不可否認當時中職薪資和環境都不如美日韓等國,洋將難免會有騎驢找馬的心態,但打奧運必須中斷個人球季、直接影響職棒母隊戰力和球團觀感,風險比其他非球季期間舉辦的國際賽都大,若非強烈愛國心驅使,很難像強森這樣一再接受國家隊徵召去打奧運

初代澳洲職棒在1989年底開打(1999年解散),比中職還早了幾個月,因屬冬季聯盟性質,好手趁北半球夏季旅外的風氣經年不衰;1997年,台灣職棒第二聯盟(台灣大聯盟,TML)開打,因洋將晉用政策較為國際化、多元化,也引進了保羅和麥克利等史上首批的澳洲籍球員。

保羅出生於美國德州,1990年於教士隊小聯盟展開職棒生涯,最高打上3A,1992年冬天被球團送往澳職磨練,與澳洲結下不解之緣;在1996年後離開美職的他取得澳洲國籍,1997年洲際盃首度披上國家隊戰袍,也曾在1999年短暫待過日職歐力士隊,成為鈴木一朗的隊友。

▲麥克利與保羅並稱TML的「澳洲雙俠」。圖源:Youtube

比保羅年輕幾歲的麥克利則在1991-92球季開始打澳職,後曾短暫赴美加入天使小聯盟;他在1999年轉戰台灣,加入TML勇士隊且創下連續37場上壘的聯盟紀錄,年底與保羅聯袂投入國家隊,一舉為澳洲打下洲際盃冠軍,2人隔年初又隨澳洲隊來台參加3國4強邀請賽,保羅也被TML相中,與麥克利同樣加盟勇士隊。

不讓麥克利專美,保羅在2000年球季出賽64場,打出9轟、46打點、打率0.301和OPS0.919的佳績,分守內野中線和角落的2人讓勇士隊攻守兩端大幅提升、戰績得以維持一定水準,因此獲得「澳洲雙俠」的美稱。

不過隨著雪梨奧運9月開打的腳步越近,澳洲國家隊的徵召令也聲聲催人,加上當時的澳籍大聯盟捕手Dave Nilsson(現澳洲隊總教練)為了返國打奧運,不惜拒絕釀酒人隊的合約,破釜沉舟的決心可謂一呼百應;保羅和麥克利在8月底陸續與勇士隊解約、返澳為奧運備戰,讓勇士隊元氣大傷、無力衝擊總冠軍賽,隔年更淪為墊底爛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保羅(留長髮者)、麥克利在雪梨奧運隨隊出戰南非和荷蘭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儘管徵召多名旅外好手助陣,擁有地主優勢的澳洲隊在雪梨奧運僅獲2勝5敗、與4強完全搆不著邊,初代澳職也因財務虧損倒店,爾後麥克利、保羅先後回鍋台灣職棒,又因TML減隊併入中職而未被續約,無法延續職棒生涯,堪稱不幸的巧合。

幸虧在Nilsson的全心投入下,澳洲國家隊於2004年雅典奧運重整旗鼓,不但打進4強準決賽,還爆冷連贏超強的日本夢幻隊2場,最後僅負於古巴隊奪得銀牌,再度接受徵召的保羅也同享澳洲棒球史上最光榮的時刻。

保羅退休後,在2010-11年球季澳職復賽時出任布里斯本俠盜隊球團總經理職務,不但與接任總教練的Nilsson打造出四連霸雄師,也基於本身的台灣經驗,大力推動台澳職棒交流,為澳洲棒運的推廣深化致力甚深。

====

話說回來,為了奧運而將大好職業生涯拋諸腦後的球員,雖然在哪國都是少數,但這樣就是愚不可及嗎?每屆奧運起碼相隔4年,棒球項目更是有一年沒一年,東京奧運棒球復賽,距北京奧運更已暌違13年。

能有此十載難逢的機會,與本國自家好手們為國家榮譽並肩作戰、讓舉國人民團結一氣,無論是否奪牌,想必都是畢生難忘且無可取代的榮耀回憶。

況且老話一句,打不打國際賽,都是球員個人的選擇,值不值得也該由他們自己說了算,一旦他們決定踏上征途,作為球迷就不吝給聲祝福吧!如果沒有強森或陳金鋒這樣的「傻子」,國際賽場也沒有那麼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和典範讓我們歌頌傳唱了,不是嗎?

 

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