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0

《一個頂尖運動員的誕生》─ 全世界最害怕PK大戰的英格蘭足球國家隊,如何成功擺脫註定會失敗的夢靨?

在1990至2012年間,英格蘭隊在世界盃和歐錦賽中,每十次就有六次是因為PK大戰而慘遭淘汰。他們在大型錦標賽的前七次PK戰就輸了六次,是全世界男子國家代表隊中成績最爛的。每一次失利都加深了他們對PK大戰的恐懼,而且看起來也讓他們更加堅信,要是英格蘭隊下次再遇到得在十二碼線對上守門員定輸贏時,也注定會失敗。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頂尖運動員的誕生:從專業引導到科學輔助訓練,看冠軍如何從「勝」到「常勝」

A. Mark Williams、Tim Wigmore 著、楊玲萱 譯 / 商周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339-346)

15.如何在PK大戰中獲勝?

英格蘭男子足球國家代表隊和PK大戰:他們兩者的關係就像青少年看待青春痘一樣,是難以擺脫的夢魘。

在1990至2012年間,英格蘭隊在世界盃和歐錦賽中,每十次就有六次是因為PK大戰而慘遭淘汰。他們在大型錦標賽的前七次PK戰就輸了六次,是全世界男子國家代表隊中成績最爛的。每一次失利都加深了他們對PK大戰的恐懼,而且看起來也讓他們更加堅信,要是英格蘭隊下次再遇到得在十二碼線對上守門員定輸贏時,也注定會失敗。

因此,在2018年世界盃之前,英格蘭球迷間瀰漫著一股心照不宣的恐懼感:陰魂不散的十二碼罰球。全國最著名的一次罰球失誤,大概是1996年歐錦賽準決賽中,由現任英格蘭隊總教練的蓋瑞斯.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在溫布利球場(Wembley)對上德國隊時所踢的十二碼罰球(影片)。英格蘭隊對罰球的恐懼,從那一刻起便不斷加深,絲毫不曾減弱。

Gareth Southgate

「在這方面,練習對我們沒有什麼幫助。」英格蘭隊當時的總教練霍奇森,在2012年輸掉球隊第六場PK大戰之後說道,「你沒辦法重現疲累的雙腿,也無法重現當下的壓力,更無法重現當下緊繃的神經。」

不過,在2018年的世界盃前夕,索斯蓋特和教練團的其他成員卻採取了相當不同的觀點。相較於承襲前幾任英格蘭總教練的保守態度,緊抓著把罰球當作「樂透」的自我安慰,索斯蓋特和他所帶領的教練團花了一番功夫,對罰球進行廣泛的研究。他們徹底翻遍了足球和其他運動項目以及其他科學研究,來搜尋任何可以幫助他們提升罰球表現的線索。

英格蘭隊分析了所有跟十二碼罰球有關的研究,還去訪問了專家學者,請教他們的研究成果,以及要如何實地運用這些研究成果來提升球隊的優勢等等;他們甚至還主動委託專家進行相關研究。所有隊員都接受了心理計量學測驗,以幫助索斯蓋特擬定PK大戰名單。從三月起(世界盃開打的三個月前),選手開始在疲勞的時候練習十二碼罰球,以模擬踢完延長賽後的疲勞程度。為了在練習時也能讓自己感受到更多壓力,選手往往會在起腳前,預先告知守門員自己要瞄準的地方,以更有效地縮小誤差。此外,他們還會練習從球場中圈走到罰球點,以免在PK大戰時對這個步驟感到陌生。英格蘭隊費盡心力,就是要讓選手做好萬全的準備,對付PK大戰的各種面向。

大家不再小心翼翼地面對這個話題,相反地,他們鼓勵選手討論十二碼罰球,談論自己準備要如何在全國人民的注視下踢出十二碼球。「我們會談論壓力,談論壓力最大的時刻、比賽的關鍵時刻等。」英格蘭隊自世界盃以來最重要的球員之一馬庫斯.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說道。他們沒有想要否認英格蘭隊在PK戰的慘烈過去,而是試圖將這一段歷史轉變成對自己有利的力量。

Marcus Rashford

「對我們來說,我們要擺脫人們的刻板印象:英格蘭隊踢PK大戰大概沒什麼信心。我想,以一個球隊來說,我們下定了決心要把英格蘭的過去拋在腦後。我們相信可以和這個英格蘭代表隊一起創造奇蹟,所以每個人都非常專注。」

英格蘭隊的準備工作在選手身上也起了一些變化。在世界盃第二輪比賽對上哥倫比亞的PK大戰前,「我們覺得我們會贏得這次PK大戰,這在英格蘭隊身上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拉什福德回想道。

在這之前的幾個月,英格蘭隊研發了一套準備流程讓選手在PK戰時可以遵循,讓他們可以更專注在眼前的任務,而不去多想沒進球的後果。在每次踢十二碼罰球之前,英格蘭隊的守門員喬丹.皮克福德(Jordan Pickford)會負責把球交給準備踢球的選手。這麼做的目的是要讓選手在起腳前的幾秒,盡可能感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