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溫布頓》笑納生涯第20座大滿貫 Djokovic登上男子網壇頂峰

在近年逐一創下男子網壇紀錄的世界球王Novak Djokovic,在2021年溫布頓男單決賽試圖拿下生涯第6座溫布頓金盃、創下溫布頓三連霸以及追平Roger Federer 與Rafael Nadal的20座大滿貫冠軍。那麼,在這場決賽,Djokovic是如何度過挑戰,鋪下自己的加冕之路呢?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Djokovic從小開始打網球後,就與已故啟蒙導師Jelena Gencic誓約要成為世界球王,並拿下溫布頓冠軍。Djokovic這些兒時目標,都在2011年崛起後一次達成。而他也在之後也在2014、2015、2018與2019年四度稱霸全英草地網球俱樂部。

而今年重返溫布頓之後,Djokovic在首輪面對英國19歲新秀Jack Draper掉了第一盤之後,就一路過關斬將,橫掃各方對手。只不過,Djokovic近兩輪因為身體微恙(他表示是肚子不舒服),其實狀態不是太好。但他在八強和四強兩場比賽的關鍵分表現勝過對手Marton Fucsovics跟Denis Shapovalov,因此瑕不掩瑜。

但到了決賽,面對最近在草地狀態火燙的Matteo Berrettini這位義大利重砲,Djokovic在首盤雖然趁著Berrettini緊張而很快取得5-2領先,但是他也表示自己因為心理緊張而打得綁手綁腳,結果反讓原本看似要被擊潰的Berrettini得以續命,不但回破了發球局把戰局扳平,後面更是在搶七掌握了正拍轟炸的機會拿下首盤。

然而從那之後,Djokovic漸漸找回了球感,原本有些被動且漫無目標的擊球,也開始更有了質量。Djokovic也維持了大方向的策略,在底線調動身材高大的Berrettini,試圖不給他太多正拍轟炸的機會。雖然第二盤尾聲又再次從5-1被追到了5-4,但這次Djokovic有止住自己的崩盤,在驚滔駭浪中奪得第二盤。

在第三盤,Djokovic率先在第三局搶先破發,並在這盤的激戰中維持住領先。到了第四盤,Berrettini的狀態明顯下滑,Djokovic則是越接近終點線,狀態越是加溫。最後,Djokovic的回球造成了Berrettini反拍切球掛網,結束了比賽。

Berrettini這場比賽的策略主要是希望能夠以強大的一發作後盾,然後在運用正拍轟炸去搶得先機。而他在第一盤逃過被清盤的命運後,的確在後面三盤逮到機會時多次運用正拍的攻擊帶給Djokovic不少困擾。然而另一方面,Berrettini反拍的弱點也成為Djokovic遇到麻煩時的逃生出口。尤其是在面對Berrettini二發時,Djokovic的回發球主要會往Berrettini的反拍位置打。

而Djokovic如此的回發表現效果為何?那就是讓Berrettini的發球得分效率降低。尤其是在溫布頓這兩周可以獲得多數分數的二發,在決賽只剩不到四成的得分率。對於整體戰略及球技建立在發球上的Berrettini來說,當最拿手的伎倆被抵銷後,要在其他環節與Djokovic抗衡就讓他陷入更嚴苛的苦戰。

除了回發球之外,Djokovic整場比賽也不斷針對Berrettini的反拍壓迫。這無非是希望讓Berrettini盡量無法在球場底線中央區塊,用正拍調動Djokovic;另外,這也逼迫人高馬大的Berrettini為了要擊出inside-out/inside-in的正拍,必須要往身後退,進而造成了Djokovic可以往Berrettini正拍位置攻擊的直線空檔,或是把淺短的球打出更偏的角度拖引Berrettini出球場。而Berrettini的反拍切球雖然可以幫助他緩和來回節奏,並降低球的彈跳使對手擊球彆扭,但是Djokovic並沒有因此而被動搖,反而也很樂於反切回去,而且切得更讓Berrettini難以出擊,甚至還製造了失誤。

這樣的底線擊球策略,所造成的就是Berrettini在大多數的底線來回受到Djokovic折騰。而這也讓他不僅在反拍被打點,就連擅長的正拍也因為急於出手而發生了不少失誤,使自己在對戰上更加居於劣勢。

名字

Djokovic

Berrettini

正反拍

致勝球

10

5

18

6

受迫性失誤

13

12

22

15

非受迫性失誤

9

8

28

15

淨效率值

-12

-15

-32

-24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