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秀過後,大學生揮之不去的失落感。

一年一度的中職季中選秀又落幕了,因今年疫情影響有許多旅外好手,紛紛回國投入選秀,也因疫情影響取消了測試會,創下史上最多的157人挑戰選秀,多達120位選手皆為落選,而獲選的37位選手裡,扣除掉旅外歸來的即戰力和具有高度潛力的高中生外,大學加業餘僅11人入選,已形成選秀會上極大的生態失衡。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紅襪鐵粉象魂不滅的黃毛大叔

基本上高中畢業時,較有天賦的選手不是旅外就是中職選走,其餘的選手才進大學磨練,那麼這些大學生必須在大學四年找到被職業隊挑選的條件,不然真的就沒機會了。除了勤練外,還要從教練身上挖寶(像是文化大學較容易出砲手),這樣才有機會可以走上職業這條路。

阿樂的談天說地

您說的對,但相對的各個球團理應也要更重視大學生的發展,不應都過於投入於高中生中,造成選秀生態失衡的發展。

fb - 邱仕丞

大專聯賽的強度或許不足以說服球團

有個奇想,何不聯合大專杯賽聯軍、社會球隊,併入中職二軍同場競技
對大專球員來說可透過更高強度的賽事來提升球技,也增加球員的曝光度

等於是將台灣成人棒球的資源,集中起來共同提升

阿樂的談天說地

謝謝您提出很好的建議,但或許短期的併入會是可行的辦法,例如暑假的時候邀請大專及社會的前兩名加入打短期的賽事,長期需考量大學生上課,業餘球員要上班,交通費用等其他因素,會是較難實踐的一個部分。

fb - 邱仕丞

這我就覺得,身為棒球運動火車頭的中職,有沒有這種回饋社會的宏觀了

若有,扮演東道主邀請青成棒菁英來二軍同場競技,共同提升台灣棒球人才庫,應是美事一椿

大家都在批評二軍打樂樂棒球,根本無養成效果,中職真的該重視二軍的發展
而站在青成棒的運動選手角度,我相信那種挑戰更高水準的血性是有的

阿樂的談天說地

@fb - 邱仕丞 協會與聯盟間若能做個更完善的方案規劃及整合,想必無論對於哪一方都會是更大的幫助。

木永可名

借分享喔!

阿樂的談天說地

沒問題,謝謝哥的分享

Yung Chia

說起大學生我真的最一肚子火的就是開南大學,本來想說余謙打完U18之後去念大學,在賽程沒高中那麼緊湊的情況,會不會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郭李建夫居然給他瘋狂濫用,還搞壞他原本的投球機制,而且開南出產的投手被搞壞投球機制早已大有先例,我想這也是為何兄弟不敢在前面就選岳少華的最主要原因吧,因為開南的投手真的得花很大的力氣去修

阿樂的談天說地

謝謝您提供的意見,開南大學對於投手這部分的養成是有目共睹的,也有許多高中默默無名的投手進了開南有大幅度的成長,對於大學訓練這部分其實真的是因人而異,訓練在於個人,比賽的調度則是教練團間的考量,若不深入了解,也不方便在此多下定論。

密卡登

以另外的角度來說,球團對大專生著重的是即戰力而非璞玉,就養成來說,養成大專生等到成品時年齡也差不多要準備走下坡了,這跟選高中生的思維剛好相反,有這種趨勢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但另一個值得探討的是,球探們對國內大專階段的養成是否大多有所顧慮,否則為何要在高中時期就積極出手網羅?這跟美職系統也大多以網羅高中生為主的思維是否雷同?

阿樂的談天說地

一方面球團希望可以比起大學端給好手更好的環境及訓練,但相對的也會因此埋沒較晚發展出來的選手,此外您提到美職系統的部分,美職對於拉丁美洲及亞洲是採取開放的年限一到即可入球團小聯盟培養,而選秀會的部分則是以美國,波多黎各及加拿大的球員為主,而根據相關的報導美職選秀大多都會以大學選手居多,也有一部分的高中畢業球員,但並沒有像台灣如此懸殊的差距。

Juland Hou

建議打二軍聯賽的
不要忘記他們是大學生啊,只要進校隊就不用上課了嗎?

fb - 邱仕丞

這絕對是重要的考量,謝謝您的意見
所以我提的是大專聯軍,畢竟大專體系裡有升學導向的學校社團,也有更多是體育科班生,到了聯軍選跋時,球員個人生涯發展就會決定參賽與否
這個盃賽也不一定要與二軍長達數月相連結,或許類似挑戰賽或交流賽一週或三五戰,但不計入二軍戰績

對二軍選手而言,增加對戰組合提升職業選手的陌生對手臨場反應能力
而對有心挑戰職業層級的大專球員們,則是一個表現的舞台

只是奇想,但覺得以台灣青成棒這攤死水,或許是個共贏的契機

park15

二軍跟業餘混打十幾年就做過了,是後來聯盟想說建立自己的聯賽比較正規才分開,但中間還是有很多二軍借將是大學生。
過往培訓隊的球員,不管是在左訓訓練或出國比賽,中間沒修到的學分都是用寒暑假補。

park15

提供一個方向,球團傾向選高中生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減少被球迷罵的機會,短期內打出成績代表我眼光好,打不好就說還早,高中生養到25歲才見真章,過了六七年,當年的決策者早不曉得到哪去了。

阿樂的談天說地

您說的這個說法我也認同,要打破這樣的現象就是要等近批的高中生站上舞台後才能下定論這些決策是否合理,但換而言之,職棒是競技是要贏球的,著重於培養而忽略現在,可能對於球隊這幾年而言,反而會是另一段的陣痛期。

一年一度的中職季中選秀又落幕了,因今年疫情影響有許多旅外好手,紛紛回國投入選秀,也因疫情影響取消了測試會,創下史上最多的157人挑戰選秀,最終選秀會有37名好手雀屏中選,奔向職棒的舞台,延續棒球生涯的新挑戰。

 

因本次選秀會上各球團的策略考量,以至於最多就到第八輪選完就放棄選秀機會,多達120位選手皆為落選,而獲選的37位選手裡,扣除掉旅外歸來的即戰力和具有高度潛力的高中生外,大學加業餘僅11人入選,已形成選秀會上極大的生態失衡。

 

本篇文章的重點在於大學生在面臨選秀會的困難與該如何改正的問題思考,來平衡大學生在選秀會裡的評價差異,先以109學年學年度的大專公開聯賽四強和春季聯賽八強的大學球隊為例:大專四強的有北市大、台東大學、國立體大、台灣體大及春聯八強的文化大學、輔仁大學共6支球隊合計34名選手投入選秀會,最後入選的只有5位選手,在這其中又以大專聯賽全壘打獎曾宸佐、功勞獎許育銘,春季聯賽打擊獎蔣宗錡,最為感到遺珠之憾。

 

這三位選手在進入大學端後皆有入選業餘國家隊培訓,甚至是正選名單中的選手,但接連在選秀會上失利,不經令人懷疑,究竟是業餘成績不入考量還是選高中生的趨勢過於偏差呢?

 

近年來的選秀趨勢都以高中生為主體去選擇,經這幾年的磨練及培養,真正能夠在一軍甚至是站穩先發的選手少之又少,多半都還是在二軍進行培養或磨練,在這前提下,每年還是選了不少的高中生成為新戰力,另大學端的大學生們對於未來感到不知所措,覺得當初先進大學磨練成了錯誤的抉擇,也逐漸關起通往職業的大門。

 

有許多的大學好手在高中時,並不是球隊的主戰大將,比較稱得上算是綠葉型的輔助球員,所以往往在抉擇時,教練都會希望球員先到大學進行磨練,而這當中也有許多的球員,在大學端力量及技術的純熟度調整到位後,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即戰力,在年齡相差不遠的情況下,對於比賽經驗及成熟度甚至會大於高中生來的好,就好比王柏融在中職巔峰時,大家都推崇大專大物選秀較為成熟的熱潮,在這幾年的選秀會上早已成為被忽略的部分。

 

高中生的心智成熟度會是轉往職業的過程裡很大的挑戰,從高壓的學生生活到要完全對自己負責的職業舞台時,所要接受的挑戰又更為廣大,因這是自己的工作,要為自己去爭取成績,而在這青黃不接的過程裡,所受到的外在誘因又會是過往不會經歷到的地方,很有可能會在這裡迷失了自我及目標,在大學端也有這樣的情況會發生,不過經歷過後,在面臨職業的洗禮時,拿捏得分寸又有較高的機率,比起高中生的處理應對來的相對成熟。

 

職業的舞台是很殘酷的,是有戰績壓力的,即便培養高潛力的新秀是很重要的系統養成,但現實面上贏球才是職業競技的目的,擁有好的即戰力,無疑對於球隊的人員運用,都是極大的加分效果,理應應該對於大學好手在選秀會上,要更清楚且更重視的挑兵選將。

 

除了選秀會上的困難外,大學生也該重新定義內在歸因的自我要求和大學端外在因素,賽事上給予的資源、曝光度、強度等問題,都是要再去做檢討及修正的。

 

在高中裡較為成熟的好手已先行投奔的狀況下,若前往大學的選手還沒有危機意識,只想在大學裡當王的話,進入職業的可能幾乎是微乎其微的,大學就是個自由的開端,已經是個大人就該為自己的訓練去負責,不會有教練再去做叮嚀,這樣的狀況,若沒有想著同儕已在職業圈打滾卡位,心態及技術面上要有所突破,就是相對困難的一件事。

 

外在因素裡,大學比賽,賽事少是一個問題,一年四大賽其中兩個為單淘汰系列的,對比職業二軍是有明顯的落差,也使得球員對於比賽的理解和經驗產生差異,該如何有效地增加賽事,使球員經驗能有所提升,是需再好好努力的方向之一。

 

強度上,在聯賽裡,又常常有實力不均的問題,以至於強度無法有效促使球員間的相互競爭進步,甚至於組別的安排上,往往都會呈現一種抓放的現象產生,在面對實力較為相當的對手時,不會以最佳陣容應戰,而在面對實力略為遜色的對手時,則是以最好的陣容去面對,以確保球隊的晉級,是大學比賽上很大的問題。

 

最後一個點則是曝光度與參與性,大專棒球裡的曝光度遠比其他的大專一級賽事如籃球,較為遜色很多的,而缺乏曝光度也就使許多人不知大學生的能力和潛力在哪裡,也無法使得球探去做更多的參與與觀察,只能透過印象或者樣本少的數據去推斷球員的發展潛力,會使球員在選秀會上給個球團的資料與情報較偏差及不可靠性。

 

當我們把問題點一個個的條列出來後,要如何改革及進步,就會是相對重要的問題,否則在職業的選秀上,就會層出不窮的一直出現生態的失衡,也會使高中生和大學生對於未來的定向,有極大的差異變化,做出適當的改革及進步,是為了平衡生態的發展及棒球圈的整體競爭力,也是創造大環境更好的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