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3

嚼食草根的山羊:Djokovic未竟的大滿貫之旅

今年網球場上不太好笑的笑話: "Who is the greatest of all-time player?" "Didn't you see that guy just eat grass?"

作者:stockt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安哥看網球

提醒一下,第一頁“完全彌補生涯前半段的空缺,終於在今年的美網與Federer跟Nadal並列史上第一。”應該是溫網吧

stockton

感謝指正,我去修改!

安哥看網球

比喻做的很好,另外我不太喜歡Djokovic,但是他非常強大這點是事實

stockton

討厭他的人很多啊。但我們不可能永遠只寫自己喜歡的球員啦(我也沒說我不喜歡他喔)。

安哥看網球

對啊,所以我在寫文章時都盡量客觀描述,主觀喜好還是留在心裡比較好

「誰是有史以來最好(Greatest of All Time,GOAT)的球員?」

「你沒看到那個正在吃草的傢伙嗎?」

十年前他打敗Nadal第一次拿到溫布敦時,他便拔起球場的幾根草放進嘴裡,成了專屬他個人的獨特傳統。「我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自然而然想嚐嚐看草皮,感覺非常好。」畢竟他七歲就自製溫布敦的挑戰者杯,夢想拿到冠軍,而「小朋友總是夢想在圓夢時做一些瘋狂的事。」他不一定知道「吃草」是華人世界形容貧窮的比喻,但在他吃了六次草以後,Djokovic跟「草地之王」Federer的差距,似乎也沒有那麼明顯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然,費天王是不會吃草的。早年Federer在溫布敦的全盛時期,甚至會在前幾輪穿上以現代職業網球服裝而言並不太舒適的Cashmere滾邊毛衣,造型動作都走復古風讓球迷緬懷往日溫布敦,只差拿一把木製球拍──我們甚至相信他用木拍穿上羊腸線打球一樣能輕鬆獲勝,就像帕格尼尼拿起腳底皮鞋釘上幾根弦也能當成小提琴拉。相反地,Djokovic過人的協調神經跟肌肉延展,讓他在草地上到處飛撲救球,白色球衣上總是帶著泥沙跟幾根雜草,跟優雅完全沾不上邊,但換句話說,他比較「接地氣」。在球員休息室裡,他也是最容易親近的巨星,跟大中小牌球員都能打成一片,當上球員委員會主席後,又領著年輕球員組工會跟ATP對抗,也不太意外。

場下是一回事,但網球是絕對的個人英雄運動,上了場就沒有朋友。Djokovic從來不隱藏自己對大滿貫的野心,無論是他剛打巡迴賽時被兩大天王壓住五年,或者年過三十後突飛猛進快速追近距離時都一樣。他也沒有忘記十年前起步的辛苦。「我第一次打進世界前十名後,有三四年的時間對上他們總是輸掉,直到2010年底才有所轉變,這十年是不可思議的旅程,而且還沒有結束。」過去13年半他拿了20個大滿貫,尤其是三十歲後還進帳八座,完全彌補生涯前半段的空缺,終於在今年的溫布敦與Federer跟Nadal並列史上第一。

你會老,我會大,時間是公平的審判者。三位天王好似五年內先後發射的三枚衛星,最先進入外太空軌道的費德勒比喬柯維奇足足大了五歲,2003年打敗Mark Philippoussis拿下第一座溫布敦開啟王朝時,喬柯維奇還是在德國慕尼黑練球的南斯拉夫小球員,連青少年世界排名都在20名外。喬柯維奇在2008拿到第一個大滿貫澳網前,費德勒已經累積了12座,直到2010年底,兩人的大滿貫差距是16比1。即使隔年喬柯維奇拉下納達爾首次登上世界第一,費德勒也早早累積了285週球王。連最死忠鐵粉的喬迷在每次大滿貫抽籤前也要祈禱跟費德勒抽到上下半部不同邊,萬一連打費納就是黑星當頭,而且經常上演各種劇場,即使過關也讓粉絲心驚膽跳。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過去這十年費德勒雖然四度奪回球王寶座,任期卻一共只有短短25週,十年來僅僅添得四座大滿貫。一度睥睨群雄的位置,慢慢被兩位晚輩看到車尾燈,乃至於在同一條軌道上運行。喬柯維奇除了2017年因為手肘受傷錯過下半季導致空手而回以外,每年至少一座大滿貫,最近三年12場大滿貫賽更包辦八座冠軍,日暮西山的費德勒錯過2019年溫布敦的兩個冠軍點,最早出發的衛星電力最先耗竭,軌道高度已被喬柯維奇超越。至於只比喬柯維奇大一歲的納達爾則在2005年加入戰局,靠著每年法網保底,也曾經在2014年法網後以14比6最多領先喬柯維奇八座;但是2015年跟16年納達爾心理低潮加上受傷讓出兩座法網,喬柯維奇這兩年卻搶了五座大滿貫後,兩顆衛星也進入同步軌道互相競爭拉鋸。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