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圓桌體育大會》7歲童遭柔道教練重摔過世,如何讓悲劇不再重演?你覺得教練跟老師可以畫上等號嗎?思考教練在教 育現場扮演怎樣的角色?

  疫情宅在家,想跟人聊體育找不到地方嗎?「圓桌體育大會」,由校外體育系跟運動員生涯規劃發展協會每個星期用輕鬆的話題,開啟聊天,跟你聊聊每周的時事議題跟生涯議題。透過每週1.5小時的時間,用15分鐘短講、議題討論、新聞閱讀的方式讓大家聽見選手的聲音,邀請相關來賓聊聊觀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中市7歲黃姓男童今年4月21日上柔道課,遭何姓教練、學長重摔27次,導致嚴重顱內出血並送醫搶救,70天後宣告不治死亡。隨著此事件曝光,體育署也隨即發布新聞稿,表示為保障參與技擊類運動者的權利與安全,已在5月中旬邀集地方政府、技擊類運動特定體育團體討論,並發布「技擊運動訓練館設置及輔導要點」,做為道館設立與管理的依據,希望能夠透過嚴格的管理,避免這樣的悲劇再度上演,但更具強度的管理以及宣示真的能解決這類持續在台灣體育圈發生的事實嗎?

  正當許多人把問題矛頭指向教練身分的認定問題時,我們可以反思,問題真的只有在爭論教練本身的對錯與否嗎?是否體育政策上失衡的高額獎金,也間接或直接影響了整個體育環境的塑造? 使教練的角色愈加模糊而更朝向成績主義發展? 或其實從過去到現在,二分化的運動教育體系,促使了整體運動教育環境的失調,使遺憾一再重演而爭議不休?

圓桌體育大會匯集教練、選手以及喜愛體育的大眾一起討論體育議題

  澳洲網球教練 Pain曾指出, 教練的角色要能造就與協助球員,除了讓球員能專精於新的球技,又可享受跟他人競爭的樂趣。教練應該有的特質,是在適當時機下建立運動員信心,鼓勵運動員勇於自我挑戰,追求卓越的表現,將個人的潛能發揮淋漓盡致。

   因此,成功的教練不只是運動技術上的成就,他們也應該了解如何教導年輕選手這些重要的球技且建立典範,教練不只教導運動技能,他們也教導在社會上成功生活的事項。

  曾到美國奧克拉荷馬州進行華語教學助理的外派老師分享到,他觀察所在的中學籃球教練,發現他不只需要在球場上帶領球隊,場下還要關照球員的作息、課業成績甚至是感情諮商等,身份馬上變成導師甚至是父母親的角色,那位教練分享到,他希望透過籃球培養青少年的信心、團隊合作、勇氣,更重要的是態度,而態度絕對會決定高度,他知道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靠運動闖出一片天,但從中所學習、培養的點滴,都會成為在未來人生道路上堅實且奪不走的養分,因為運動教育是身教也是言教,運動不只是產業的發展,更是人格的教育的養成。

  反觀台灣,成績主義導向的運動教育環境,使三級運動過於著重成績表現和結果 ,而忽視了過程和素養教育的的重要性,為了追逐獎金與名利,忘卻了運動對於人格發展的影響力。 二分化的運動教育體系,因為教導方式的落差,使老師和教練的定義已然被區別為,教練只須著重訓練和成績表現,而成績以外的生活教育則由老師負責教導。整體來說,在台灣的運動環境,競技至上的思維仍占主導地位,運動是一種人格教育以及產業發展的概念,都不太受重視及討論,也漸而模糊了運動教育的本質,讓教練的角色在如此的環境中失焦,變質。

 

公民投票:你覺得不同教練角色,在技術訓練與生活教育的比例應該各為何?

  培育出許多位亞奧運拳擊國手的傅志群老師指出,生活教育最重要,這也是他自己在帶拳擊隊學生最重視的層面,電視節目《人文講堂》也曾邀請他分享,當時的他分享:「我教的不只是拳擊」,也扣回他在圓桌體育大會上面所指出的生活教育。

  在屏東服務的李木生教練指出,在美國有許多選手的技術層面極高,但卻有抽大麻的習慣,使球迷觀眾對於選手的理想與現實有落差,影響社會的觀感,因此技術層面與生活教育的比例應該並進,才能夠相輔相成帶出好的影響。

  也有桌球教練指出,不同教學場域的教練確實可以有不同的特質,生活教育當然是越高越好,但是以「職業隊教練」、「專項技術教練」、「體育專科甲乙組」、「學校社團」、「社區球隊」、「健身房教練」、「幼兒足球教練 」各不同的單位來說,不是每個教練都被要求最高的生活教育,特別是在專項技術教練,和一些大學球隊的教練。基本上學生的人格特質已經定型,而他們需要吸收只是專業的技術,在這樣的前提下,可以讓一些以前來不及顧及生活教育的教練們能有發揮,當然如果是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生活教育就會是一個分水嶺 ; 而學生族群為孩童的教練們就應特別注重生活教育的層面,幫助孩童在成長過程能學習較好的價值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