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當揚尼斯理解了該怎麼支配一場比賽,他正帶領公鹿來到另一個層級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英雄突破自己的詛咒,上帝賜給了揚尼斯一個近乎超人的身體素質,卻同時也公平的給了他一個因太過壯碩而僵硬的投籃手。那是所有好萊塢電影英雄要面對的原罪:能力伴隨而來的責任以及副作用。 唯一除咒的解法面對自己,找到心中那個平靜之處。《星際大戰》中,歐比王(Obi-Wan Kenobi)對天行者說,「關掉電腦、關掉機器、自己來做、遵循你的感覺,相信你的感覺。」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尼可拉斯

言之有物的文章就是如此。

許祺杰

一篇臨場感十足的文章,想像作者撰寫文章時也是文思泉湧,越寫越有感覺。
滿滿的經典電影還有台詞,看著真是過癮。

siltechhsu

近來看過最有深度的好文!
的確, 當希臘怪物真正認清自己的投籃缺陷, 願意把進攻權交給手感更好的隊友, 然後努力擋人, 卡位, 拚搶第二波籃板, 積極協防時, 於是我們開始看到他打出正確的籃球!...........投籃不是不能練, 但不是在總冠軍的舞台上讓你隨心所欲的練, 然後拉低球隊的進攻效率, 我想楊尼斯或許明白了!

Tuna

原來John的意義是上帝的恩典 ( 看向John Wall ( 疑

許祺杰

看完第五戰,可能是系列賽最重要的一抄,一灌,還有那很聰明的往後一撥。我想揚尼斯可以這麽跟CP3說:未來是屬於我的,但今年的總冠軍我也要定了!

在東區季後賽第四戰,公鹿球團請來了兩位1971年球隊奪冠時的名宿來到現場加持。老了之後話變得比較多的賈霸,在受訪時認為如果公鹿能保持現在這個狀態,他們將可能打出4連勝擊敗太陽。

尷尬的是,在那之前他才說這支公鹿不可能打進總冠軍賽。對此他用以下這段話為自己緩頰「但我熱愛體育一點就是有時這都不算數,因為居下風者能靠意念跟鬥志扭轉局面,我很開心公鹿闖進總冠軍賽,也希望他們打敗太陽。」

我覺得我可以為這個理由買單。

 

1969年選秀大會上,鳳凰城太陽和密爾瓦基公鹿用猜硬幣的方式來爭奪賈霸。後者幸運的猜中,讓他們獲得了這位史上最佳中鋒5年的租用期(湖人才是他最終歸屬)。

1971年橫掃華盛頓子彈之後,路·阿爾辛多(Ferdinand Lewis Alcindor, Jr.)宣布改名成大家所熟知的卡里姆·阿布都-賈霸(Kareem Abdul-Jabbar)。

名球評西蒙斯(Bill Simmons)多年後撰寫籃史通鑑時,下了這樣的註解:「我很高興穆斯林運動員之中最出色的兩位都恰巧選擇了相當酷的名字——穆罕默德·阿里和卡里姆·阿布都-賈霸」。

“Kareem”的意思是「慷慨、偉大、高貴」,那確實就是我們對賈霸的印象不是嗎?除了和護目鏡加爆炸頭造型不合之外,賈霸看起來更像是個思索生命意義的冥想者,每一場賽前都要花很長的時間做瑜珈來調整身體狀況,在乎社會不公的問題更勝於追逐聯盟中的歷史地位。

Kareem,沒有比這更好的名字了。

 

40年之後,我們看到公鹿由另一個擁有好聽的名字的球員帶領下重新回到總冠軍賽。揚尼斯·阿德托昆博(Giannis Sina Ougko Antetokounmpo),史上第二位姓氏達到13個字母的球員。

揚尼斯——其實更好的音譯應該是雅尼斯,意思是內向、善良的人。1在2018年開始成為明星之前,這確實符合我們對他的印象。

1:若翻成英文那就是約翰(John)。「上帝的恩典」,這適合希臘怪物使用嗎?

你能想像字母哥使用其他的名字嗎?特林(Terrin,正氣凜然的)怎麼樣呢?特林·阿德托昆博?好像太嚴肅了;亞歷山大卓斯·阿德托昆博(Alexandros,保衛人類)似乎太招搖了;康斯坦丁諾斯(Constantinos,偉大果敢)相當不錯,但太長了;奧雷斯蒂斯(Orestis,來自山上)又嫌太拗口。

瓦立德(Walid)、塞西里奧(Cecilio)、黑格(Haig)、福斯特斯(Faustus)這些短音節的名字都不錯,但很難讓人印象深刻。

如果真的有一個適合替代的名字,那只有西奧多羅斯(Theodoros,神的禮物),但這和偉大的帕帕洛卡斯(Theodoros Papaloukas)撞名了。

所以,只有揚尼斯了,這名字確實讓人難忘不是嗎?

然而他的生涯至今和如同神祇般的名字不同,並不是一個壯闊的史詩故事。而是在陰暗潮濕的篝火營地開始的,他必須招募同伴、提升等級、獲得裝備,才能踏上聖殿之路。

 

在這個球季——甚至可以說是在對籃網系列賽的搶七打完——之前,揚尼斯的肩上背負了太多,人們在詹姆斯和庫里(Stephen Curry)夕陽無限好的時候,焦慮的尋找下一個門面,而兩屆MVP和DPOY得主自然而然成為那個被寄託的對象。

然而他卻被此給困住,他不是勒布朗、卻被期待以勒布朗的方式為密爾瓦基帶來第二座冠軍。在這樣的氛圍下,導致了2019年的慘劇。他過度的橫衝直撞、太想打出一場統治級的比賽,卻反而導致自己迷失在比賽之中。一位賽評寫道「他輸給了自己的強硬」,真是一語中的。

該年東區決賽中,贏球的兩場公鹿回合數是102,輸暴龍的四場,回合數是94.57。在半場陣地戰中,揚尼斯被雷納德完全守死,在他防守的131回合裡,字母哥31投11中,每百回合比過去低了19.2分。

但讓比賽陷入泥沼之中的仍然是他自己,揚尼斯沒有放棄攻堅,這是他英勇的一面,但在多倫多人聰明且堅壁清野的防守策略下,他應該做好轉移球,這不僅僅是對於隊友的信任,也是對於自己能力的了解和相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