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當揚尼斯理解了該怎麼支配一場比賽,他正帶領公鹿來到另一個層級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英雄突破自己的詛咒,上帝賜給了揚尼斯一個近乎超人的身體素質,卻同時也公平的給了他一個因太過壯碩而僵硬的投籃手。那是所有好萊塢電影英雄要面對的原罪:能力伴隨而來的責任以及副作用。 唯一除咒的解法面對自己,找到心中那個平靜之處。《星際大戰》中,歐比王(Obi-Wan Kenobi)對天行者說,「關掉電腦、關掉機器、自己來做、遵循你的感覺,相信你的感覺。」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尼可拉斯

言之有物的文章就是如此。

許祺杰

一篇臨場感十足的文章,想像作者撰寫文章時也是文思泉湧,越寫越有感覺。
滿滿的經典電影還有台詞,看著真是過癮。

siltechhsu

近來看過最有深度的好文!
的確, 當希臘怪物真正認清自己的投籃缺陷, 願意把進攻權交給手感更好的隊友, 然後努力擋人, 卡位, 拚搶第二波籃板, 積極協防時, 於是我們開始看到他打出正確的籃球!...........投籃不是不能練, 但不是在總冠軍的舞台上讓你隨心所欲的練, 然後拉低球隊的進攻效率, 我想楊尼斯或許明白了!

Tuna

原來John的意義是上帝的恩典 ( 看向John Wall ( 疑

許祺杰

看完第五戰,可能是系列賽最重要的一抄,一灌,還有那很聰明的往後一撥。我想揚尼斯可以這麽跟CP3說:未來是屬於我的,但今年的總冠軍我也要定了!

季後賽至今公鹿場均只能命中11.3顆三分球,命中率31.8%;相較之下太陽場均比他們少出手5次,命中顆數卻是11.4,恰巧多出一些。

而在進入到7戰4勝的系列賽後,不會再有簡單的空檔,以及例行性的調度輪換;你得靠真本事自己去創造出手機會。公鹿若要提升他們的效率一是強攻籃下,一是在外線出手;但現代籃球中,這兩者都要由球星來創造。

如果揚尼斯要衝擊禁區,對手可以很好的利用他沒投籃以及罰球不穩定的特點加以限制;但若讓米德爾頓和哈樂戴代為處理球權,那球隊外線又沒有合格的射手和持球者了。這是他們整個季後賽一直遇到的問題。

正是由於這樣的空間問題,以及半場進攻的不穩定性,因此他們得打得更快一些,去年的湖人就是他們的榜樣——利用高大鋒線的換防能力,以及一名靈活內線快速的上線夾擊,造成對方持球者的失誤,然後迅速完成攻防轉換,以此來打擊那些半場進攻比自己更好的對手。

公鹿知道自己應該要這樣做,但是說歸說,這個在執行面上有其困難度。教練團比起只講理論的旁觀者來說,他們必須直接面對球員,而要如何和球隊第四好的球員直白了當的說:「你可能在這個系列賽還是少打一些比較好。」這並不容易。

傳統五號位的沒落有很多原因,但主要是現代進攻複雜化,其原因在於球員投射能力的進化——這讓防守者不再有優勢。當進攻者多了一步可以運用的距離時,每一次回合從而都變成進攻方具有優勢。當兩名攻防水準完全一樣的球員對位,防守者難以守住進攻者,這就是現代籃球的主旋律。

這導致了一個明顯的結果,那就是防守方必須藉由策略和戰術來對進攻方加以限制,於是2008年之前那種靠著大鎖一對一防整場的事情已經不會再出現了。

當持球者利用自己射程的優勢,開始切入破壞防線時,守方就必須得輪轉,如果他們把握機會的能力出色——球一定動得比人快——他們最終能找到空擋。

而傳統中鋒現在面臨的困境,並不僅僅只是會被錯位進行單打,更重要的原因在於他們一旦換防,就回不到原本的位置。一名遠離禁區的2米長人,對於球隊的幫助就沒那麼大了。

進攻端也是如此,當進攻效率提升、防守針對性戰術不斷改變時,長人也被迫得把進攻出手權給交出來,去扮演一個副手;可是他們本來的優勢就是終結,靈活性的相對不足,讓他們難以自己重新發起一次進攻。

也就是說,就算一名中鋒擁有投籃的能力,但他由於進攻能力受限,當他第一次被對位時,就造成了球的停滯,他得再把球交給另一名外線球員組織、或是切入發起新的一波攻勢。

這在近年越來越常見,一次進攻被分割成很多回合,很多時候一個戰術是為了隱藏另一個戰術的意圖、又或著是為了創造下一次戰術的發起。而現今中鋒除了約基奇,其他人都做不到這一點,恩比德和戴維斯都算是傳統終結點。

布登霍澤在總冠軍賽第一戰結束之後,決定讓洛培茲成為假性先發,康諾頓(Pat Connaughton)實際意義上後三戰的下半場吃掉了大部分的時間。這個改變成效顯著,他們主場兩戰讓保羅發生了9次失誤,讓艾頓只拿到24分。太陽隊在前兩戰扣除垃圾時間後每百回合可得到116分,後兩戰下滑到105.4分。以例行賽的標準來看,這就聯盟龍頭和狀元籤得主之間的差距。

第四戰如果輸掉,他們就會陷入1:3的絕對劣勢當中,過去僅有一支球隊能完成翻盤。在投籃命中率比對手低10%的情況下,他們靠造成對手17次失誤、抓下17個進攻籃板,以及15:0的快攻得分驚險的過關。

這必須要給予稱讚(雖然他們為此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還有什麼能質疑讓揚尼斯頂到五號位後的巨大質變?

但就算是這樣,公鹿的小球陣容並非完美無缺,康諾頓並不是一個能力足夠在總冠軍賽打到先發的球員。他的確很不錯,但很難期待他能做到更多。真正可以改變比賽天秤的還是球星。

 

在兩位副手表現不夠稱職的情況下,揚尼斯在總冠軍賽第2和第3戰帶著有傷的左膝進入到「野獸模式」,兩場砍下了83分,而且和他過去的進攻模式有了非常大的改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