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當揚尼斯理解了該怎麼支配一場比賽,他正帶領公鹿來到另一個層級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英雄突破自己的詛咒,上帝賜給了揚尼斯一個近乎超人的身體素質,卻同時也公平的給了他一個因太過壯碩而僵硬的投籃手。那是所有好萊塢電影英雄要面對的原罪:能力伴隨而來的責任以及副作用。 唯一除咒的解法面對自己,找到心中那個平靜之處。《星際大戰》中,歐比王(Obi-Wan Kenobi)對天行者說,「關掉電腦、關掉機器、自己來做、遵循你的感覺,相信你的感覺。」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尼可拉斯

言之有物的文章就是如此。

許祺杰

一篇臨場感十足的文章,想像作者撰寫文章時也是文思泉湧,越寫越有感覺。
滿滿的經典電影還有台詞,看著真是過癮。

siltechhsu

近來看過最有深度的好文!
的確, 當希臘怪物真正認清自己的投籃缺陷, 願意把進攻權交給手感更好的隊友, 然後努力擋人, 卡位, 拚搶第二波籃板, 積極協防時, 於是我們開始看到他打出正確的籃球!...........投籃不是不能練, 但不是在總冠軍的舞台上讓你隨心所欲的練, 然後拉低球隊的進攻效率, 我想楊尼斯或許明白了!

Tuna

原來John的意義是上帝的恩典 ( 看向John Wall ( 疑

許祺杰

看完第五戰,可能是系列賽最重要的一抄,一灌,還有那很聰明的往後一撥。我想揚尼斯可以這麽跟CP3說:未來是屬於我的,但今年的總冠軍我也要定了!

在兩場比賽總計29顆(45投)運動戰進球中,各種終結手段如下:

快攻5球

切入5球

二波進攻5球

跳投3球

背框5球

擋拆順下3球

受助攻3球

過去他最依賴的背框和切入,現在只有佔1/3左右的比例。他不是做為主要持球點去拿到這些分數,而是把自己融入了球隊之中,自然而然的得到了這麼多分。簡而言之,這是庫里式的,而非杜蘭特/勒布朗式的。

比賽內容固然相當緊張,但揚尼斯是非常輕鬆得到這些分數的,這和次輪搶七那種幾乎要肉搏見血的方式有所區別。

G4他更是展現了自己無限的可能性,就像克里斯多弗·諾蘭在他第一部正式作品《跟蹤》中,所展現的那種對劇本掌控能力一樣,揚尼斯證明自己有可能會在未來進化到更高境界的可能性。

他那些做為中繼點、在罰球線內一步的快速轉移給底角射手的傳球,是公鹿在第三戰開始可以撕扯太陽防線的關鍵。這對於看過他2018年打球方式的人來說,驚嚇程度不亞於格蘭特博士在《侏儸紀公園》中發現恐龍蛋。

 

因為此前公鹿在半場進攻的問題,除了球星能力因素之外,有一點也相當重要,那就是他們在轉移球上做得不夠好。類似太陽在G2上半場壓錶打進展現出的那種聖城式的傳球,他們沒辦法做到。所以球始終沒辦法第一時間給到有機會得人手中。

而揚尼斯發覺了這一點(又或者是團隊告訴了他)之後,自己補上了空缺。他終於理解到自己在一支成功的隊伍中得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經歷了一次神話學大師坎伯2所說的那種高峰經驗,知道在什麼狀態下他有十足的把握帶領球隊贏球;那些情況他必須站出來。布克在第四戰已經打得不能再更好了,甚至裁判還多給了他兩條命,但在揚尼斯把艾頓那穩扣的球給蓋掉後——避免了快艇的慘劇——比賽就沒有懸念了。

註2:坎伯先生同時也是哥大非常出色的一名短跑健將,他的一次神秘體驗是這樣的:「有次競賽的經驗真是美極了,我知道我自己將贏得比賽。儘管我沒理由知道,因為我是那場接力賽的最後一棒。而當我接到棒時,領先集團已經離我有30碼。但我就是知道,這是我的高峰經驗。那天沒人能夠擊敗我。」

除了頂尖運動動員之外,沒人能證明這是真的。但我們難道還需要更多個案來說明這一切嗎?泰德·威廉斯說他在狀況好的時候能直接看到高速飛行的球上的縫線;魔術強森說某些夜晚,他覺得籃框比海還大。

坎伯對此的解釋是,那是一次類似於神話的經歷。上帝對「美」在人世中的一種展現,天才會在某個階段來到超越性的領域,他們將會知道該如何去使用世界。而那就是我們被此種偉大所震懾的原因——就算我們沒有體驗過,也知道那一刻有多不稀有、多珍貴、多難以在現。

他幫助自己的隊伍提升了一個檔次,公鹿理解到既然球星有缺陷,那就要用團隊來補足,所有球員都要積極的搶到更有威脅的位置,來迫使太陽防守球員去注意他們。在G4米德爾頓在末節擋拆後堅決去打艾頓就是很正確的進攻方式,當對方出現弱點時,你不能害怕去進攻。

就如同太陽在突破湖人後,直接提升一個檔次;在闖出東區之後,公鹿整體變成一支更好的球隊。這不是代表揚尼斯已經克服了他的技術特點,或是米德爾頓和哈樂戴突然變得更高效穩定。而是他們懂得怎麼去在任何情況下贏得一場比賽。

我不能說這一切都揚尼斯的功勞,但肯定和他變成更好的球員有關。看看傑瑞·韋斯特這段對賈霸和張伯倫的評語吧:「卡里姆是一個球員。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偉大的籃球運動員。天啊!他比參加過這項運動的每個人都做得更多。威爾特(張伯倫)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他可以統治一場比賽,打爆一切,拿到一切數據。所以人們以為卡里姆也應該做到這些。不,那可不能讓他成為一個真正的球員。」

「他是一個真正的籃球員」,作為一名籃球選手,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大的褒獎呢?

一個真正的球員會怎麼面對比賽?當凱文·賈奈特生涯第一次擁有足夠贏得冠軍的隊友時,他把背號換成5號,總冠軍賽的6戰都不停地在外線巡弋,上線威嚇每一個進攻者;試圖蓋下每一個在禁區飛行的物體、奮力爭搶籃板、做好掩護、把球交給正確的人。然後,每一晚都不停地給大加索(Pau Gasol)上重訓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