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京奧運 |成為巨星從來就不容易 — 網球天后大坂直美的奧運征途

慶幸的是,大坂直美又回來了,從高峰到低谷,從低谷再攀上高峰,我們正見證著一位新生帶領軍人的成長。她並不完美,賽場上會摔拍發洩情緒,賽場下會用激進的退賽表達個人意見,但這讓我們知道她也是普通人,「我以為我們幾乎可以同意,我們每個人都是人,都會受到感受和情緒的影響。」有時候,像是普通人的巨星能讓我們發現,其實,人生就是不斷成長而來,沒有所謂的一飛沖天和一帆風順,生命就是一場旅程,我們只能邊走邊學。

作者:W.H.P

今年法網大坂直美因心理因素拒絕參加賽後發布會,被四大滿貫賽聯合聲明若她仍持續拒絕出席記者會的話,將處以禁賽的處罰。騎虎難下的地步,大坂直美宣布退出法網賽,表示自己需要更多的時間恢復,並希望能和家人多多相處。在大坂直美退出法網後,並宣布自己患有憂鬱症後,四大滿貫聯合WTA、ATP、ITF等國際網球組織共同發出聲明:「作為一個集體,我們會繼續改善球員在賽事中的體驗,包括與媒體之間的關係。組織將通過進一步採取更積極的措施,來幫助球員保持心理健康。」至此,這起事件暫時落下帷幕。不過,儘管大坂直美退下了浪口,卻重新讓外界思考關於職業運動員是否應該有權利選擇是否履行某些「工作」、球員的心理健康問題、媒體的篩選機制等等議題。接下來,大坂直美又退出了一個月後的草地賽事,一度讓外界揣測其是否會退出東京奧運會。

大坂直美因心理健康因素退出法網。(資料來源:WTA Tour)

眾所周知,大坂直美原本擁有美日雙重國籍,不過在日本的法律規範並不允許雙重國籍,因此大坂直美在22歲時選擇了日本國籍,因為當初就是日本網協看中大坂直美的潛力,並在她沒沒無聞的時候提供大坂成長所需資源的。也因此,儘管退出了法網、退出了草地賽季,東京奧運是萬萬不能退的,本次奧運的場地不但是大坂直美最擅長的硬地,身為地主選手的她更是有不想輸的壓力。當然,最重要的是大坂直美想要奪牌,感謝日本的球迷以及日本網協對於她的栽培。

請繼續往下閱讀

擁有強健的身體條件,賽場上的大坂直美擁有砲彈般的發球、乾淨俐落的正反手抽球;不過與之對比,賽場下的大坂直美是個「內向」的人。奪下大滿貫時,大坂直美不會在場上過度的慶祝,取而代之的是含蓄的笑容。此外,大坂直美在賽前或者媒體發布會時常常戴著耳機,她表示這是為了降低社交憂慮。正是擁有這樣性格的大坂直美,在2018年擊敗小威後爆炸性竄紅,也讓她踏上了成為巨星的道路。不過,成名必然伴隨著外界眾多紛擾的聲音,各種代言、贊助、讚美、酸民全都鋪天蓋地而來,而這一切,年輕的大坂直美還沒學得會應付,多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她覺得受到的關注太誇張了。在近期 Netflix 推出大坂直美的紀錄片中,大坂直美提到:「球員永遠在證明自己,是的,妳拿下大滿貫了,但別人會說妳只是運氣好,你必須證明自己。」的確,球員的確需要學會調適這樣的壓力 — 來自外界的期待和評價,但又何嘗只有球員呢?這是所有藝人甚至公眾人物必須學會的課題。當心態成長跟不上爆紅的速度之時,外界的各種聲浪就會讓人迷失自我,而這一切對於容易緊張的大坂直美來說又談何容易呢?

Netflix 《網球天后大坂直美》(資料來源:Netflix)

儘管大坂直美自認為內向,不喜歡曝光於媒體下,不過,她卻又認為自己應該透過自己擁有的影響力來改變世界。於是我們看到了她在2020退出了辛辛那堤半決賽,以此呼籲大家對於黑人生命的重視。接著,在之後的美網大坂直美更是在每一輪帶著印製不同名字的口罩,口罩上面是那些被無辜濫殺的黑人名字,她希望以此喚起大眾的注意力,提升議題受到的關注。大坂直美說:「我一直都等著,等著,突然意識到我自己才是那個應該邁出第一步的人。」雖然不擅言辭、不喜歡受到大量的關注,但大坂直美仍舊認為自己應該擔下這樣的責任,當然,她這樣的行為除了受到讚美之外,也收到許多質疑,有人認為她只是為了製造話題、增加曝光度才這樣做的。

或許就是外界的各種質疑聲浪讓大坂直美沒辦法好好地做自己,儘管賽場上她已拿到四座大滿貫,賽場下也成為吸金女王,然而她在今年法網的聲明卻告訴了我們一切。如同曾患有憂鬱症的游泳名將 Phelps 所說:「再多的獎牌和勝利,都無法阻止我有的憂鬱和自殺的念頭。」我們常常只看到運動巨星光鮮亮麗的外表,卻忽略他們其實需要面對外界的檢視及批評,而有些時候,這些能力是需要時間鍛鍊的,也並不是每一個人天生都能快速適應這些眼光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