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0

跟Ken Griffey Jr.摔角?其實是個Fun Guy?美食評論家?愛罵髒話?一窺你所不知的鈴木一朗

退役的日籍球星鈴木一朗靠著他的精采表現深受許多球迷朋友的喜愛,甚至他退休後時常看到「年輕的一朗早就…」的「造句」,足以凸顯出巔峰時期的戰力,球場下的一朗也時常給人留下刻苦甚至嚴肅的印象,但事實上,一朗其實跟你想的不太一樣。

作者:Leo Wei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退役的日籍球星鈴木一朗靠著他的精采表現深受許多球迷朋友的喜愛,甚至他退休後時常看到「年輕的一朗早就…」的「造句」,足以凸顯出巔峰時期的戰力,球場下的一朗也時常給人留下刻苦甚至嚴肅的印象,但事實上,一朗其實跟你想的不太一樣。

20年前,鈴木一朗加盟水手隊,近日The Athletic團隊訪問了他球員時期的隊友、總管、教練以及對手等人帶你認識你所不知的鈴木一朗。

Joba Chamberlain,洋基隊友: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講一朗的故事嗎?

Dee Strange-Gordon,馬林魚及水手時期隊友:我腦子裡有太多東西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熱情幽默

Mike Sweeney,皇家一壘手、水手隊隊友:2000年時,我是美國職棒大聯盟全明星隊的一員,他去日本參加了與日本全明星隊的系列賽。一朗沒有上場是因為他正準備和水手簽約。每個人都知道一朗。當我們在日本的時候,每一次只要有美國球員打出一個安打,你都會聽到一個用日本口音的人喊「打得好」。

Shawn Kelley,水手隊隊友:他很搞笑。太好笑了。

Bret Boone,水手隊隊友:2001年開幕戰,當時我鎮守二壘,有一個經驗豐富的裁判,一個永遠在那裡的人,他走到我跟前說「Boone,你好嗎?」然後他說「你的右外野手有什麼問題」我說,「你在說什麼」他說,他從我身邊跑過,我對他說,「嘿,一朗,歡迎來到美國。」一朗看著他說,「怎麼了,朋友」然後就跑到他的守備位置了。

Kelley:他可以風趣,冷酷,只是他刻意不苟言笑;所以他才這麼有趣。

Perez:我被交易到水手,我到了那裡,我打了一場比賽然後抓到一個出局數。我一大早就坐在一朗的位子上。除了我,西雅圖的每個人都知道一朗是誰。他所有的球棒和物品都在那裡。我就坐在那裡,突然一郎回來,坐在我的膝蓋上。「現在,告訴你,我很生氣,我剛剛才抓了一個出局數。」但他什麼也沒說,他只是把半個屁股放在我腿上,就坐在那。

Young:他上二壘,我守二壘。在那當下,我不知道他是否會說英語。當時是盛夏的時候,我們在德州,幾乎要燒起來了。我問他,「怎麼樣,夥計?」他直著臉看著我說,「比老鼠在羊毛襪子裡做愛還熱。」

古怪

Eduardo Perez,水手隊隊友:他是我球員生涯最古怪的隊友之一。

老當益壯

Brian McCann,洋基隊隊友:我到洋基的第一個系列賽,第八局的時候,我進去休息室拿棒球手套跟其他東西。一朗穿著釘鞋,在休息室裡衝刺。穿釘鞋,全力衝刺,40歲,還在第九局上場守備。

Sweeney:他絕對是最好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激勵士氣

CC Sabathia:一朗曾在明星賽發表過我聽過最好的談話

Randy Winn,水手隊隊友:這是在2002年,我參加了全明星賽,Joe Torre是總教練。Torre把我們都帶進來,說了一些非常好,非常專業,非常Joe Torre的話,非常平凡和單調的話。

Sweeney:當Torre和我們說話的時候,你連一根針掉下來的聲音都聽得到。

Winn::等他說完了,他說,「好吧,一朗,你有什麼要說的?」我想,「哇,他為什麼會找一朗出來說些什麼?」

Jim Leyland,老虎總教練:突然他突然說話了:讓我們踢爆他們的他們的屁股。

Michael Young,遊騎兵二壘手:他盡他所能的大聲。

A.J. Pierzynski,雙城捕手:就是這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