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9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荷蘭,創造空間的全能足球

在Van Gaal的足球哲學裡,體系永遠比單一個人還重要,而他之所以對翼鋒和中鋒有這樣的安排,理由也很簡單:如果翼鋒能夠將對方的防線拉開,而中鋒能使對方的中衛後撤,那麼就能夠為球隊真正的進攻中樞,也就是10號球員,創造出更大的空間(space)。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Cruyff的藝術對決Van Gaal的科學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Van Gaal,阿賈克斯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荷蘭,個人VS.集體

講到荷蘭足球,我們必定會聽到「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這個名詞,那是名將John Cruyff和阿賈克斯教練Rinus Michels共同合作發展出來的足球體系。1971到1973年,阿賈克斯連續三度在歐冠掄元(分別擊敗了希臘的潘奈辛奈克斯、意大利的國際米蘭和尤文圖斯),他們不僅帶走勝利,還用一種前所未見的方式踢球。作家David Winner在1972年目睹了他支持的家鄉球隊阿森納對上阿賈克斯的比賽,阿賈克斯踢的是一種美妙又昂首闊步的比賽,他們一種奇怪又令人困惑的方式在跑動與傳導,但漸漸地你會發現一幅錯綜複雜又迷人的圖像。最終阿賈克斯以2比0擊敗阿森納(不過David Winner說如果想要,那場球阿賈克斯起碼可進5球以上),當時的阿賈克斯似乎來自另一個時空,在那場比賽後,David Winner從此變成荷蘭足球迷,而往後他也真寫出了一本足球迷耳熟能詳,有關荷蘭足球的名著-Brilliant Orange:The Neurotic Genius of Dutch Football。

 

1960年代末期,阿賈克斯從4-2-4陣型改為4-3-3,自此這便是阿賈克斯體系的核心。足球史家David Goldblatt說在此核心中,每位球員都有專屬的指定號碼、位置和任務。其中最重要的創新在於將這些位置想像為球員在流動網絡中的節點,也就是說以球員當時在場上的位置,來決定他要扮演什麼角色,而不是由球員的背號或球賽固定的勞動分工來決定。當他們進攻時,11個人同時進攻;防守時,11個人同時防守。他們尋求將球傳給在場上擁有最大空間的球員,因為唯有擁有空間,才得以移動或取分。位置與功能的彈性,空間的延展與壓縮,策略性地追求空間,這需要場上的每一個球員都具備全能的技術,戰術與空間意識,以及快速轉動的思維。

 

 

英國著名記者Brian Glanville說「全能足球」這個詞本身就令人感到些許困惑與不精確,大體上來說,那是一種阿賈克斯連拿三次歐冠盃冠軍的踢法(當然,要不是1973年Johan Cruyff堅持要轉會巴薩的話,Glanville認為阿賈克斯的歐洲冠軍還會繼續拿下去),那是一種場上“任何人可作任何事“的足球風格,前鋒可以變後衛,後衛也可以變前鋒,多才多藝。Johan Cruyff的位置是進攻中場,但他跑動的位置遍佈全場,他的隊友也隨著他靈活地變化著自己的場上位置,但球隊陣型並沒有產生混亂。作家Nicky Hornby在書中更扼要地說:在72/73球季一開始有半打的球賽都踢Total Football,防守球員必須要能進攻,進攻球員必須在中場踢球,那是足球的後現代版,深受知識份子歡迎……

 

Johan Cruyff說他喜歡顛覆傳統思維,他會跟球隊前鋒說他是最前線的防守者,並且明令每個球員之間的距離不能超過10到15公尺,每個人都要精準地感知自己或隊友所創造出來的「空間」(space)。而Van Gaal的策略部署也有點類似(不過在陣型上Van Gaal會用3-4-3),防守上要從對方半場就開始了,好比說球隊的10號是進攻中樞,但他也是場上第一個要去壓迫對手的阿賈克斯球員!而Van Gaal另一個策略要點,則在於他對左右翼鋒(winger)的強調,好比說1992年的阿賈克斯,進攻上便非常仰賴右翼鋒John van’t Schip和左翼鋒Bryan Roy,他們可說是教科書中典型的翼鋒:速度快、能從邊路帶球衝鋒、優異的傳中能力。在當時Louis Van Gaal的比賽思維中,翼鋒就是翼鋒,他們除了待在兩側,那裡都不要去!Roy也入圍了荷蘭1992年歐洲國家隊的國腳大名單,司職左翼,而當時的右翼,則是一位「非典型」荷蘭翼鋒Ruud Gullit,然而Gullit太具有創造性也太重要了,他後來踢了很多不同位置,並不限於翼鋒,而Roy在國家隊的地位則是愈來愈不保,因為在翼鋒這個位置上,他們發現了與荷蘭進攻體系更加匹配的Marc Overmar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