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1

【F1】2021賽季第10場︰賽後分析 –– 從Verstappen與Hamilton的角度分別看是次意外?意外的後續影響?

英國站的賽事在前天正式落幕,不過更多的目光被放在了Ham-Max第一圈的嚴重碰撞身上。今次意外的背景與成因是什麼?大家或者可以分別從Verstappen和Hamilton的角度來窺知一二。而意外又為今季爭冠之旅帶來什麼影響?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宮屏惠

引用來源中racing director 不是負責裁判的,請修正。正確請參考如后:https://www.autosport.com/f1/news/f1-stewards-who-are-they-what-do-they-do-how-are-they-chosen-6500572/6500572/amp/

英國站的賽事在前天正式落幕,相對於兩輛Ferrari和Mclaren的高水平發揮,以及Hamilton自己超強的Recovery Drive,更多的目光被放在了Ham-Max第一圈的嚴重碰撞身上。先此聲明,筆者覺得當地車迷為意外歡呼的行為是不可接受,車手是在極限邊緣為大家帶來精彩的比賽,Verstappen那一下衝擊力達到51G,時速達到290km/h,是有機會做成嚴重受傷的(他意外後其實已需工作人員攙扶)。說回意外,今次意外的背景與成因是什麼?大家或者可以分別從Verstappen和Hamilton的角度來窺知一二。而意外又為今季爭冠之旅帶來什麼影響?


背景︰大家為何在Lap 1拼命?

銀石(Silverstone)不算是非常難超車的賽道,Wellington Straight、Hanger Straight、Stowe、以至Vale都是很好的超車點。不過今站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影響一切 –– 炎熱天氣,事關當時場地溫度接近60°C,過熱的場地令本來已經容易過熱的輪胎熱上加熱(今場甚至連後胎都出現過熱起泡(Blistering)的現象),再加上前車的亂流,這令後車過彎時的下壓力損失達到40%以上。銀石的高速彎偏偏又要求賽車的下壓力,這做成了後車根本沒有辦法咬住前車的現象,更枉論超車。

舉個例子,Sainz換了白胎之後其實每圈快Ricciardo差不多1秒,但就在直路追至0.4秒差距之下,Maggotts至Chapel連續4個左右彎就一下子被拉開至接近1秒的距離,可見後車下壓力損失和輪胎過熱影響之大。所以Lap 1 的起步就變得相當重要,因為基本上搶到位置的話後車就很難跟得上。而對紅牛與Mercedes而言,由於兩者在長距離速度相差幾乎不到0.1秒,這代表誰起步搶到P1就等於手執大半只冠軍獎杯,在後段的戰術運用也會有主導權,因此在Lap 1大家肯定會拼了命的跑。 


激烈的攻與守‧之一 –– Verstappen的想法

基於以上原因,以及Max一貫的強硬風格,基本肯定他是在任何情況都不會退讓的,而事實上也Max由起步到意外為止的防守都非常凶狠。起步第一個彎Hamilton佔了少許優勢,但Max在Turn 2從外面強硬的逼了回來,這一下Hamilton讓了;之後在Wellington Straight,也是Hamilton在直路上擁有一點點優勢,但Max直接延遲剎車把他那輛RB16B拋進Brooklands的彎中心,面對強硬的關門,Hamilton這一下也讓了線權。



隨後來到Luffield彎,Verstappen出這個彎時走大了,賽道因此滾起了一些沙塵,並影響了他的出彎速度,這明顯給了完美出彎的Hamilton一個進攻機會。需要留意的是,之後的Copse彎(意外發生的地方)幾乎是Lap 1進攻的最後機會,因為緊接著的是Maggotts-Chapel的經典四連彎,後車受制於下壓力丟失肯定會被拉開的,之後的直路只能拉近一點點的距離而相當難超車。Verstappen當然深明此道理,因此在Woodcote的直路上把Hamilton限制在內線,盡量壓縮他入彎的角度。



玩過F1遊戲的都知道,進攻9號彎(Copse)的最佳方法就是先向左拉闊入彎角度,然後以全油門攻擊彎心,再貼著賽道外側出彎。Max的如意算盤很簡單,儘管雙方當時幾乎平排,但Hamilton的入彎角度被收窄,那麼他入彎時勢必要減速。而當時霸佔Racing Line是Max自己,他斷定自己留了足夠空間給將會減速入彎的Hamilton(Max並沒有用盡彎心),只要按正常情況關門並出彎,Hamilton必須要減速退讓,那麼在前面的一定是Max。

激烈的攻與守‧之二 –– Hamilton的想法

Hamilton在今站之前已經落後幾乎30分,車隊積分也以差不多的分數落後紅牛。有見Perez在衝刺賽失誤,今站其實是Mercedes反擊的好機會,而且就積分而言「七冠王」要成為「八冠王」的話也沒有退讓的本錢,加上身在主場,因此Hamilton第一圈相比以住開得更激進。

說回事件經過,Verstappen在Luffield開到了一點沙地,Hamilton因此得以緊跟住前面並享用來自前方的尾流(Slipstream)。加上W12今站用上了低阻尾翼加強直線速度,在出了Woodcote之後這位Mercedes車手已經利用尾流形成雙方幾乎並排的局面。在此之前,Hamilton已經先後退讓了兩次,那麼今次會否退讓?沒有。儘管Max使勁的住內線擠,但Hamilton還是把車卡到了內線,這表示他希望嘗試在Copse進行超車。而值得留意是,這是他Lap 1超車的最後機會,因為他卡住了非賽車線,這會連帶影響他之後進入Maggotts-Chapel四連彎的速度,令他失去在Hanger Straight挑戰的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