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0

一個撐柺杖的,是怎麼當球評的?

講起當球評這回事,完全是無心插柳。 如果我記性還可以的話,也許是職棒二年的某日,在已拆掉的台北市立棒球場,休息室外的走廊,遇到當時聯盟播報組組長梁功斌,他眨眨長長的睫毛,堵住我的去路問我:...

作者:瘦菊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佳偉

回首來時路,要感謝的人一定很多!

活力熊/卓子傑

很棒的分享,感謝瘦菊子前輩!

Kelvin Chang

感謝第一手經驗分享!

講起當球評這回事,完全是無心插柳。

如果我記性還可以的話,也許是職棒二年的某日,在已拆掉的台北市立棒球場,休息室外的走廊,遇到當時聯盟播報組組長梁功斌,他眨眨長長的睫毛,堵住我的去路問我:

「可以請你來為職棒講評嗎?」(我猜想的,不準確是講這樣,以下皆是)

楞了一下:

「好啊!」

就踏上球評與棒球作家的不歸路。

現在想來,我那時連「半桶水」都沒有吧!但有兩個人我一直感恩在心。一個是當時我時報系同事,那時他是中國時報駐紐約記者馮光遠。知道我在寫棒球專欄,就寄美國的棒球書給我看,忘了那一本有講到先發投手,第一局第一球該怎麼投。當然這和情蒐有關,遇到哪一隊的開路先鋒,他的習性是什麼。不過那時候(1991或92年)我對情蒐的概念還很淺,反正當時四隊除洋將外,大家都很熟,第一棒開賽第一球就揮的少之又少。

印象中,書寫得很細,什麼局數、分數差、第幾棒、壘上狀況如何、幾好幾壞、該怎麼投、自己有什麼球路、當天最好的球路是什麼?包括對方教練、打者想什麼、捕手或己方總教練希望投手最少要達成什麼目的,鉅細靡遺,大開眼界。

原來當球評要那麼花腦筋啊!

另一個是老國手陳潤波先生。那時他是審判長,也是技術顧問。老實說,那個年代有些教練、球員不是很瞧得起我,覺得一個殘障者怎麼能當球評!可陳老國手一點也不會這樣看待我。沒講球時,我總是跑去坐在他旁邊,不一定等我問,他還常一局局告訴我球賽,現在哪一隊攻防做得非常出色,哪個選手攻擊判斷十分聰明,投捕配球做得好不好等等。尤其是,怎麼看內外移防補位,雙方企圖是什麼,教我受益良深。

真是讀十本棒球書,不如有個國手在身邊。陳潤波先生,可以說是帶我進棒球學問之門的恩師!

再來就是所有我認識的教練、球員們像林華韋教授徐總草總鄭百勝曾智偵林易增洪正欽陳金茂郭建霖張耀騰白昆弘等等。講大聯盟、日職和台灣棒球賽差最大的是,在不在現場。當然大聯盟、日職還是可以在賽後知道一些深入的資訊、訪談,不過不在現場仍隔一層。中華職棒賽前後和球員教練的聊天,是自己看球有進步的關鍵,因為20年下來,透過一次次的賽局閒談和心情、想法,自然就懂教練、球員處在各種賽況時想些什麼。

特別是職棒三年後,我當了味全龍族雜誌總編輯,幾乎每場賽後就往球員宿舍跑,等他們洗好澡、泡茶聊天時,球球局局的得失講得更細。有時在球團辦公室,那時趙士強是副領隊,興致一來他會請我去吃日本料理,講起球賽運作,他可是一打開話匣子沒得停的。

有一回陽介仁的台東鄉親來台北找他,他也邀我同歡,結果我喝醉,醉在他宿舍房間。到隔日中午才醒來,他都跟球隊跑步作操回來了!等我醒來發現他們已經在開賽前作戰會議。我宿醉,但沒人理我,也沒人趕我,讓我一旁聽。那真是專業啊!對手的情報都講得一清二楚!

講評時當然不會說得很白,但你如果參加過賽前會議,講比賽就是不一樣!所以,退役球員當球評,不是沒有道理的。

先這樣,下次有空再和球迷朋友聊聊,我經歷過的棒球滋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