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劉榮華 英雄不怕出身低

第一次拿冠軍說是選手很拼,尤其是陽建福一直請纓上陣;還有就是自己運氣好,好似自己不用太努力,成功就從天上掉下來。但我們知道那不是,自踏進多明尼加第一天起,劉榮華就努力學著想當個好教練,學著記下來所有一切、還有努力地和選手站在一起,即使穿著18號球服未曾有過驚人成就,但,那又如何?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空條陳太郎

從小因緣際會下認識劉教練本人,人真的超讚。小時候總是透過他拿到各個球星的簽名球,包含2013年經典賽時的王建民、陳金鋒引退和恰恰引退時的簽名球等等。這樣麻煩人家、讓一個教練拉下臉皮跟球員要簽名也常常感覺很不好意思,但劉教練只是簡單的說:「謝謝你的支持。」祝福劉教練在樂天能持續替中華職棒培育出更多優秀的選手。

1993年,沖繩,春。

中華職棒從這一年起將展開新的一頁,從原本四支創始隊伍增加到六隊規模。新隊伍的俊國熊隊開風氣之先,把整支球隊拉拔到沖繩去移地訓練,浩浩蕩蕩的隊伍之中還有我,但我不是隊職員,是以隨隊採訪的身份跟著,職棒即將進入第四年,這是我在《職棒雜誌》採訪工作的第三支球隊、從統一獅到兄弟象,現在則是俊國熊。

這是支截然不同的隊伍,不少選手進來前就是家喻戶曉的明星球員,頂著奧運銀牌光環要低調也難。不過球隊當中有位特別的外籍選手──野中尊制。此君當年在甲子園大出風頭,1984年更是以第一指名加入阪急隊,儘管後來因傷表現不佳,但依然是個在日本棒球界知名的人物。

此篇文章主角不是他,但一開始就稍為回憶一下野中尊制,第一次見到野中是在沖繩集訓場地,我遞上名片,他用一種很恭敬的態度雙手接著,然後透過翻譯和我說「很不好意思,我球服沒有口袋,所以只能手拿著,等一下我再收起來。」這麼有禮的開場白及動作,一直記到現在。

因為野中尊制曾是日本球星,加上俊國熊又是第一支到日本土地上春訓的台灣職棒隊,自然吸引了不少日本媒體前來,在訪問完野中,拍完場內打守訓練之後,突然像是有人發號施令般地跑向牛棚練習區,因為有人發現裡頭有選手穿著18號球服在練投。18號!那是代表隊中王牌的號碼,過去在日本職棒各隊歷史中出了不少18號名將,大家最熟悉的西武郭泰源、羅德的伊良部秀輝、廣島的佐佐岡真司、養樂多的伊東昭光還有巨人的桑田真澄,這還只是俊國熊到沖繩的1992年之前,之後的松坂大輔、田中將大更是將這個背號發光發熱,對了,以第一指名加入球隊的野中尊制也曾是18號。所以18號在日本人眼中是不一樣的,因此很好奇台灣這個穿18號的投手有什麼身手,但看了一下之後,日媒卻個個面面相覷,有點黑人問號的彼此對看,為什麼這位台灣投手,投球的速度、變化球角度一點都不怎麼樣,卻穿著18號球衣呢?

這位18號投手就是劉榮華

(圖片來源:何俊輝 SportShot!何小輝

劉榮華選18號是因為?他說「那時球員不多,背號很好挑,就選了個看起來像投手的背號。」原因簡單到令人莞爾。

儘管過去在中職有人穿了17號大顯神威,炒熱了這個號碼,但嚴格說來在中職背號的意義並不大,所以即使選了個在日本人眼裡很嚇人的號碼,但對俊國熊首任總教練寺岡孝,也是日本人的他是一點價值都沒有,職棒是個實力論定一切的世界,所以第一年的職棒劉榮華的出賽數僅9場,這還不是最少的,再來兩年,他上投手丘的次數各是4次,三年加起來是17場出賽,可能主力牛棚投手半年的登板就超過了。

關於這一點劉榮華沒有任何怨言,對於人生第一位職棒總教練寺岡孝,他充滿了尊敬,劉榮華說:「職棒本來就是比能力和知名度,我沒有怪教練沒有讓我上場,其實我在他身上也學了不少東西。」這是劉榮華給我的回答,時間點是2021年的今天,但如果同樣一句話,我是在1995年後,當他離開職棒賽場,或說白一點是被淘汰之後,也問他同樣問題,是不是有同樣的回答?尤其在加入職棒之後,劉榮華一直不覺得比別人差,也做了不少的努力,最後結果是少之又少的上場機會,在當下心情不知是如何?

亦或是另一個角度思考,從1996年到今天,劉榮華在不同的教練位置上工作近三十年,看事情的角度已經完全不一樣,「職棒本來就是比能力和知名度」這句話與其說是對當年自己未能表現的釋懷,倒不如說是對現在工作內容的再確認。

教練工作一幹就是二十幾年,期間還拿下幾次總冠軍,以台灣換教練的頻率這是不太容易的事。如果我們這樣想,當年那個18號投手投出了像他背號一樣的成績,那麼他的人生會不會完全不一樣?明星選手當不了好教練,這句話我們都聽過,那反過來說二線的板凳球員,是不是就是優秀教練的最佳產源?沒有人敢打包票,不過至少劉榮華一直想證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