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劉榮華 英雄不怕出身低

第一次拿冠軍說是選手很拼,尤其是陽建福一直請纓上陣;還有就是自己運氣好,好似自己不用太努力,成功就從天上掉下來。但我們知道那不是,自踏進多明尼加第一天起,劉榮華就努力學著想當個好教練,學著記下來所有一切、還有努力地和選手站在一起,即使穿著18號球服未曾有過驚人成就,但,那又如何?

作者:曾文誠

空條陳太郎

從小因緣際會下認識劉教練本人,人真的超讚。小時候總是透過他拿到各個球星的簽名球,包含2013年經典賽時的王建民、陳金鋒引退和恰恰引退時的簽名球等等。這樣麻煩人家、讓一個教練拉下臉皮跟球員要簽名也常常感覺很不好意思,但劉教練只是簡單的說:「謝謝你的支持。」祝福劉教練在樂天能持續替中華職棒培育出更多優秀的選手。

努力與改變從1996年開始。前一年劉榮華從選手身份退下來,球隊名稱改為興農,總教練也換了韓籍的金容雲,沒什麼班底的金總教練把劉榮華拉進教練團當中,職稱是「守備兼體能教練」,聽起來很厲害,但劉榮華很實在的對我承認一件事,什麼是職業棒球?他剛開始是似懂非懂,什麼方向也沒,當選手時就只知道努力練習等機會,等到了變成教練,一樣沒什麼概念,就是按以往看到的、學到的,像師父教徒弟那樣地再搬出來。

直到多明尼加之後改變了。有沒有發現一件事,在這個系列文章之中,究竟有多少總字輩的人提到這個國名,那所棒球學校帶給他們的改變,黃忠義王俊郎陳威成,現在是劉榮華。

興農牛在道奇隊多明尼加棒球學校合影留念(圖片提供:廖昌彥)

「好可惜,後來興農牛沒有再和道奇合作了。」我這麼說。

「嘿啊!真的很可惜,不然台灣棒球絕對會不一樣。」劉榮華這麼回我,完全不是順我的話,那語氣聽得出來,像是遺落了什麼重大事物般的低沈。

回頭看興農牛這支消失的中職隊伍,隊史有六次季冠軍、兩座總冠軍,在中職歷史留下一筆。但在17年的隊史中卻也爭議不斷,尤其在球隊進入2003年後,其經營方針在牛迷眼裡,簡直是不間斷地在實驗各種趕跑球迷的方式。

即使如此,待在這球隊從改名到結束轉賣有始有終的劉榮華,卻依然感恩總裁楊天發,當年把他們送到多明尼加的決定。

楊天發總裁與時任道奇拉丁美洲事務副總裁 (圖片提供:廖昌彥)
當年專程飛到多明尼加為球隊打氣的興農牛幕後推手楊文彬董事長(圖片提供:廖昌彥)

「一簽就是三年,那是要花好多錢的!」劉榮華用一句來說這決定很不容易。

加入俊國熊前對職棒沒什麼概念,離開台灣到多明尼加,劉榮華同樣對「棒球學校」沒什麼多餘想像。只是這麼跟著去,結果踏進了全然不同的棒球世界。

「對臺灣來說,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幾乎沒有辦法想像那種『每天24小時除了吃飯睡覺就只有棒球』的生活,當地的環境很刻苦,興農全隊基本上就是被關在棒球學校裡,門口有持槍衛兵守著,每天只有練球跟休息,對身心來說都是很大的磨練。

道奇隊多明尼加棒球學校的大門(圖片提供:廖昌彥)
棒球學校門口有持槍衛兵守著 (圖片提供:廖昌彥)

那個年代網路也不發達,沒有那麼多的社群軟體和網路娛樂,大家除了棒球還是棒球,球員和教練都反應過,連作夢都夢到在練球。」為了更進一步了解,當年那批興農牛選手、教練們在棒球學校的點滴,我線上問了前興農牛副領隊廖昌彥,他給了我以上的回答。

每天24小時除了吃睡就是棒球,這是廖昌彥的形容,劉榮華回述也一樣,只是講法不同而已。他說「在那裡除了練球還是練球。」還有呢?這回沒有棒球了,劉榮華說:「吃完晚飯,我們坐在戶外休息,看著天空然後聊天,那裡的夜色很美,有時還會看到流星喔!」

好浪漫!但也只是極其短暫的片刻。剩下的除了棒球還是棒球。

(圖片提供:廖昌彥)

我有個朋友游皓雲目前在新竹開了個頗成功的外語補習班,她曾被派駐到多明尼加教當地人講中文,熱愛棒球的她利用工作之餘,也曾參訪多座棒球學校,她先說多明尼加的首都聖多明哥,人口約僅三百萬,但卻有將近一百個非正式的兒童、青少年業餘棒球聯盟,每個聯盟約有十支球隊,共兩百多名球員,這麼多小朋友打棒球,多數人之後想進棒球學校,那是他們離美國大聯盟更進一步的地方,接著皓雲分享了她的照片,從畫面可以看出,棒球學校旁完全沒有其他建築物,一兩間校舍形單影支地立在那兒了,房間內擠了四個上下舖的行軍床,然後她也拍了廚房、會議室、餐廳,說真的,跟我們當兵的軍營沒兩樣,但我們軍營沒有棒球場,他們不但有且漂亮,這就是皓雲鏡頭下的多明尼加棒球學校樣貌,那是所有多明尼加小孩逐夢之處。

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你可以很直接想像,的確是除了棒球還是棒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