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3

【MotoGP】2021年賽季後半展望:疫情導致賽曆機動調整所帶來的不確定性

以目前的COVID-19疫情來看,2021年MotoGP賽季後半恐怕仍只能以歐洲地區作為主要決戰地點。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MotoGP營運集團Dorna在去年秋天以COVID-19疫情緩和的前提下為2021年賽季規劃了於歐洲、亞洲、北美與南美等4洲舉辦的20場大賽賽程,不過隨著疫情的起伏不定,Dorna在賽季開始後仍無可避免的持續調整賽曆。

而在6-7月間的調整裡,預定於10月舉辦的澳洲菲利浦島、日本茂木與泰國武里南等大賽都因為當地疫情或邊境管制問題而宣布取消,調整至10月24日的馬來西亞雪邦也因該國實施無限期移動管制令而前景黯淡。

延伸閱讀:Dorna持續調整後的2021年MotoGP賽曆現況

澳洲GP的取消讓大家都是輸家。位於南太平洋的菲利浦島不僅風光明媚,賽道本身也讓車迷與車手充滿期待,對Suzuki與Joan Mir更是如此。

Suzuki與Mir在上賽季透過徹底升級的GSX-RR賽車拿下世界冠軍,而且這款賽車也許是攻略快節奏的菲利浦島賽道的最佳兵器——雖然考慮到Yamaha在菲利浦島一向強勢,再加上積分榜榜首Fabio Quartararo的強勢,Suzuki與Mir能否從Quartararo手中取勝仍是未知數——Mir在暑假前曾表示他將在賽季後半全力爭取衛冕,菲利浦島賽事的取消對他來說肯定不是好消息。

不過對其他Yamaha陣營車手與Ducati來說,不用造訪菲利浦島恐怕讓他們鬆了一口氣,Ducati自Casey Stoner後就沒有再次奪勝,這對仍有機會翻盤的Jack Miller、Johann Zarco與Francesco Bagnaia來說將是一大助益,但對身為地主的Miller來說就有點苦樂參半了。

日本GP的取消也是相當艱難的決定。雖然茂木賽道除了是Honda的主場不過考量到目前Honda陣營的狀況,Honda陣營恐怕難以在主場取得佳績,反而可能變成Quartararo的另一個能發揮強勢的地方,但如果入秋的多變天氣左右戰局,Ducati的反攻機會就來了——不過在日本疫情持續無法穩定控制,加上邊境管制問題,車手們下一次造訪日本得等到2022年。

對此Dorna決定以原本處於未定狀態的美國美洲GP作為茂木的替代賽,這對Marc Marquez來說肯定是好消息。

美洲GP的主辦場地美洲賽道基本上可說是Marquez的主場,即使他在2019年因自身失誤而轉倒退賽,但他在退賽前仍握有4秒的巨大優勢,而且薩克森一戰證明即使他傷後的整體狀態尚未調整至最佳,但只要來到他擅長的賽道,他仍有足夠的能力去爭取大賽冠軍。

對KTM來說,預定在11月首週舉辦的第二場葡萄牙大賽——阿爾加維GP也會有類似的感覺。地主車手Miguel Oliveira雖在2020年大賽強勢拿下冠軍,但於4月中的大賽卻只能以吊車尾的第16名完賽,不過在KTM成功透過修正套件調整賽車平衡後,Oliveira又回到前五名的常客行列,並在加泰隆尼亞GP拿下本季首勝,讓他又有在主場揚威的機會。

泰國武里南賽道雖然是由Marquez取得連勝狀態,但Quartararo在2019年大賽讓Marquez嚇出一身冷汗,目前Dorna仍在評估替代大賽的地點與時間;另外如前所述,馬來西亞GP的前景也因疫情而相當不樂觀。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雖然讓美洲賽道舉辦雙重賽是最有可能出現的選項,不過考量到大賽最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準備,所以不會出現替代賽的機率並非是零,也代表2021年賽季也將是另一個無法依預期規模進行的賽季。

當然我們別忘了阿根廷GP仍處於未定狀態,且印尼的龍目島賽道也在加緊趕工中,不過於2月慘遭火襲的特瑪斯賽道仍處於災後重建狀態;龍目島賽道雖然號稱施工進度已完成80%,不過這似乎僅限於賽道路線,行政大樓等等基礎設施目前尚未動工,而且考量到印尼目前已經成為東南亞地區的疫情中心,預定於2022年上半舉辦的印尼GP恐怕也很難如期舉辦。

——

來源:The Race: How MotoGP's latest calendar shuffles impact the title race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