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3

百折不撓、越挫越勇的Jameson Taillon

經歷了兩次TJ手術、一次睪丸癌、一次運動型疝氣的Jameson Taillon在本季挑戰再度回歸大聯盟。從季初的不穩定到如今逐漸站穩腳步,Taillon花費了極大的努力。本文帶領讀者一窺其中的心路歷程。

作者:母體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節錄、編譯自Yankees Magazine: Taillon's Return to Work

Jameson Taillon預計自己在4月7號終於復工的時候也會感受到一連串複雜的情緒。這位29歲的投手已經將近兩年不曾感受到上場投球所帶來的激動心情,一連串的手臂傷病問題帶給他比起疫情還要更大的困擾。以身體狀況來說,目前的他再好不過了;而畢竟人生中已經嚐過了包括非凡的勝利與毀滅性的逆境在內的種種高低起伏,Taillon認為自己無論如何肯定都能夠輕鬆保持鎮定。第一次站上洋基球場投球?怎麼想都不會比罹癌還要嚴重吧。首次穿上條紋球衣出賽?最好能夠比被告知要動(第二次)TJ手術還要讓人震驚。

不過有一件事情倒是出乎了首度回歸球場的Taillon意料之外,一種沒有任何投手料想到自己會懷念的感覺。

「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對自己生氣了」Taillon在面對金鶯隊主投4.2局、挨了兩發陽春全壘打之後說到:「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當然不懷念挨轟的感覺,但我懷念相互競爭的火花以及被逼至極限的感覺。當你在進行復健的時候是無法模仿出這種狀態的。這種感受也無法在春訓、實戰打擊練習或是牛棚練投的時候獲得,所以可能很多人並不享受這種感覺。但我的確非常想念那種真人投打之間對決的競爭張力。」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球探們對於這位2010年伍德蘭高中畢業的球員一直有著極高的評價,身高6呎5吋的德州人,具有優秀的球質以及與之相匹配的投球智商,Taillon整年繳出8勝1敗、ERA1.79的成績,62.2局的投球當中三振了114名打者。

「他有著飛快的球速,以及品質成熟的球種。」時任海盜隊GM Neal Huntington如此評價,他在該年的選秀會上以第二順位挑中了Taillon,這個順位位於Bryce Harper之後、Manny Machado之前。但當這兩位球星僅僅花了兩年就站上大聯盟時,Taillon的大聯盟之路則相對坎坷。

進入職業球壇的前三年,他的發展算是按部就班。Taillon在2013年就升上了3A,並在同一年的WBC世界棒球經典賽中為加拿大出賽投球,他的父母皆來自安大略省。接著,2014年的4月動了TJ手術以及2015年得到的運動型疝氣讓他的職業生涯進入整整兩個球季的空白。但Taillon的表現在2016年一飛衝天,以優異的表現屠殺了3A打者,並且在六月份升上大聯盟。當海盜隊友Gerrit Cole被放進傷兵名單的時候,Taillon頂替他的位置在Citi Field面對大都會隊投出8局無失分、2安的表現,拿下個人大聯盟生涯首勝。

「我告訴你,這個傢伙是最頑強的那群人之一。」前洋基與海盜捕手、Taillon在匹茲堡的主要搭檔Francisco Cervelli說:「我還記得這個人被平飛球直擊頭部、直接打中帽子上MLB標誌的那種,結果他只是站起來繼續投球,那球看起來至少有100英哩那麼快欸。他對於自身心理的掌控令人讚嘆,絕不讓情緒左右自己、而是自己左右情緒。」

這種堅毅的精神在2017年時表露無遺,當時Taillon感受到腹股溝不適,並且最終確診睪丸癌。動完手術的一個禮拜之後,他就出現在場上進行輕度的棒球活動;兩個禮拜後,他投了手術後的第一次牛棚;6月12號、手術完的五個禮拜後,他面對科羅拉多洛磯隊投出了5局無失分拿下勝投。

雖然那個在PNC球場的大聯盟初登板對自己而言始終意義重大,但當Taillon說自己的洋基隊初登板「和那些重要比賽一樣特殊」時,他並非只是想要討好洋基球迷。當然,他希望自己可以為人生的新篇章投出一個好的開始,但同時這也是一個機會可以告別他人生當中最黑暗、最具挑戰性的旅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