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4

看好了世界!次文化打造新奧運 Y世代的童年在東京重生

儘管場外仍有民眾抗議,儘管這是個沒有觀眾的泡泡奧運,這些過去被台灣家長視為「次文化」的文化,如今成為體壇最高殿堂開幕儀式的「主流」,在文化與科技的背後,永遠都是人。

作者:EJ母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場專欄是由Podcast節目《中場休息》撰寫的文章,將就節目中有聊、但聊不夠的話題,或是臨時起意的議題分享給大家,如果認為文章還可以、並對新型態的廣播節目有興趣的話,歡迎來到我們的頻道喔!

 

https://linktr.ee/Half_Time

 

遲了一年的東京奧運開幕了,原以為會在開幕式展現他們無以倫比的「黑科技」,但映入眼簾的是個木製五環,還是在表演團隊的民俗舞蹈簇擁中以人力方式推拉;用數個方塊人力組合的奧運會徽固然好看,但總覺得有些陽春;地上的巨幅投影,在2021年的今天似乎見怪不怪。

但轉念一想,並不是如此。

 

2016年里約奧運,開幕式的主題是環保與氣候變遷,因此當時每位與會選手都獲得一顆種子,讓他們為全球暖化的議題盡一份心力,事實上這也是奧運的小小傳統。而今年的木製五環,就是1964年上一次的東京奧運時,參賽國帶來的樹所製作,別具意義。

這次東京奧運被視為日本走出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陰霾的重要宣告,里約奧運上的交接表演也奮力展示了來自東洋的軟實力,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化身為「超級瑪莉歐」驚艷全場,令人超級期待4年後的盛會——未料,世界變了樣,在疫情的威脅下成為首屆被延期舉辦的奧運,而後來一次又一次的緊急事態宣言,讓日本當地民怨漲到最高峰,高達七成民眾希望至少再次延期,聖火在傳遞過程中甚至曾被民眾以水槍攻擊,試圖「滅火」。

 

事實上,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TOCOG,簡稱東京奧組委)也是無可奈何,由於取消奧運的最終權力在國際奧會(IOC)手中,若IOC堅持不點頭,東京奧組委也只能硬著頭辦,否則片面停賽就得面臨龐大的賠償壓力——動搖國本的那種。這些在之前的許多新聞報導中相信大家都看過了。

回到23日晚間的開幕式。在主場館國立競技場的上空,突然出現一顆發光體,那不是元氣玉,也不是使徒襲來,是1824台無人機。它們像煙火般不斷變換隊(造)型,變成東京奧運LOGO,最後又變成一顆超大地球儀——或是說縮小版地球(微地球?),這時候,開始有趣了。

直接跳到重頭戲,相信也是當晚讓社群瘋狂的一段:超級變變變。《超級變變變》是日本長壽節目,自1979年開播,迄今仍是日本電視台的經典。表演者們(包括攝影師)通力合作,以「人工GIF檔」重現了1964年東京奧運的50個項目標誌,令人讚嘆日本的匠人精神:明明可以用科技動畫呈現,卻選擇以最本質的方式——人作為核心,懷舊背後隱藏的意義,真是三言難以道盡。

除了超級變變變,選手進場時的音樂採用知名電玩《勇者鬥惡龍》《Final Fantasy》《魔物獵人》《時空幻境》《超時空之鑰》《音速小子》《王國之心》《尼爾》《Winning Eleven》等19首歌曲改編而成,當「電玩」這樣的次文化躍居全球最盛大的奧運舞台,也可以這麼氣勢磅礡,也可以這麼觸動人心。

 

一直以來醉心也擅長動漫的日本人,總是將別人看似「不入流」的玩意兒做到極致。由「最會說故事」的日本電子遊戲開發公司「史克威爾艾尼克斯」(SQUARE ENIX,原為SQUARE,2003年併購ENIX)製作的《Final Fantasy》一直都會舉辦巡迴音樂會,也多次來過台灣巡演。《勇者鬥惡龍》系列的音效、音樂是曾替《科學小飛俠》配樂的椙山浩一操刀,更別說動畫界的國寶久石讓,日本人在營造這些動漫、遊戲的創作氛圍上,是真正的「超前部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