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以足球改造英格蘭?脫歐後的團結希望、文化戰爭與暴力球迷

脫歐後的英國人亟需團結,寄託在嶄新的英格蘭隊,而這虛幻的團結卻在輸球的那一刻潰敗,演變成惡劣難堪的暴力場面,並以骯髒的種族歧視言語來宣洩情緒。索斯蓋特以足球改造英格蘭的宏願,何去何從呢?

作者:OPS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非常深入的觀點!

fb - Patrick Wong

效力英超水晶宮的科特迪瓦翼鋒韋費特沙夏(Wilfried Zaha)批評英超的BLM運動可恥(degrading):「為什麼我要跪低、穿上印有BLM的球衣,去證明自己的生命有意義?」

早於去年9月,英冠另一球隊昆士柏流浪亦有球員曾停止單膝跪。一代黑人名將、QPR董事費迪南(Les Ferdinand)當時這樣說:「單膝跪已變成流於表面公關,無法改變足球界的風氣,只有採取真正的行動,才能有所改變。」

who0313

Bullshit

who0313

廢文

義大利奪冠之後,一度獲指派為義大利總理的科塔雷利(Carlo Cottarelli),在推特上只用了一個字慶祝:「Brexit」。

這則推文一語雙關,Brexit通常指的是英國脫歐,而字面上意思則是英國出去、出局了。不少歐洲政治人物,都把英格蘭輸球與脫歐連結在一起。例如義大利籍的歐洲議員莫雷蒂(Alessandra Moretti)則說:「聯合的歐洲打敗了脫歐的英格蘭。」

義大利奪冠之後,一度獲指派為義大利總理的科塔雷利(Carlo Cottarelli),在推特上只用了「Brexit」這一個字慶祝。

「整個歐洲都在支持義大利」

這是英國脫歐之後首屆歐洲國家盃,冠軍賽正好形成英格蘭與歐洲大陸對抗的格局,牽動著英國與歐洲人的認同情愫。甚至有些歐洲人,認為英格蘭不該再參加歐洲國家盃,既然脫歐就不要留戀,在足球賽事也該一併脫離。

 
網路上流傳梗圖嘲諷英格蘭,說明整個歐洲都支持義大利。

義大利報刊Il Messaggero標題寫道:「整個歐洲都在支持義大利。」冠軍賽當天,網路上出現許多調侃英格蘭的迷音,就在說除了英格蘭之外,整個歐洲全都支持義大利。這一方面可能是因為英格蘭與丹麥之戰,延長賽的爭議12碼激怒不少球迷。另一個更深遠的含義,可能就是脫歐所深化的英國與歐陸的對抗形勢。

足球成為「歐洲」認同的政治與文化戰場。無論皇室或普羅大眾都參與其中的場域,當無數球迷關注著比賽,足球所形塑的認同感就深化到群眾心中。

 

我們再把焦點拉到英國內部。在這個脫歐愈加分裂的聯合王國,英格蘭隊象徵一種團結的希望。不過,當國家的力量傾力支持英格蘭隊,唐寧街10號門口掛著英格蘭的聖喬治十字旗,而不是聯合王國的米字旗,總令人感到弔詭。已經在這屆比賽出局的蘇格蘭與威爾斯,大概都不太好受。英格蘭隊能代表他們嗎?

英格蘭球迷則是熱切期待,等著「足球回家」的時刻來臨。

足球要回家了?

1996年英格蘭主辦歐洲國家盃,〈三獅之歌〉(Three Lions),其中最著名的歌詞就是「要回家了」(It’s coming home)。這句話成為往後球迷的標語,成為英格蘭足球文化的重要符號。

 

英格蘭可說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但是從1966年以後55年未能進入國際大賽的冠軍賽,歷史上也從未贏得過歐洲國家盃。足球「回家」是英格蘭球迷熱切的期盼。

這回,等了半個世紀的英格蘭,終於進到冠軍賽,而且在自家主場舉行。他們預期在溫布利球場迎接歷史時刻,迎接足球回家。義大利球迷也不甘示弱,把「回家」(coming home)改成「回到羅馬」(coming to Rome)。

 
義大利球迷將「It’s coming home」改成「It’s coming to Rome」。(取自FilGoal推特)

對於整個英格蘭,這場冠軍賽意義重大。許多公司與學校特別給予福利,允許在比賽隔天的週一上午延後開工,讓員工放心為國家隊加油。媒體也紛紛報導,如果英格蘭奪冠,英國政府可能會宣布全國放假一天。

從平民到皇室,焦點都在這場比賽上。賽前,英國女皇發了訊息給英格蘭隊總教練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提到1966年她在現場見證英格蘭贏得世界盃的記憶,恭喜英格蘭隊這次進入冠軍賽,並祝福他們成功,讓歷史記下他們的「精神、奉獻與驕傲」。英國首相強生則秀出聖喬治十字旗鼎力支持。

在近幾年變得破碎的英國,這場冠軍賽是人們重溫團結一心的契機。《經濟學人》分析,這場比賽能促成團結,不只因為這是英格蘭首度挺進歐洲國家盃決賽,也是因為英國國內這幾年愈加分歧。2016年脫歐公投撕裂了英國人,而疫情的影響雖然促成某種團結,卻讓人們彼此分隔。在這樣的背景下,終於能有6萬人聚集在溫布利球場一同支持國家隊,真是震撼人心的場面。

冠軍賽當天的溫布利球場。(取自維基百科

英格蘭隊與脫歐後的文化戰爭

索斯蓋特所帶領的是煥然一新的英格蘭隊。這支球隊的形象清新,與過去許多球員狂妄而品行不端的形象大相徑庭。而且,他們睽違多年贏得佳績,喚醒眾人的希望。

在這個充滿分歧的英國,這樣一支嶄新的足球隊是促成團結的希望。索斯蓋特認為,他們的責任不只在於足球,更是:

平等、包容和種族正義這些事情上,持續與公眾互動,運用他們的聲量把爭論拉上檯面,提高意識與教育。

英格蘭國家足球隊總教練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取自維基百科)
 

索斯蓋特的英格蘭隊,本身種族組成多元,有色人種球員不少。事實上,種族多元不只是球隊的組成,也反映了倫敦等城市實際的面貌。

在索斯蓋特的領導下,這支英格蘭隊成為「文化戰爭」的要角。他們在種族平等的追求上不遺餘力,堅定實行賽前「單膝跪地」儀式,這是去年美國佛洛伊德事件後,英超賽前實施的措施,象徵種族平等的宣誓。不僅如此,隊長凱恩(Harry Kane)在比賽時佩戴彩虹臂章,亨德森(Jordan Henderson)則公開支持LGBT+球迷。有些媒體認為,索斯蓋特是進步思想的典型,並且是脫歐後英國希望的燈塔。

然而,號召平等、消弭分歧,並不那麼容易。賽前的「單膝跪地」儀式,受到不少輿論壓力,甚至有些英格蘭球迷以噓聲相待。

種族辱罵爆發:英格蘭隊與強生政府的歧異態度

更糟糕的事情,發生在冠軍賽戲劇性輸球之後。非常碰巧,PK大賽三個射失的12碼球,都來自黑皮膚的球員:聖克里斯多福裔的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千里達裔的桑喬(Jadon Sancho)與奈及利亞裔的薩卡(Bukayo Saka)。這三位年輕球員賽後不僅遭受極大壓力,網路上還出現不少涉及種族歧視的辱罵。

索斯蓋特痛批,這些涉及種族的辱罵「不可原諒」。他說:

我們作為團結人們的燈塔 ,國家隊代表每個人,所以必須繼續團結。

隊長凱恩也嚴正指出:

如果你在社群媒體辱罵任何人,你就不是英格蘭球迷,我們不需要你。

受到龐大壓力拉什福德堅定地說:

我可以接受對於我的表現的整天批評,我的罰球不夠好,應該要踢進的。但是我永遠不會因為我是誰和我從哪裡來而道歉。

幸好還有雪中送炭的球迷,在曼徹斯特為他繪製壁畫,以及黏貼加油的字條。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