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7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17年澳網決賽,雙雄Head To Head(上)

2017年澳網這場最後的男單決賽,對費納迷來說,那的的確確是一種「對抗困惑的瞬間」(a momentary stay against confusion),你會有一股惶惶的幸福感,非網球迷可能很難理解,但費納迷可是會點頭如搗蒜,因為這場比賽一旦錯過,可能就是永遠了……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以Pete Sampras為師?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Poetry in Motion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橫亙在Andy Roddick面前的險峻海峽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草地之王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初遇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兩隻貓熊

現代職業網球,1月到12月都有比賽,這種跨幅,在職業運動世界中實屬少見,不過對許多網球迷而言,儘管前面已經有布里斯本、杜哈、清奈、奧克蘭或者雪梨,但還是要等到墨爾本的澳洲網球公開賽,他們的新球季才算真正開始!那就好像美國詩人Robert Frost,他說詩(poetry)這東西呢,提供給人們一種「對抗困惑的瞬間」(a momentary stay against confusion),每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提供給許多網球迷的,或許就是這種東西,它提醒了我們,未來這一年裡,讓我們好好看球吧!

 

 

2017年澳網對Federer的球迷來講有點不習慣,除了是他因傷錯過大半年後首次回歸外,還包括他這次的種子順位-第17種子。很奇妙的,雖然我們常會看到某次比賽有種子掉滿地的情況發生,但我們卻無法將種子順位這種事當成聊備一格的點綴品,種子順位有其用處,好比說你直接進入澳網決賽圈,但你的排名卻不夠讓你拿到種子順位,那麼你會被分到哪個區域?會對上哪個對手?有些非種子選手會對上同樣的非種子選手,有些非種子選手會對上外卡,而有些非種子選手則是會對上種子選手,而這一切就要取決於抽籤的運氣了。

 

2017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總共有128名球員參加,其中有32個種子,“理論上“你的種子排名愈高,你會遇到的對手排名(或種子順序)就會愈低,而你所遇到的對抗強度也會愈低。當然啦,所有的網球迷都知道比賽實際狀況詭譎多變,並非能夠完全一概而論,但第17種子對長年的費粉來說,的確是不尋常的狀況。因為我們若看籤表,一路上Roger Federer過關斬將的話,他將會遇上Tomas Berdych(第10種子+世界排名第10),然後是錦織圭(第5種子+世界排名第5),這兩位種子都能戰勝的話,Federer將會遇到大會第1種子(也是當時世界排名第1)的Andy Murray(Murray在近29場比賽中拿下28勝1負),接下來是瑞士同胞Stan Wawrinka(2014年澳網男單冠軍,也剛在2016年美網男單決賽擊敗Novak Djokovic)。若Federer通過這些名將的考驗,那麼在決賽場上等著他的,將會是去年澳網男單冠軍(當時生涯已拿下6座澳網)Novak Djokovic,這位他從2012年已降便未曾在大滿貫賽事中贏過的對手……

 

 

當然最後的情節並沒有這樣子演,但費粉的擔心並非無的放矢,前面說過2016年下半季Federer完全沒有參加正式比賽,第17種子這樣子的賽程,再加上他的年紀也到了35歲,他的身體還能撐得住嗎?環顧整個澳網,年紀比他大的選手只有Feliciano Lopez,他們在球場上相遇的時光要回到1998年,那個時候他們還是年輕人,他們同輩的對手是Andy Roddick、David Nabandian和Guillermo Coria,而如今後面三位已經退休有好一會兒啦……在2017年澳網,如果聽到1998年,恐怕沒有多少人還在提Andy Roddick等人,而是已經有不少球員會說:“哇1998年,那可是我出生的年份“了吧!

 

Roger Federer不可能不考慮到這些,為了要保持競爭力,他必須要更積極攻擊,更快速地拿下分數,加快比賽節奏,縮短比賽時間。Federer第一輪的對手是左手持拍的Jurgen Melzer,Melzer上旋的正拍與inside-out的打法讓人想起了Rafael Nadal,不過當時Rafa遠在籤表的另一邊,若他們倆人要再相遇,那便只有在男單決賽!在大滿貫第一輪賽事,又是兩位2016年飽受傷勢困擾的選手,這對戰組合恐怕就連最死忠的費納迷,也僅能在心裡吶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