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9

五度、五環 莊智淵與盧彥勳的武士道

自從2004年的雅典奧運開始,莊智淵、盧彥勳,都已經完整參與了連續五屆奧運賽場,如今他們在東京奧運的單打旅程已經結束,盧彥勳宣布自球員生涯退役,莊智淵的下一步仍未定,但在過去五屆奧運經歷的十幾年裡,他們兩人的風範,依舊讓人難忘且尊敬。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奧運會場上,有團體項目、有個人項目,桌球和網球自然還有雙打、團體賽等項目,但大致上許多球員都是從單打、也就是自己一個人的戰鬥開始。自己在場上努力奮起、自立自強,在自己達到一定程度之前,支援並不會從天而降。

這兩項都需要持拍、都要把球打過球網、都要期待對手無法回擊、或是回擊在對手網前、出界的運動項目,在這次奧運裡有兩位成名已久、今年不一定是最受矚目的奪牌希望、同時卻又已是生涯第五度闖進五環戰場的資深好手,論現行這兩項運動的環境裡,他們並非如今如日中天、又或者身處什麼話題中心的人,但他們就宛如經歷過諸多戰役、對於任何情況都老神在在的沈著武士,揮著自己的武士刀,持續在自己的戰場上前進。

這兩個奧運五朝元老,一人已宣布在本次奧運後退役,一人仍然沒有決定未來的路,而他們的單打戰場已經隨著輸球而結束,轉身之後,依舊留給台灣球迷們各種尊敬。

確定在東京奧運後退役的,是長年台灣網球一哥盧彥勳,而仍留下未來懸念的,是桌球大前輩莊智淵。

莊智淵的桌球啟蒙,來自於所有家人的影響,爸爸和媽媽都是桌球員出身,媽媽李貴美甚至曾經成為國家隊一員,哥哥莊智雄也曾在大專時期成為國手,到目前都是國家隊的教練團成員之一,莊智淵從小就在父母經營的桌球館中來來去去,對桌球的興趣彷彿流在他的血液裡一樣,當媽媽李貴美女士發現小兒子似乎頗有天賦後,便等同於成為他的啟蒙教練,開始了莊智淵的桌球生涯。

盧彥勳的父母沒有運動背景,但盧彥勳是因為看到哥哥盧威儒加入修德國小的網球隊,才開始對網球產生興趣,小學二年級時也加入網球隊,盧彥勳的網球路原本只像是一個弟弟愛跟著哥哥屁股後跑的選擇,但天份顯然比哥哥更高一層的他,儘管在升上國中時一度放棄網球,想以求學為主,終究還是難掩對網球的熱愛,在這78呎 x 27呎的白色框線內奔馳著。

莊智淵速度極快的步伐與手腕揮動,奠定他極具變化的弧圈打法與迅速的出拍,推擰之間威力無窮,2003年他贏得個人第一場ITTF巡迴賽的單打冠軍,年底世界排名上升到第三,2004年首登奧運殿堂,他一參加就是五屆,這其中儘管曾包括他在2019年因個人選擇不惜槓上桌協也要明志、最後在體育署慰留下才終於決定重新加入國家隊出征東京奧運的事件,但他就是在這十幾年內一直都是台灣桌球界金字塔頂端的人物,的確有後進挑戰,像現在的林昀儒已經在世界排名超越莊智淵,但他的風範、氣度,始終讓人尊重並敬佩。

盧彥勳在國中曾有過轉求學業的計畫,不只是傳統家庭的期待,也因為他的確不是四肢發達而頭腦簡單,在與父親的溝通與自己真正因出國比賽而拓展的眼界後,他在青少年時期的表現依舊出色,然而卻在2000年自己赴美時,父親因心肌梗塞而過世,因故放棄出國留學之路的盧彥勳,決定提早完成一家人早就商量好的約定,踏上職業戰場,在經歷轉職業初期面對的各種困境、與辛苦尋得所有參賽需要的補助資源之後,盧彥勳終於在2002年底世界排名大躍進到200名內,2004年再度突破瓶頸,也取得雅典奧運的入場券,開始接下來五屆的奧運之路。

台灣在桌球原本就有世界競爭水準,莊智淵身為這個世代的台灣代表,儘管他是中國、歐洲眼中的「孤星」,甚至到後來連他相對於台灣桌壇的行徑也近似於「孤星」,始終沒有其他小圈圈的團體作戰,但他的獨來獨往並非刻意造成困擾,只是他始終專注於自己訓練、比賽上的武士精神,而且在球場外,莊智淵更一直都相當關愛流浪動物,就連這次東京奧運在十六強賽敗給埃及選手Assar後,他在社群媒體上的貼文仍寫著「謝謝大家,也謝謝大家一起愛浪浪(指流浪動物)」,這五屆奧運下來,他為台灣桌球做的事,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能道盡。

盧彥勳在台灣網球圈更是特別的存在,尤其當談到台灣女網,不免總要陷入詹謝之爭的情況下,男子網球最近二十年內,盧彥勳無疑是眾人推崇的先驅者、前輩、領頭羊角色,相較於桌球,台灣在網球場上絕對算是弱勢,競爭力也不算太高,但盧彥勳硬是能用自己的拍子,率先打開台灣球員在世界網壇的地位,他曾在2008年北京奧運擊敗英國名將Andy Murray,2010年溫布頓則是力退美國好手Andy Roddick,這兩次八強經驗,堪稱台灣男子網球選手的高標。而盧彥勳對外更是展現出色的待人處事,他在世界網壇上有諸多好友,如前述的Murray也小有交情,任何受訪、活動需求,他固然有一些原則,但大致上都能完美的符合各界需求,他從來沒把自己當成什麼一哥的地位,但他照顧後進、甚至致力於體制內的改革,成立訓練基地供後輩使用,所作所為完全就是領導者、或一個完美前輩的風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