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7/29

從制服組思維預判國王今夏的操作策略

Monte McNair去年季前和季中的反差很大,觀察一年下來也大致對他的想法有一些了解,他的個性屬於謀定而後動、偏保守的類型,比起長遠的想像他更重視將眼前的缺點修補,從太陽上季成功的示範,似乎可以開始對作風類似的McNair有多點信心。

作者:春少

fb - 邱仕丞

除了猜猜季中帥哥教練會不會下台,看來新的球季裡大概沒有什麼激情火花

高涵謙

國王的風格應該跟老鷹類似,球隊 1 號王牌,2 號 3 號為第二、第三持球點,彌補球隊王牌不足,5 號為機動型長人,王牌的擋拆利器,4 號為球隊副手能裡能外,且會找功能類似的自由球員填補陣容。差別在於老鷹 Young - Huerter - Hunter - Collins 都具備薪資紅利,所以能找 Bogdanovic - Gallinari,國王之所以走向 M 化結構,只是因為 Fox - Holmes 不再具備薪資紅利。另外國王還有一點可以參考老鷹,就是找一個有實績的教練來當首席,原教練再帶不出成績,就讓他隨時滾蛋,國王搞不好也會像老鷹一樣一飛沖天

 

一個教練的好壞大概可以用半季時間去定義,總管則要觀察一年甚至以上才能判斷他的能力,過去一年我對取代Vlade Divac的Joe Durmas、Monte McNair(Divac時代國王並無專職GM的設置,他實際上是總裁兼任GM)並無太多評論,主要是要觀察他們的想法以及如何去付諸實行。

 

一年下來,透過一些事件和傳言大概可以猜測到制服組的想法,首先是Marvin Bagley的交易傳聞,事實上這件事早已不是秘密,一方面固然Bagley是一個具備優異身體天賦但野心更大於現時能力的球員、他始終不滿意國王賦予他的定位,一方面球隊也確實沒給他必然將成為絕對核心的特權許諾,以我個人的角度,我至今仍認為Bagley有很大機會發展到AS甚至以上的位階,如果國王決定放棄他非常可惜,但很多事情就是際遇決定命運,在他不斷受傷的期間De’Aaron Fox早已發展到王牌等級球員,Tyrese Haliburton和Richaun Holmes又證明了秩序遠比宰制一切的想像力更能填飽肚子,Bagley沒辦法在國王尚有充裕時間將對他的想像逐步實現時維持正常出賽,就漸漸走到今天的局面。

 

第二件事是對Buddy Hield的斷捨難,Buddy的合約是Divac提早一年續下、到了Divac離職McNair上任後才起跑,其實從國王兩任教練Dave Joerger、Luke Walton都看到對Buddy類似的態度:他們都沒有很信任Buddy、但也不斷找出下一個任務給Buddy,這個態度可以上綱成國王整個管理層的態度,因為Buddy始終是一個擁有高質量三分球殺傷力的射手,在任何不順的情況下 – 他個人的或球隊的,他的三分球都依然具備很高價值,卻也僅止於此,球隊不管如何嘗試賦予他更多一點的工作(20M的薪資多要求一點不過分吧),他都沒辦法達到及格線,在這樣的態度下,國王不願意將Buddy視為負資產草率脫手(事實上也確實不是),不過也等不到好的交易提案,所以Buddy一直被放在可交易但又沒有積極尋找交易的位置上。

 

第三件事是從上季季前的無為而治到季中的連續交易,季前的無為而治可以解讀成McNair對原陣容並沒有刻意要投贊成票或反對票,是一種相對保守的心態 – 在我親眼見證前不妄下結論,但也別想讓我在這時就做出綑綁球隊未來的舉措,季中交易則是針對原陣容球場上暴露出來的弱點進行補強,事實上,這個補強是成功的,Terence Davis來國王後打出身價、Maurice Harkless復活、連Delon Wright都在國王寫下生涯最高命中率,國王在上半季戰力落後甚多的情況下讓Fox等多名主力提早關機,都還能撐到球季倒數第二場才出局,正是因為季中補強大幅擴充了可用之兵。

 

第四件事不是一個具體事件,是McNair對球隊薪資結構的態度,在Divac時代,國王在2016-18三年間選進或換來大量新人,當時我就曾多次提及固然年輕人陸續打出好表現令人激賞,不過當他們開始進入換約時,球隊無法承受多張高價續約,在Divac已經有把關、加上McNair放棄Bogdan Bogdanovic的情況下,國王還是屯了3張20M以上的合約,以現在的薪資標準這不算多,拿到錢的Fox、Buddy、Harrison Barnes也都是無可厚非的人選,但若把國王視為一支重建前期且實力尚不足以打季後賽的球隊,球隊整體的薪資結構確實有可議之處,其中Barnes的合約更是一個兩面題,若以他個人能力且對於現有陣容的影響力來評判,他的合約就是等值以上、超值未滿,若以球星的標準看待,Barnes就不是球星,而他領的是比球星低一小階的薪水,這還是要回到球隊整體實力的問題,假設Barnes是在公鹿或太陽,這薪水是沒啥好爭議的,問題是他在國王,所以在McNair一邊對球隊弱點進行微調補強的同時,本不該出現在交易名單上的Barnes卻經常被提及。

 

從這些事情,我們大致可以推斷McNair的建隊思維:

  1. 他對於球隊地板的重視更多過天花板,有點類似太陽前兩年的想法,他願意做一些微小而務實的補強,不願意花太多精力去滿足高遠想像。
  2. 他願意給能力達標且態度積極的球員多點機會嘗試,這個嘗試包括教練團對其定位的修正,由實際表現給出結論。
  3. 他不願意進行太草率的交易,並沒有因為要丟掉某個球員就認虧的打算,更不會輕易對未知的情況綁死薪資。
  4. 他的薪資藍圖比較現代化,更傾向朝M型發展,當一個球員不符合M型頂端標準時他會寧願退而求其次找次一階但薪水更低的球員來代替。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