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31

為什麼女性運動員離開NIKE?

WNBA球星Chiney Ogwumike和姊姊 Nneka先前在2017年宣布棄Nike轉投Adidas;Nike貴為運動品牌之王,且旗下擁有眾多球星,此舉讓人有些不解。通常在職業賽事,選秀狀元沒意外都會被Nike簽下,其中就包括Ogwumike姐妹,而這些球星在日後鮮少離開。

作者:Dennis L

請繼續往下閱讀

WNBA球星Chiney Ogwumike和姊姊 Nneka先前在2017年宣布棄Nike轉投Adidas;Nike貴為運動品牌之王,且旗下擁有眾多球星,此舉讓人有些不解。通常在職業賽事,選秀狀元沒意外都會被Nike簽下,其中就包括Ogwumike姐妹,而這些球星在日後鮮少離開。

 

Ogwumike姐妹加入Adidas

 

姐妹倆的經紀人Allison Galer說:「離開Nike是個不容易的決定,這是非常冒險的一步。」Ogwumike姐妹都奪下WNBA年度最佳新人,但都是為了滿足自身的需求和價值離開Nike,這在當時還不算太常見。

 

今年春季,最偉大的體操選手Simone Biles與Nike結束六年的合作,加入了Gap的運動品牌Athleta;WNBA球星Breanna Stewart沒有和Nike簽約,而是加入Puma。

 

過去幾年也有幾位明星田徑選手離開Nike,2014年Kara Goucher與新創品牌Oiselle合作,2019年Allyson Felix也宣布加入Athleta。

 

Disrupt the Game運動經紀公司創辦人Galer說:「女性運動員必須做出對她們最好的選擇,因為她們並沒有幾百幾千萬的薪水當作後盾。她們必須每天拿出最佳狀態應戰。」 Adidas目前旗下擁有23位WNBA球員,是一年前的兩倍,「他們以更具創意的方式,運用球員的影響力,」

 

這便是目前市場出現的分裂趨勢,當市場逐漸飽和,對女性運動員的投資逐漸增加,她們非常有可能離開知名大品牌,前往一般運動迷沒聽過的品牌。

 

Oregon大學助理教授Courtney Cox 就說,以運動產業為目標的學生,也偏好著重「小眾市場」,而非將每一位運動員端上檯面,吸引個體客群。Cox說:「他們希望較針對個人的行銷模式,但我認為NIke的思維仍舊偏向貼近大眾主流。」

 

Cox表示,當Nike這類大公司簽下多名運動員,他們卻發現自己遭到埋沒和,被依照重要性和行銷價值分成不同等級。Stephen Curry在2013年,也就是奪下第一座冠軍前離開Nike簽約Under Armour。他從Nike旗下的一名球員,成為Under Armour一哥,在16個月內推出簽名鞋款。

 

以生涯前期表現來看,Stewart成就超越Curry,兩人跳槽新品牌的方式幾乎雷同,Puma將在明年為她推出簽名鞋款。Stewart說:「別人眼中的風險,Puma卻冒險把握機會。女子籃球員也值得擁有簽名鞋款。」

 

Stewart是WNBA聯盟25年的歷史以來,第10位擁有簽名鞋款的球星。第一雙是Candace Parker與Adidas的Ace Versatility,10雙之中,Nike佔了六雙,但最新的一雙,已是2006年的 Diana Tauras鞋款。

Breanna Stewart將與Puma推出專屬鞋款

 

若Nike不重視女籃超級球星,將她們視為利基市場,那她們走人也是合情合理。

 

Galer表示:「Adidas評估將WNBA球員推上檯面的機會,或多或少,希望藉著她們找到更具創意的行銷模式,這對我們來說是具有吸引力的。」

 

不過現在,選擇已超越了兩大運動品牌,許多運動員加入了那些,平時跟贊助史上最偉大選手沾不太上邊的品牌。

 

現在運動品牌不只有Nike或Adidas,運動飲料也不只有Gatorade或 Powerade。運動員擁有多樣選擇,能夠販賣任何自己與代言主想要的產品。 Cox說:「過去認為能藉由運動員販賣的產品有限,但現在已不是這麼一回事。」

 

運動員,特別是過去遭受阻礙或歧視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別的選手,掌握了更甚以往的話語權。隨著更多廠商與金錢投入市場,運動員能依照自己的價值觀和興趣選擇合作廠商或品牌。品牌也跳脫以往灑大錢的方式,以更具創意的方式找到合作模式。

 

加入專注在女性身上的品牌Athleta,Biles說:「這不只關乎我的成就,而是我所奮戰追求的價值,以及品牌將協助我、女性與孩童發生。我感覺品牌對我的支持,不像只是力挺一位運動員,而是同時支持走下運動場的我,以及我想達成的改變,這更讓人感到耳目一新。」

Simone Biles自奧運退賽,但仍獲得品牌力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