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2

強盛的切爾西,逐漸平穩的史丹福橋? 「穩如泰山」Jules Koundé

在La Tour Eiffel下,是繁華,是燈紅酒綠的唯美。輕啜著酒杯,魔術在你眼前閃瞬即逝,留下的是你讚賞卻又失落的眼神,那個遙不可及的高攀。雕欄玉砌間,你發現的是令你醉意難忘的浪漫,竟是低調且樸實卻一輩子難以忘懷的高雅。過眼雲煙,人能長記的莫過於此,Jules Koundé,那個低調的奢華。

請繼續往下閱讀

“I first saw him in training when he was 18. I immediately saw a very talented player with a lot of potential. He exuded a lot of maturity and was ahead of the rest of the group.” Philippe Lucas, coaching at Bordeaux B

 

說到Cafu你會想起誰,那個巴西的傳奇右後衛?

在1998年11月12日,法國誕生了一個孩子,但他們永遠不知道,1998年法國所擊敗的巴西拿到的世界盃禮物不僅僅是冠軍,他們也將Cafu的天賦留了下來,那個令人驚豔的鑽石Jules Koundé。

 

穩定的前進:

繁華的巴黎,是許多人所嚮往生活,但對於Koundé家庭來說,太過平靜的他們似乎無法適應。因此在出生不到12個月後,Koundé就從搬到了波爾多附近的小村莊,在法國西南部的小鎮,並且因為生父的離去,他只和媽媽相依為命。生長於單親家庭的他非常的早熟,也非常害羞,所以總是花上許多時間在嘗試認識人,也試著與人交朋友。幸好這個世界上有個美好的事物,叫做足球。足球成為了Koundé的避風港,在那片天地裡他交到了許多知心的好友,他也逃避了他害羞的性格,與同年齡的孩子打鬧在一起。

https://lifebogger.com/

與其他許多童年生活辛苦的法國球星不同的是,家裡的經濟狀況一直是非常好的,也讓他有更多生活的選擇,當然媽媽一直支持的就是希望Koundé可以做自己喜愛的事物,除了學業以外,Koundé的母親做的就是讓孩子多嘗試,可以找到自己的興趣。

是的! Koundé的母親一樣要求著Koundé的學業,和Havertz一樣,在拿到學位之前,學業比什麼都重要,足球更是不可能駕馭在功課之上。

因此Koundé在學校成績向來都是在學校的頂尖,總是那麼安靜、矜持在努力學習上,為的就是能花更多時間在踢球上,但也讓他看起來非常孤僻。

https://lifebogger.com/

一切的踢球都是從五歲開始,那時在村子內他什麼位置都踢,卻也什麼位置都表現得很好,在Fraternelle de Landiras的6年,他都是以業餘為主,卻沒有將職業這條路規劃在人生之中。所以到了11歲,他也都還在選該專精於什麼位置煩惱,終於他找到了許多人不會想要踢的位置—守門員,來當他比賽發揮的位置。

“It was a period when I was 9,of which I was terrible with my mother. When I was losing, she’ll notice me pulling my face at home all weekend. It was impossible for her to talk to me as I was a mean child” Jules Koundé

再冉冉升起的新星,都會有一段傷心的故事,而Koundé他的問題,在於他無法控制他的情緒。他討厭失敗!雖然和自己的偶像Sergio Ramos、Raphael Varane一樣,他一直隊勝利非常渴望,但是Koundé不知道怎麼轉換這股情緒,這讓他因此常常發瘋。更嚴重的是,Koundé因為不知道如何發洩這些負面的情緒,而因此發洩在自己的母親上。

“I remerber kicking my mom’s legs when I came home from defeat. I got pissed off and did some awkward stuff. This sad period last a little while. ” Jules Koundé

然而天下的母親總是偉大的,她很快發現Koundé的問題,並尋求醫生解決,醫生的建議是讓Koundé更換球隊,更換一個環境去走出不同的感覺。這也需要母親長時間的陪伴讓她走出這方面的困擾,當然精神科醫師也建議了另一個短期解決的方式,在Koundé踢妳的時候,妳也要踢回來,讓Koundé感覺到不舒服而停止!

在解決完了母子問題後,Koundé搬到了Cérons的12個月內,接連換了兩個俱樂部,這次不是他的情緒問題困擾他了,而是因為球技實在進步太快,也讓他找到了最後一個半職業的俱樂部—La Brede。在這邊的Koundé也開始發現了自己的足球天賦是遠大於許多人的,同時他也確立了自己後衛的位置,所以他也下定了決心,「我想要把足球踢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