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02

從2021東京奧運想到的高爾夫球場鬼故事

說到潘政琮在2021東京奧運高爾夫項目的優異表現,想到以前一個長輩在球場上跟我講的高爾夫鬼故事。

說到潘政琮在2021年東京奧運高爾夫項目的優異表現,想到以前一個長輩在球場上跟我講的高爾夫鬼故事。

某個台商,兒子從小在美國長大,也從小接受高爾夫正規訓練,大學唸長春藤某校、研究所唸加州大學柏克萊本校(Cal Berkeley)的財務管理,大學時代是高爾夫校隊。碩士畢業以後,突然跑去跟他老爸說他要打職業挑戰PGA,老爸一聽差點昏倒:「你要打職業球何不早點去打,幹嘛還唸研究所?」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兒子相當堅持,於是兒子又找了職業級教練做強化訓練,然後開始參加巡迴賽。

打了一年多的PGA(已經是一個很厲害的成就,能夠參加PGA Tour的球員要符合一定的參賽資格,不是想打就能打),在一場四輪的巡迴賽裡頂多打到-8或-10(差不多平均一場70桿到69桿),但是這樣的成績不要說拿什麼冠軍了,連電視轉播的排名第一頁(前八或前十)常常都上不去,拿到的獎金扣掉食宿機票訓練費用,也賺不了大錢,所以後來就放棄了,乖乖地去華爾街投資銀行上班。

真正驚悚的地方在這裡。話說他進了華爾街,實在太忙,兩年沒摸球桿,等到好不容易有機會下場打聯誼賽,才發現自己身手大幅退化,第一場打了個90桿,高爾夫球十八洞標準桿合計是72桿,90桿的意思是每一洞都bogey多一桿,十八洞就是多了18桿。

結論是高爾夫球難練難精,又很容易退化,潘政琮從第一天的+3,急起直追連續三天都打出-6,最後跟一堆職業巡迴賽的超級高手加賽勝出,可能是最難拿的一面銅牌,我們外行人只能讚嘆不可思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