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鐵如擬》人才庫、致勝法則、領導者 世界霸主美國如何面對「後K教練時代」?

靠著下半場火力爆發、揚長而去,美國擊敗澳洲,闖進東京奧運男籃金牌戰,尋求自2008年北京奧運以來的四連霸,但在美國隊這一趟奧運之旅中,卻有幾個環節值得反省、或未來組軍時更為重視。

作者:小鐵

高涵謙

過去聯盟崇尚單打,所以球星在 NBA 怎麼打,在國際賽就怎麼打,然而現在聯盟崇尚魔球,切傳跑動、硬拔三分 ...... 問題是美國隊組訓時間短,比起多名持球點切傳跑動,一名組織者梳理進攻效果更好,比起硬拔三分,一名能在各個位置把球投進的單打手威脅更大,美國隊如果把組訓時間拉長,把平常的戰術運用在國際賽,或許許多球星都能復活,但是現在只有簡單擋拆、單打的情況下,也只能仰賴 Holiday 跟 KD 了

小鐵

如果強大的單打手能一直成為美國的特色或是真正長久致勝的方針,那我沒有意見,人家如果真正強成那樣沒話說。

但問題是現在狀況很明顯是除非像KD這種外掛,不然多數美國的個人作戰已經不太能在FIBA奏效,上次世界盃就是一個案例,那美國勢必要思考怎樣能放大他們的側翼優勢。

而這一個環節會因為接下來接棒核心的缺乏而陷入巨大危機,因為看起來幾個比較有意為國出征的都是攻擊型後衛,而這正是美國過去死最慘的核心模式。

高涵謙

過去幾屆美國都有球隊領袖 / 球隊王牌 / 未來王牌,2012 年是 Kobe / Carmelo LBJ / KD,2016 年是 Carmelo / KD / KI,但是今年美國青黃不接,KD 需要擔任領袖、王牌,帶領一群第一次參與奧運的主力球員,還有一群不管在 NBA 還是國際賽都還不算接班人的年輕球員,更慘的是,下一屆 PG 34 Holiday 34 可能都要為個人生涯規劃,Leonard 33 但是從未參與國際賽,AD 31 但是傷病不斷不能指望,最有可能做為領袖的人會是 32 的 KI,或是累積許多國際賽經驗,但都不是加分經驗的 Middleton 或是 Tatum,這樣下一屆問題絕對是比這一屆更加嚴重

小鐵

我是真的覺得美國王牌的領袖氣質差很多,至少當年LBJ、Melo、CP3等人會聯合站出來帶頭,後來也有真正在國際賽當大哥的Melo,而接下來這一輩的幾個王牌卻只想著顧好自己的NBA主業。

如果王牌對國家隊的態度是這樣,那美國真的要好好思考組軍的模式,像我說的,就算不再是無敵強權也沒關係,但國家隊的基本架構要出來,不然每次都因為主力的變動就換了整個隊形其實很抖。

許祺杰

記得Kobe打奧運的時候有說過所有針對美國的批評都由我來處理,子彈我來擋,我的隊友只要專注在比賽上。

許祺杰

或許正面去看這也是nba開始推全球化這麽長一段時間所帶來的改變。

小鐵

對,這不是壞事,畢竟如果籃球永遠只有美國獨強,除了一開始的朝聖心態外,對於推廣是不利的。

所以美國隊不管是因為自己的因素不再是全球強權也好、或是真正再也無法成為無敵強權也好,總之我非常希望能看到他們更像是一支一般球隊一樣會從注重細節做起,那會讓這股全球化的改變更顯得有意義。

兵器鋒利,削鐵如泥。風向犀利,小鐵如擬。希望能用更多討論,分享各種觀賽意見。

當熱身賽意外連吞兩敗,就連開胡都贏不多,再到本屆東京奧運男籃首戰又在下半場打得荒腔走板,最終讓法國拿下史上在奧運對戰首勝,各種聲浪彷彿都想把美國當成落水狗在打,許多諸如「NBA規則養壞NBA球星」、「只能靠KD單打」等等直觀、果斷、扣在美國隊頭上的帽子紛紛出爐。

但跌跌撞撞,美國似乎又從對伊朗、捷克兩場大勝先穩住腳步,八強賽的抽籤結果美國雖和西班牙、澳洲、阿根廷抽在同一邊,競爭強度被認為高於義大利、斯洛維尼亞、法國、德國的另一邊,但美國硬是在面對預賽表現傑出的西班牙、澳洲手中連過兩關,今天對澳洲在下半場揚長而去,再次闖進奧運冠軍賽。

美國的熱身賽和預賽走得跌跌撞撞,卻又逐步加溫,這終究還是反映了他們原本就擁有的優勢與特性,直觀的認定他們就是喜歡在第三節「變身」並不精確,但換個方向來看,當2019年世界盃開始,幫助美國重返榮耀的「K教練」Mike Krzyzewski自國家隊退休後,美國的努力與成功並非是天上掉下來的。

陣型使然與時代風格的演變

美國隊兩個階段輾壓國際籃壇的時代,給了許多球迷美好的想像,但回頭細探這兩段過程,其實都應該當成不同的案例、而非通則。1992和1996年兩次奧運與1994年世錦賽、即美國隊還敢以「夢幻隊」自居的時代,的確美國幾乎場場大勝,連96年「夢幻三隊」首戰以28分之差擊敗阿根廷,都已經被質疑是否已經不夠具備宰制力,顯見當時「夢幻隊」三次出征時被賦予的高度期待。

但在美國2002到2006年的失敗低谷後奮起、從2008年以「救贖隊」開始重拾世界霸主的時代裡,美國不再一開賽就具備宰制力,不時就得面對對手的糾纏,也會出現險勝,差別只是他們終究不至於再像2002到06年那樣吞敗,這個階段的美國隊,就我認為總算擺脫了「夢幻隊」時期那種上場近乎表演的性質,比較像是一支球隊應該在走的過程,需要培訓、需要體系、需要原則、需要核心,並在許多戰術的堆砌中展現身為世界霸主的實力。

當2019世界盃美國狠狠跌了一跤後,「後K教練時期」的確需要一些修正,但這樣的修正主要來自於陣型,「夢幻隊」時期美國自然兵強馬壯,前、中、後幾乎毫無缺陷,尤其在「四大中鋒」宰制的90年代,美國至少都有兩位天王中鋒坐鎮,1996年甚至四人中僅Patrick Ewing缺席,光靠強大的禁區主宰力就能讓美國痛宰對手,更不用說如1992年夢幻隊成軍時的當代三大巨星Michael Jordan、Larry Bird、Magic Johnson帶頭的星光亮度。

近年NBA頭號中鋒毋庸置疑就是新科年度MVP、塞爾維亞籍的Nikola Jokic,接著是他今年的最大競爭者喀麥隆的Joel Embiid,再往下看,聯盟最佳守護神Rudy Gobert來自法國,再看今年季後賽表現最為亮眼的新生代中鋒Deandre Ayton,則是巴哈馬人。

不論是否因應NBA的聯盟風氣,但美國中鋒越來越式微、或者越來越偏向功能性是不爭的事實,以這次準備東京奧運的57人大集訓名單來看,中鋒名單僅有Christian Wood算是稍微有一點自主攻擊能力,其餘均為防守取向、攻擊必須靠後衛接應的Jarrett Allen、DeAndre Jordan、Mitchell Robinson或者延伸投籃能力的Myles Turner、Brook Lopez,Dwight Howard固然是2008北京奧運冠軍成員,但一來他年底就滿36歲,二來他也不如Jokic、Embiid的影響力那麼巨大,再來就是這次最終遞補入選時引發各界質疑的JaVale McGee了。

造成這樣重大人力缺陷,或許可循線思考到DeMarcus Cousins身上,固然技術上仍有缺陷,但Cousins已經是這個十年內美國自己出產攻擊火力最強大的中鋒,2014世界盃和2016里約奧運他都是陣中一員,但他在2018年遭逢阿基里斯腱斷裂重傷,自此再也回不去明星身手,也再也沒入選過國家隊培訓,少了攻擊型的Cousins,美國自然只剩輔助型中鋒,甚至在K教練的體系下,改由大型前鋒們用機動性彌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