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07

大聯盟史上最狂逆轉勝:印地安人克服12分落後擊敗116勝水手

大聯盟歷史上有不少史詩級的逆轉戰役,但若要說到史詩級中的史詩、經典中的經典,那絕非 2001 年 8 月 5 日的印地安人、水手之戰莫屬。在那場經典戰役中,印地安人克服了最多達 12 分的落後,成功逆轉當年戰力最佳、聲勢驚人的 116 勝水手。它是史上唯三場勝隊克服至少 12 分落後的比賽之一,也是大聯盟在邁入 21 世紀至今的唯一一場。

不過好景不常,Burba 投到第二局就爆掉了。水手隊 Mike Cameron 在 1 出局時,扛出左外野打在全壘打牆上的二壘安打,打回剛才也敲出二壘安打的 Al Martin;2 出局後,Burba 先保送了 David Bell(目前紅人隊的總教練),再被 Tom Lampkin 敲出平飛二壘安打,然後鈴木一朗再補 1 支左外野淺處的平飛安打,轉眼間,水手已取得 4 比 0 的領先。

第三局 Burba 一樣慘,水手中心棒次——Edgar Martinez、John Olerud、Martin——連續 3 支一壘安打出現,形成滿壘局面;此時印地安人教頭 Manuel 總算忍不下去了,把才抓了 6 個出局數的 Burba 換掉。

當天暫時代班 ESPN 固定球評 Joe Morgan 的 Rick Sutcliffe 就說:「對於我這種經驗還很少的電視球評而言,最麻煩的就是先發投手早早就被打退場。今天賽前我準備了超多 Burba 的資料,找到很多不錯的資訊想分享,但沒想到他那麼早就退場了!」

一面倒的比賽,印地安人已經半放棄

Manuel 換上來的投手,是之前還沒在大聯盟投過球的左投菜鳥 Mike Bacsik。此君後來最為人所知的是,成為 Barry Bonds 揮出破紀錄第 756 轟的苦主,所以如果你有看過 Bonds 破紀錄的精華影片,就一定看過 Bacsik 投球。

Cameron 用 1 支帶有 2 分打點的二壘安打,給初登板的 Bacsik 震撼教育,隨後 Carlos Guillen 再補上 2 分打點的一壘安打,此時水手的領先已經來到 8 比 0。

從電視轉播畫面上,可以看到很多灰心喪志的主場印地安人球迷 ,眼見場上已演變成一面倒的屠殺,起身離開座位,擠在階梯走道間。他們有可能是要直接離場回家,不忍繼續看印地安人被強敵凌遲,也有可能只是要去買杯啤酒解悶。

Bacsik 慘烈的首局投球還沒結束,接下來又被 Bell 打了安打、對 Lampkin 投觸身球、對 McLemore 投保送,而且隊友守備還不幫忙,以防守著稱的印地安人游擊手 Omar Vizquel 發生罕見失誤,讓水手再得 2 分、Edgar Martinez 安全上壘。

3 局上打完換局時,水手已擴大領先到 12 比 0,留在現場的印地安人球迷毫不留情地大聲狂噓印地安人球員。「現場球迷十分不爽。」Miller 在轉播中說道。此時此刻,感覺繼續看這場比賽的目的只剩下:到底水手最終會贏印地安人幾分?

4 局下,重砲 Jim Thome 提供了印地安人球迷一點慰藉,從水手先發 Sele 手中揮出 2 分砲,打破球隊的鴨蛋。只不過,雖然開始有分數進帳,但總教練 Manuel 深知要贏下此役的機率微乎其微,剩下的球賽應該還是垃圾局數,所以決定陸續把陣中疲勞的資深先發球員換下場,給他們一些額外的休息時間。

Juan Gonzalez、Roberto Alomar、Ellis Burks、Travis Fryman 等人,在打了 2 個打席後都退場。Manuel 也繼續讓 Bacsik 留在場上、看他能吃多少局就吃多少局。

多年後,印地安人中外野手 Kenny Lofton 對媒體談到那場比賽時就說,他不太確定當時自己怎麼沒有提早退場休息(因為他那時候也算老將了),可能是因為當天他女朋友人在現場,所以想要多求一點表現吧。

比賽後半段燃起反攻之火

5 局上,Bacsik 把前個半局 Thome 打回來的分數,又都還了回去,打完前 6 局,雙方的比數是 14 比 2,水手領先。Omar Vizquel 在賽後訪問中坦承,那時看著記分板,印地安人球員心中都默默覺得:今天實在糟糕透頂,勢必要輸球了。

沒想到從 7 局下開始,印地安人吹起反攻號角。替補 Ellis Burks 的年輕盲砲 Russell Branyan,在 7 下一上來就揮出了陽春砲。隨後 Sele 控球出問題,被打安打又連續投出 2 次保送,搞成滿壘局面,於是水手總教練 Piniella 決定換投,換上因先發表現太差才剛被轉調牛棚不久的左投 John Halama。

Halama 馬上就被替補 Alomar 的內野手 Jolbert Cabrera 敲出 2 分打點的一壘安打,這時印地安人追到了 5 比 14。9 分差,雖然要逆轉的機會還是很渺茫,但看得出來印地安人的意志沒有像前面那麼消沉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