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6

選手除了奪牌之外,團隊背後的遺憾與辛酸你看見了嗎?

奪牌的選手政府應該要加發獎金,那麼沒有奪牌的呢?選手奪牌需要鼓勵,但選手需要的不只是獎金,而是從他決定開始投入時就有充足的訓練資源以及全民持續關注運動的風氣

作者:鄭瀅瀅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選手除了奪牌之外團隊背後的遺憾與辛酸你看見了嗎?

是的!我的三位選手柔道女王連珍羚、划船甜姐兒黃義婷、射擊甜心吳佳穎 都結束了這一次東京奧運的旅程。在此想先跟她們說聲辛苦了,她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棒,是我心中永遠的偶像。

在東京奧運開始之前,我與連珍羚合作了五年,黃義婷、吳佳穎則剛好滿一年,我們之間的感情都非常不錯,整體的合作默契上也一直在增長。

義婷和佳穎對於這次東京奧運比賽的過程和結果都不留遺憾,除了競賽中的努力之外,我相信她們很知道如何在這一趟旅程中好好珍惜享受每一個比賽的當下,畢竟能來到這一趟,比往年的奧運艱辛許多,真的對她們只有敬佩二字而已。

 

不論職稱、位階,只要你願意為體育付出,每個人都值得被鼓勵

然而這次沒能在現場陪同她們,我的心裡是有份遺憾的。平常大家一起在台灣努力,珍羚雖然在日本訓練,以前就覺得說,大家在哪裡努力都一樣,只要心同在就好。但經過這次東京奧運,看到了非常多的面向與不公平,我才知道為什麼每一個人都想要去現場。

在現場跟不在就是有差別,畢竟在現場能夠即時解決事情的機會是比較多的,也比較迅速,整體的記憶點也不太一樣。平時背後的辛苦是一般人所看不到的,可至少在這一刻能夠親眼見證榮耀,大家都是值得被鼓勵、讚揚、尊重的,每個付出過的人都想被看見。

從奧運開始前到現在,已被問過無數次「你會去東京奧運嗎?」先不說經費的問題,這次因為疫情,也不是說你有錢就可以去的了的。然而在台灣能處理的東西很有限,我的角色是她們的經紀人,選手在台灣除了訓練、比賽之外的事務,像是媒體、公關、合作、應對等等,就是由我處理。

如果有帶奧運選手的經紀人就知道,這個奧運通常對選手來講是特別重要,等級也非常不一樣、關注度更不用說了。但我們能做的事情真的很有限,但我相信每個人都很努力的在這個有限的範圍內,盡最大努力幫選手做各種推廣。

我們當運動經紀人都知道,以台灣體育的現況,是沒有完整的運動經紀制度可言的。所以如果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或者是平時接觸很多的單位,可能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大部分的人只能用自己對這個職稱的既定印象來猜測你大概在做些什麼,這個當然也很合理,但反觀這次奧運發生的一些事情,很多人只會用他第一眼看到的東西而去隨意評斷,抹滅了別人過去所有的努力與付出。

像這段期間,有一位粉絲找到我的私人IG傳訊息跟我說:「建議之後XX的粉專可以多讓她自己寫,自從您代筆之後好像就沒有那麼有溫度了,回文或限動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看到,有種在回給經紀人的感覺,我知道有妳的操作考量,但還是懷念以前她都自己回文的時候。」

 

無論賽前、賽後,選手們仍得持續讀奮戰

在東京奧運之前,要讓一位運動員被看見、推廣他所熱愛的項目,是有多麼多麼多麼困難的事情,即便他在國際賽上有好的成績,但這項運動在這個國家被當成冷門項目,再加上國人低迷的運動風氣,即使我們有再好的行銷力、選手再努力,他們的被關注度都還是很有限。

而現在東京奧運過了一半,選手們不管有沒有奪牌,關注度都高出了許多,從短線看來這是好事,但也擔心這只是一時的熱潮。等到奧運結束之後,選手們還是得繼續準備下一場比賽,而在這個準備的過程當中,仍舊是孤獨寂寞的。

你說,既然現在關注度這麼高,那麼選手應該要學會經營自己,或是多經營社群媒體和粉絲互動。但為什麼我們常說訓練很辛苦?很多項目他們的訓練時間是很緊湊的,不單只是要練自己的專項,還有很多體能、生理心理的調整恢復。今天的準備是為了明天有更好的自己、更好的體能去應戰。因為只要放鬆一天,可能就會比別人落後很多很多。

 

就算是台灣之光,在廠商心中選手價值依舊如此?

也因此他們需要懂運動行銷的夥伴來一起協助,你可以覺得經紀人是很商業的名詞,也可以評論選手在場上的表現,但如果你真的關心,其實可以想想他們到底需要什麼?或為什麼需要?所以不管你看到的是什麼職位或是什麼樣的團隊,要成就一件光榮的事,背後就是有這麼多不容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