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07

[金牌之後]在金牌光芒之下美國男籃的隱憂

寫在台北時間2021年8月7日

黃珊妮

如果派湖人隊的戴維斯,打上中鋒,這樣子可以和各國列強中鋒抗衡嗎?

TheGreat

我覺得AD就是美國隊的長人完美範本,防守範圍大,,可以參與快速攻守轉換,2014年的世錦賽K教練就是用208公分的AD搭配203公分的Faried打內線,可以去查查當年的勝差分,我記得都在10分以上,甚至金牌戰還贏了塞爾維亞30分...

聖城公務員

最大問題其實是中鋒人才庫不足 當然AD是最佳解 但他自帶痛痛人特性 假設他不受徵召或受傷 便沒有之後了

TheGreat

@聖城公務員 機動型長人就看看騎士的Allen& Mobley;老鷹的Collins;鵜鶘的Hayes;勇士的Wiseman.....但是要像AD那樣,顯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銀河

AD遇到Gobert內線防守也不行,只是AD有外線可以把距離拉開。

銀河

四強賽有棄用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嗎?我看他們上場時間還是多,應該說有些時段會以KD打五號位,讓節奏打快。冠軍賽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都幫助球隊蠻多的,甚至關鍵時刻也會擺上他們。

聖城公務員

時間上他兩人在澳洲的使用時間其實相對少 可能用詞有點過頭了 然而球給KD在今屆之後還有可能這樣打嗎?NBA之後的新生代 如Jason Tatum, Zion Williamson等人能否成為美國隊下一代領軍人物 去對抗實力日益縮窄的奧運賽 是個觀察重點

TheGreat

我覺得Zion說不定是很有趣的觀察點,因為我記得在08年奧運時,好像是西班牙還是阿根廷跟美國對陣後,說了一句:美國隊或許不高,但是很大很快!

銀河

確實KD是獨特的存在,NBA歷史上也很少像他那樣接近七呎身高,靈活性可以打到後衛,外線準度又是射手等級。

高涵謙

能夠投、切、傳、守的「地板型控球後衛」還是需要優先確保,因為養成不易,近年聯盟都是養成「攻擊型控球後衛」,像是國王 Fox,老鷹 Young,騎士 Sexton Garland,一年可以出產一個,但是「地板型控球後衛」像是公鹿 Holiday,爵士 Conley,公牛 Lowry,太陽 Paul,一個比一個老,Lonzo Ball 並不具備切傳能力,在湖人、鵜鶘時,組織工作都被前鋒取代,LaMelo Ball Tyrese Haliburton 很可能是為二人選,兩人與 Holiday 相差 11 屆,斷層之大令人擔心,要是兩人沒有接受徵招,11 年間幾乎沒有替代人選。

BAGA615518

美國隊之所以缺中鋒的原因正是NBA的因素.當下的球風與NBA規則下.將傳統中鋒的優勢無力化.戰積優先的職業賽場現實.導致各隊對於傳統中鋒幾乎都沒有培養的耐心與計畫.結果美國隊只能依靠像是AD或KD這種"非正統"的長人去充任國際賽事的中鋒.這從堂堂美國隊居然只能找麥基去填補內線空缺.就可看出美國隊的中鋒荒有多嚴重.只要NBA現在的球風不變.可以肯定未來幾十年的美國隊也很可能找不到一個真正的中鋒.

劍零

好奇,在談中鋒時,怎麼都沒人想到我狼的Towns呢QQ

  2020年東京奧運男籃比賽金牌戰,美國對法國的賽事中,最後由美國奪下金牌。這也是美國男籃自2008年北京奧運、2012年倫敦奧運、2016年里約奧運後,第四面金牌,也實現了美國男子籃球奧運四連霸。而這一次奧運之旅,某程度也是美國隊總教練Gregg Popovich的救贖之旅吧。可能有一些年資比較淺的NBA球迷不知道,在那隊只拿到銅牌,被籃球迷譏笑成「惡夢隊」的2004年美國男籃中,波波教練是助教的其中一人。時隔12年,在2016年,波波教練正式上任成為美國男籃總教練。然而,奧運對波波教練某程度上有如詛咒一般。先是在2019年世錦賽遭遇滑鐵盧,被人質疑執教能力,之後在2020年奧運差點取消,即使在2021年奧運在一片灰暗下都可以舉行,都遇上召募困難,熱身賽輸球,正賽首戰輸球的不安。所幸,到最後,波波教練都成功為自己,為美國嬴得一面金牌。作為美國空軍軍校畢業,有為國效力之心的波波教練來說,這一面牌可能比他過去五座總冠軍更重要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煽情的說話說完了,來認真總結一下美國男籃在來未來的隱憂。首先,從美國隊正賽以來的對賽得失分來看吧。

小組賽:

勝隊 比分 敗隊 分差
法國 83:76 美國 -7
美國 120:66 伊朗 +54
美國 119:84 捷克 +35

淘汰賽:

勝隊 比分 敗隊 分差
美國 95:81 西班牙 +14
美國 97:78 澳洲 +19
美國 87:82 法國 +5

從以上的表格可見,美國隊在今屆奧運中只輸了一場。同時,也只有一場勝利分差只得個位數。無獨有偶地,上述的兩個情況皆由法國達成。而這一點,便反映了美國隊最主要的問題,中鋒或是內線缺陷。本屆美國隊的內線主力為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在NBA的層級,因為這兩個內線是適合當前NBA球風而成名的,所以有這兩人當然是可應付在NBA各種換防的情況。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奧運並不是打NBA規則,而是FIBA規則。那就十分有趣了。在NBA和FIBA下,大家所玩的運動都讀作是籃球,不過,大家玩的運動在細節上卻是不同的東西。最明顯的分別,除了三分線的遠近,場地的大細外,正正在於內線。最大的規則分別有兩點,第一FIBA沒有防守三秒,第二FIBA沒有籃上干擾,所以NBA一直被忽視的中鋒,在FIBA的價值卻正正最大。沒有防守三秒,在防守時便不容易被轉換到外圍守後衛,可以長期在內線防止切入,加大禁區阻嚇力。同時令打慣4 outs或5 outs的NBA後衛失去切入發動的空間。

  沒有籃上干擾下,一些要入不入的碰框球,內線都可以立即補入或是拍走。故此,傳統型內線重要性提高下,加上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以傳統內線下都是偏矮,令到面對高大內線時,外線一旦沒手感,就會被壓制。基本上,在小組及淘汰賽的美國,都出現了內線被壓制的情況,尤其面對法國最為嚴重。筆者認為原因是,Rudy Gobert。作為NBA新科最佳防守球員,Rudy Gobert一早習慣對位NBA球員,加上規則令他在進攻防守的威脅提升。更甚是,法國能打的內線不只有Gobert一人,在淘汰賽法國便祭出Gobert和Moustapha Fall的雙塔配置,把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弄得疲於奔命。而經過這一場之後,Pop開始調整戰術,在上半場用正規陣容去溫存體力,再適時放上以KD為小球五號的五小陣容,配合緊迫防守,逼迫對方犯錯,加上KD的無解單打能力,在之後的比賽都收到成效。甚至在面對澳洲的四強賽,接近把Bam Adebayo和Draymond Green棄用,小球打到最後。而在金牌戰,在小球的基礎上,再加上防止傳球給法國內線的防守策略,尾段雖有亂流,但也成功贏得比賽。問題是,之後的美國隊能這樣打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美國不只是國家隊,而是連NBA的中鋒人才斷層是十分嚴重的。頂級的中鋒,除了上面的Rody Gobert,如76人的Joel Embiid,金塊的Nikola Jokic和太陽的DeAndre Ayton。以至比較二線的中鋒如鷹隊的Clint Capela,灰熊的Steven Adams,鵜鶘的Jonas Valančiūnas等都不是美國人。即是在中鋒的人才庫及實力上都有一定的落差。當然,也會有讀者問,也可以用後衛群及側翼海去比賽呀,今年不也是一樣行?先不論KD在NBA及FIBA都是一個異類,7呎身高,小前鋒的打法,幾十年都難出現一個。而且,KD在三年之後的巴黎奧運是近35歲,他有極大可能會因年齡拒絕徵召,如今年的LeBron James一樣。而是宏觀NBA現在的年輕球員,誰在三年後會有如KD,LBJ,Kobe等人的無解程度?美國男籃代表隊在近十多年可以四連霸的陣容中,都有一個或以上的無解球員。問題是,之後會不會有呢?這也是問題。再者,在控衛上,NBA的後衛是有偏向進攻,而忽略控場的傾向。如本屆的Damian Lillard,一旦接球,球就會停滯,加上規則令他切入困難,受傷令手感受影響,使他的進攻手段廢掉。若不是陣中有Jure Holiday,不靠他防守及組織,相信要贏到最後都有難度。然而,控衛是美國人才庫最多的位置,聰明的控場控衛不少如大球公牛的Lonzo Ball,三球黃蜂的LaMelo Ball等,是最不用擔心的。最後,最重要的是,球星是不是願意徵召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