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東京奧運體操觀戰系列:從谷底重生的Simone Biles

比賽開始之前,這一切都毫無徵兆。七月初,奧運美國女子體操代表隊來到日本的順天堂大學,借用這所學校的體操教室進行最後的備戰。依照順天堂大學運動科學系的青木和浩教授的說法,美國女子體操隊的成員,看起來都像是技術、狀況頂尖的選手,金牌的大熱門。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非常有力度有深度的文章!
完美結合聖經故事,謝謝作者,讓人們更認識Biles這位偉大的運動員

天賦那段,真是令人再三思索,餘韻不已

在2018年、2019年,美國體操協會的醜聞餘波蕩漾之際,Simone Biles又回到了體操競賽場上。她跟美國體操協會的關係非常緊張。所有向美國體操協會提起訴訟的二百多名原告,只有Simone Biles仍然是現役選手,其他人,例如 Aly Raisman雖然是奧運金牌名將,但均已退役離開國家隊或告別體操運動。即使是以Biles的豐功偉業,如果她想繼續在世錦賽或奧運出場,仍然必須參加美國體操協會舉辦的資格選拔賽及全國賽。

而我們都知道,體操是一個依據評審意見評分而決定高下的運動。如果美國體操協會真的要為難一直出聲抗議的最大明星Biles,大可以在評分上做一點手腳,把她刷掉。但這都沒發生,Biles一直是美國各大賽的冠軍。

這可能一部份來自於評審仍然具有良知,不受場外法律訴訟爭議的影響。另一部份,應該是來自於Biles場上的表現:她把自己的動作難度再次提升,耀眼到無法置之不理。

比方說,跳馬項目的「the Biles」在2018年問世,助跑、Yurchenko二分之一圈翻身,從踏板起跳,雙手在跳馬上推撐、再飛躍,然後做「兩個」前向側轉後完美落地。關鍵是「兩個」,也就是轉足兩整圈,需要推撐飛躍時給予足夠的滯空時間。之前的動作,以中國人程菲命名,她的前向側轉是一圈半,難度是6.0。前向側轉兩圈的「the Biles」,難度分數是6.4。

而在今年五月份的美國體操經典賽,Biles挑戰了先前只有男選手做到的「Yurchenko Double-Pike」,她在推撐的時候,背面朝向跳馬,飛躍後轉體兩圈,安然落地。只要她能在國際賽的跳馬項目中再次成功施展這一招,這一招將會留名女子體操:the Biles II。

還有什麼國際賽場合,比東京奧運更適合?

隨著難度的提升,Biles內心的自我壓力也在不斷升高。奧秘的啟示,一之為甚,豈可再三?夜深人靜的時候,或許,她想到的,除了她與美國體操協會的爭議以外,她參加奧運是為了提醒世人她的遭遇,然後,就是在「再創造歷史時刻」之前的巨大壓力。她事後回憶,彷彿全世界的重量,都壓在她的肩膀上,讓她喘不過氣來....。

比賽開始之前,這一切都毫無徵兆。七月初,奧運美國女子體操代表隊來到日本的順天堂大學,借用這所學校的體操教室進行最後的備戰。依照順天堂大學運動科學系的青木和浩教授的說法,美國女子體操隊的成員,看起來都像是技術、狀況頂尖的選手,金牌的大熱門。

順天堂大學是日本的大學體操名校,它的競技體操部男子組,在2021年是日本全國團體冠軍,主將橋本大輝,在東京奧運拿下全能、單槓兩面金牌,日本奪得男團銀牌的主力成員。青木教授,絕對是看得出眉高眼低的內行人。

東京奧運,女子體操各項目的預賽,Biles和美國隊都順利過關。美國隊在團體項目預賽排名第二,僅次於俄羅斯人。在個人項目方面,Biles在全能項目和跳馬項目是預賽第一、地板項目預賽第二,高低槓與平衡木也晉級決賽,她是本屆東京奧運唯一一位在女子體操五組個人項目都晉級決賽的選手。然而,Simone Biles在預賽的表現,並不是完美無瑕,地板動作曾經出界、從平衡木下來的時候沒有站穩,跳馬的落地位置不正。

在團隊項目決賽熱身的時候,Biles負責的跳馬項目狀況不佳,等到正式上場的時候,她的動作沒有做完,在空中原來應有的前轉二又二分之一圈,只做了一又二分之一圈,而且落地非常不穩。資深的體操人指出,Biles當時在空中,似乎心智已成一片空白,喪失了對空間位置與平衡感的知覺。這一動作,Biles只拿到了13.766分,她出道以來,從未在任何一個項目拿到這麼低的分數。

這種現象在專業的體操選手之中,俗稱為「twisties」,動作進行中發生的認知失調。有經驗的場邊教練會注意到選手的「失神」,而如果教練認為已有這種現象,一般的做法是立刻讓選手退出比賽,因為「twisties」的後果極其嚴重:像Biles這種頂尖高手做出的高難度滾轉動作,它的物理學非常複雜,需要依靠選手在多年嚴格訓練中培養出來的感覺不斷調整重心,以穩定身體方向。如果失去這種感覺,強行運作,輕則膝腳腿重傷,嚴重者可能終生癱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