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東京奧運體操觀戰系列:從谷底重生的Simone Biles

比賽開始之前,這一切都毫無徵兆。七月初,奧運美國女子體操代表隊來到日本的順天堂大學,借用這所學校的體操教室進行最後的備戰。依照順天堂大學運動科學系的青木和浩教授的說法,美國女子體操隊的成員,看起來都像是技術、狀況頂尖的選手,金牌的大熱門。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非常有力度有深度的文章!
完美結合聖經故事,謝謝作者,讓人們更認識Biles這位偉大的運動員

天賦那段,真是令人再三思索,餘韻不已

在那個當下,不用等到教練,Biles直接宣布退出團體決賽。她的退賽聲明,震動了全美國。至於NBA明星球員為主力的男籃隊在預賽第一場輸給法國這種事,相比之下,只是一條不重要的花邊新聞。

Biles退賽,美國隊失去了定海神針,將團體賽金牌拱手讓給了俄國人,美國人無法完成三連霸。但是Biles的磨難,並沒有到此結束。

依照她朋友的說法,Biles在團體決賽的跳馬表現,就像是她的超能力「突然全部被剝奪了」,而她的「twisties」嚴重到,她連執行一些最基本的體操動作都有困難,沒有辦法參加練習。Simone Biles的肉體仍然強壯、優雅、美麗,但她甚至連觀看自己隊友練習的動作,都覺得噁心、想吐,「不明白人類怎麼可以做出這麼困難的動作」。

她曾經在體操場上,一次又一次展現奇蹟,推進人們對於女子體操顛峰的想像,但在這一刻,Simone Biles只是一個24歳、身高142公分,說話輕聲細語的普通黑人女孩子。

如果體操運動有上帝,上帝在這一刻,遺棄了Simone Biles,收回了Biles的天賦,對她的混亂與苦惱視若無睹。從烏斯地的正直人約伯,到拿撒勒的先知耶穌,Simone Biles並不孤單。至於體操運動的上帝為何在此時此刻遺棄了應該是祂最鍾愛的女兒Simone Biles?凡人無法參透。

我不知道在Simone Biles生涯最低潮的這幾天裡,她是否曾像約伯和耶穌一樣發出那個終極的大哉問。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還沒有放棄她自己,她遠來東京,就算不是為了狗屁倒灶的美國體操協會,至少也是為了她自己,作為頂尖體操選手的尊嚴而比賽。美國體操協會與美國奧委會的新聞稿,調子一致,全面支持Simone Biles的任何決定。另一方面,美國隊的教練團、醫生,國際奧委會派駐在大會現場的運動心理學家和諮商師,一日兩次對她進行會診。

在Simone Biles宣布退出團體賽後不到一天,青木和浩教授的手機響起,他接起來,手機的另一頭是美國人。美國代表隊希望青木教授能夠幫Simone Biles安排專屬的秘密練習場地,避開選手村、比賽場館和無盡的媒體鎂光燈,幫Simone Biles找回她自己。

練習場地的地面上必須舖滿各種軟墊、泡棉方塊槽,即使是初學者從半空中掉下來,衝擊力也會被完全吸收,絕對安全。青木和浩答應之後不到兩個鐘頭,Biles和她的教練團就出現在順天堂大學的體操練習場地。青木和浩與Biles的教練團稍做討論之後,決定將練習場的出入口全部封鎖。訓練過程全部保密,除非Biles自己願意,否則外人不會知道。

Biles透過自己的instagram動態,把她練習的一小部份實況公諸於世。不論是批評她心理素質太差的人、指責她惡意退賽的人,還是留言支持她的粉絲,全部被這則動態嚇到了。動態短片裡的Biles正在練習高低槓,而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側轉動作,摔倒在泡棉池上。如果沒有底下緩衝的泡棉池,她這一摔足可令她受到重傷。她不是那個屢次展現神蹟的Biles了。青木和浩回憶說,Biles一開始的狀況,糟糕的令人吃驚,彷彿變了另外一個人,她的動作生硬,經常摔倒在地。

Biles在第一天就練習了兩小時,此後三天每天都來,現在她像一個業餘者,努力從最基本的動作開始,她要在最短時間內回到東京奧運的決賽現場。隨著時間的經過,她錯過一個又一個決賽。如果沒有奇蹟的話,Simone Biles的傳奇就要黯然收場,世人對她的最後印象,就是她在東京奧運女子體操團體賽的跳馬失誤與退賽。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所有的個人項目都在消化,最後只剩下平衡木的決賽了。在醫療團隊和心理諮商師的密切輔導下,Simone Biles終於被判定,恢復到可以出賽的狀況,這時距離平衡木決賽開場只剩不到24小時了。

女子體操裡的平衡木項目裡,被命名為「the Biles」的動作,是選手結束平衡木上的表演,落地的一系列動作。選手從平衡木起跳,側轉一圈、後翻落地。這動作對剛剛恢復的Biles還是太難、太危險。於是教練團臨陣變招,Simone Biles只要做基本的前轉兩圈(double pike)落地就可以。照Biles的自敘,這一招從她12歲以後,就沒有再用過了——她都做更難的動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