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1

絢麗煙花總會歸於平淡,雜談東京奧運前中後的社會氛圍

風風火火的 2020 東京奧運經過前前後後共 17 日的全民關注後,體育風氣總是不盛的台灣也許又將回歸平淡。

作者:JIC極客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中肯

風風火火的 2020 東京奧運經過前前後後共 17 日的全民關注後,體育風氣總是不盛的台灣也許又將回歸平淡。

 

 

 

有關奧運…

 

因有「奧運」的存在,即使體育風氣不盛的我們也可以每四年瘋一次運動(或者說每兩年,還有世足、亞運),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發起人是法國爵士 Pierre de Coubertin,1894 年創立後提出以拉丁文「Citius、Altius、Fortius」作為奧林匹克格言,其意為「更快、更高、更強」,五環標誌則象徵五大洲的團結,全世界運動員以公平公正、童叟無欺的比賽模式與友好精神在奧運賽場上相見。

 

 

古希臘的奧運比賽是沒有金銀銅牌之爭的,獎牌數的增加固然可喜,但如淪為「政治宣揚」或者「個人鬥爭」的切入點,這其實大可不必。

 

 

有關政治…

 

就像「商務艙」事件,官員有檢討就好,畢竟承諾在先,溝通不足在後,但那些協會高層真有如某些人說得那麼十惡不赦?那就想法子從制度面去改,如是法律層面的問題就修法,協會高層固然有尸位素餐的,但也有勞心勞力的,切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也有些民代大喇喇地諷刺這次奪得獎牌數大增是因為今朝政府改革有功,諷刺前朝政府庸庸碌碌,偏偏其他文章又提及自己不愛運動,小時候僅有段時間看了瓊斯盃,說甚麼這揭露了年齡,不知道瓊斯盃到 2019 年都還有舉辦嗎?一日球迷沒關係,明明是其它專業但又偏偏愛跨界發言,偏偏下面的留言還一堆同溫層互相擁抱,看了不禁令人莞爾一笑。

 

當然相信這幾年一定有改革,不然為什麼要換執政團隊?尤其後勤不管是計劃支持或者國訓中心的付出更是幫助選手們這次拿下 2 金 4 銀 6 銅的史上最佳成績,但咎責上也別推諉,難免有疏漏處,承認錯誤改就好,說甚麼無法改,這是島內最高權力的人或其支持者該講的話嗎?以上這段不是批評,僅是舉例,真心期待政治口水少一些。

 

 

有關個人…

 

一個健康的體育賽事能健全發展,每個環節都不可少,這裡的環節包括制度、行銷、後勤 … 等方方面面,如論及球迷群體,一日球迷、普通球迷、資深球迷、狂熱球迷 … 等也是這塊大餅可粗分為的幾個面向。

 

也有很多所謂的球迷覺得唯有站上頒獎台才是成功,殊不知參加就是一種榮譽,不僅是奧運,亞運、世大運、甚至區運都是,與選手競爭的可是同族群最頂尖的一群人;還有一類人因為林昀儒、戴資穎失了銅牌與金牌,誇張的還有攻擊蔣澎龍銅牌戰賽點時喊暫停的時機、對岸羽球女單金牌戰陳雨菲的打法,也有對陳建安的場上競技狀態品頭論足。

 

其實,觀眾做得就是支持與鼓勵就好,如果有甚麼建設性批評,其實大可以試圖在更有影響力的場合發出聲音,網路上的無知謾罵僅是狗吠火車,當然,理性質疑與討論是可以的,但很多字句簡直不堪入目;至於對立,則又是意識形態,球迷製造的對立殊不知場上的他們場下彼此惺惺相惜嗎?賽場上比得就是戰術的執行力,難道踢足球還不能防守反擊?

 

然而,這類型球迷全世界都有,奧運賽場這些言論的出現倒也不太意外。

 

 

最後…

 

這次中華隊無緣參與棒球項目很多人覺得可惜,但這其實不妨礙這次奧運棒球辦得成功,日美多韓以墨的對打,雖然賽制有些複雜,但從欣賞的角度切入,各類迥異球風的對壘相信球迷可以大飽眼福,台灣棒球要學習的還很多:日本球風的細膩度、美國戰術的先進性,也許,先提高短打的成功率吧?雖然現在飛球革命是顯學,但短打是考驗一名球員基本功的簡單測試,當每次短打支持者都得戰戰競競,期待球員能練到要執行這戰術時,球迷們會有種穩定的安定感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