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2

寫在世界盃第一輪資格賽之前:從汶萊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什麼?

二月十日亞足聯進行抽籤決定2018世界盃/2019亞洲盃資格賽的第一輪對戰戲碼,由於我們臺灣在第一輪十二個國家隊當中是屬於較佳名次的第一檔次,所以第一輪可以先踢主場,也因此我們將在一個月後的三月十二日...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月十日亞足聯進行抽籤決定2018世界盃/2019亞洲盃資格賽的第一輪對戰戲碼,由於我們臺灣在第一輪十二個國家隊當中是屬於較佳名次的第一檔次,所以第一輪可以先踢主場,也因此我們將在一個月後的三月十二日(星期四)先在高雄左營的國家體育場(龍騰體育館)面對來訪的汶萊國家隊,而後在三月十七日(星期二)臺灣健兒將要南征汶萊;兩回合獲勝的隊伍將會進入第二輪小組賽,繼續為了世界盃以及亞洲盃的夢想前進![[文: Jun]]

而三月份的臺灣足壇可不是只有這樣子的賽事喔!稍後在三月底將要迎來2016里約奧運足球賽事的第一輪資格賽,這一回男女組的賽事都在臺灣舉辦,男子組將在高雄面對澳洲、緬甸、香港等強敵壓境,而這同時也是亞足聯U23錦標賽資格賽;至於女子組的比賽地點則是在臺北田徑場,木蘭隊的對手將會是伊朗以及寮國。詳細賽程請大家還是注意足協提供的訊息,這邊小編就不再贅述;也期待到時候臺灣小將都能發揮水準,朝晉級之路邁進。

不過本篇文章還是要來聊聊我們邁向俄羅斯世界盃的第一個阻礙,也就是汶萊。環視第一輪的潛在對手,大家都覺得咱們這一回是抽到好籤,姑且不論汶萊實力確實略遜一籌,在進行客場比賽時所需的移動距離也比其他多數國家要近,只是我們沒有自大恃強的本錢,還是需要謹慎以對,只有穩穩的將勝利拿在手中,臺灣才有機會繼續邁向下一個階段。不過小編在這裡也僅是針對汶萊足球的狀況作些概略性的討論,情蒐的工作還是要交由足協的專家來進行啦。

回頭說道汶萊足球。這個國家的足球發展史可以說是平淡無奇-相對於臺灣的跌宕起伏,汶萊足球真的就是一路低迷;在數年前因為政府介入汶萊足協事務導致他們被國際足總禁賽,在2012年復權之後,他們也沒有很積極在參加國際賽事,這幾年的賽事紀錄僅有一回友誼賽以及兩屆鈴木盃。而過去我們與汶萊僅有一次交手紀錄,就是在2009的亞足聯挑戰盃資格賽上頭,那一場在斯里蘭卡進行的比賽,我們以5-0痛宰對手,而且陳柏良還上演了帽子戲法陳柏良還上演了帽子戲法陳柏良還上演了帽子戲法很重要一定要說三遍!

陳柏良雨中持球進攻,那場比賽最後他上演了帽子戲法
陳柏良(藍#10)持球進攻,在這場大雨滂沱的比賽中他上演了帽子戲法


既然這個國家的足球沒啥好說的,那麼這一篇到底還要討論什麼呢?難道小編意圖矇騙讀者點連結賺取人氣嗎?嗯……那標題應該改成「汶萊足球讓全世界都震驚了」這樣的標題才是。事實上,小編覺得汶萊足球有一個頗特別的現象可以讓臺灣足壇參考,那就是目前他們有一個球隊在其他國家的聯賽踢球,是在新加坡聯賽踢球的DPMM FC

其實組隊去國外踢球的概念乍聽之下宛如天方夜譚,但這個議題在臺灣足壇的討論區內從來沒有斷過,婉君們也曾討論分析臺灣球隊加盟中國、香港或著是日本的聯賽體系及其優缺點,縱然這些仍屬紙上談兵但也確實有其話題性。雖然我們都知道建立完善的本土聯賽體系才是根本之道,但是海外加盟這條路並非不可行,除了可以讓自己的球隊在短時間內提昇競技水平,同時也可以身試法徹底學習對方的聯賽體系,汶萊國家隊與DPMM FC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只是他們還沒有把這兩者連繫起來,也因此雖然看到DPMM FC的進化,卻還沒讓人感受到汶萊國家隊的進步。

DPMM FC的全名是Duli Pengiran Muda Mahkota Football Club,前四個字按照馬來語來翻譯就是王儲的名銜,也就是說這個球隊名稱就是,呃,太子隊……事實上汶萊王儲Al-Muhtadee Billah就是這個球隊的主席,熱愛運動賽事的他過去曾經代表國家征戰撞球場,在足球場上也曾客串過這個球隊的守門員。

汶萊王儲支持運動賽事,甚至代表國家出賽
汶萊王儲曾經代表國家參加撞球比賽


不過出國比賽這種事情也不是只有他們才有,像是從2012年起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就互派U23代表隊到彼此聯賽內競技,而汶萊在上個世紀也曾組隊常年參與馬來西亞聯賽。不過既然是出國踢聯賽,那就表示這個球隊的實力應當高出汶萊境內其他隊伍一截,甚至接近國家隊囉?

的確,我們可以說太子隊是汶萊國手的大本營。舉例來說,去年鈴木盃的汶萊陣容就有將近九成的選手來自這個隊伍。畢竟相較於汶萊國內聯賽的場次與強度,新加坡聯賽的挑戰的確高出許多,自然可以增強太子隊的實力。

也因為這個球隊獲得汶萊王室的支持,讓他們有資源聘請外籍教練以及洋將以增強自身實力,所以加入新加坡聯賽這三年以來,太子隊一直是支不容忽視的勁旅。過去他們聘請的洋將,名氣最高的應該是2006德國世界盃的克羅埃西亞國手Ivan Bošnjak,他在2013來到汶萊踢球,場上表現依舊有當年鋒線殺手的模樣;而外籍教練最著名的應該就是曾率領英超球隊布萊克本變身成為英冠弱旅Steve Kean,他在2013年底接任太子隊總教練一職後,在去年表現非凡,甚至一度問鼎聯賽冠軍。

其實在星期二抽籤結果揭曉之後,臺灣球迷關注的焦點反而是在Kean身上,畢竟他的知名度要高出其他球員一截,而且他在去年汶萊參加鈴木盃就是掛名汶萊國家隊教練一職,雖然身兼國家隊以及俱樂部兩職於一身感覺負擔很大,但仔細想想這也是合情合理,畢竟汶萊國家隊是以太子隊為主體,由一個瞭解太子隊的人來帶領國家隊也不會有太大負擔。只是在本月稍早的汶萊新聞稿裡頭簡單提到國家隊教練由汶萊足協的技術總監Mike Wong Mun Heng轉任,這名新加坡人過去曾經擔任新加坡的「芽籠國際隊」總教練,執教成績不算太差;而他在前年來到汶萊之後,也確實幫助汶萊足協推廣足球深根的工作。他也許不夠瞭解太子隊,但是相信王教練在這未來這一個月內也會把汶萊國家隊整合完成,我們決不能輕忽老王的能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