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17

2021東京奧運後日談:獵殺伊藤美誠

伊藤美誠在塑膠大球年代,重新詮釋了生膠顆粒的快攻威力,成為「國乒」的眼中釘。

佳偉

她真的很強,我們的混雙就是被她一手給打下的!

1987年印度新德里世錦賽是直拍生膠快攻打法的最高峰,男子團體賽決賽中,中國隊以5:0擊敗瑞典隊,陳龍燦一人獨得兩點,擊敗Ulf Carlsson和Jörgen Persson,瑞典人的橫拍弧圈兩面攻在中國人的顆粒快攻面前,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而橫拍正手貼平面膠皮、反手貼生膠,反手出拍是動作小、隱蔽性高的彈擊,輔以正手弧圈快攻結合,中國的女子球員中,採用這種打法的,最有名的首推陳靜。她是漢城奧運女單金牌,投效台灣以後又在1996亞特蘭大奧運奪得銀牌。​

伊藤美誠在塑膠大球年代,重新詮釋了生膠快攻的威力。塑膠大球旋轉、速度均不如以前的小球,反而更有利於反手生膠顆粒的快攻。伊藤的反手生膠快彈,角度更大、球質更飄忽,迫使對手必須做更大幅度的橫移,正手的扣殺則瞄準對手的手腕內側,打來球上升期。同時伊藤美誠除了桌球以外,也用拳擊訓練自己的腳步橫移及出招的力道,她雖然也是150公分的嬌小個子,但是攻擊的勁道十足,相比之下,前輩福原愛雖然也是出招快捷的柳葉刀法,但是力道遠遜。伊藤的正手進攻就像拳擊手的近身勾拳,2018年在瑞典,打得中國隊一干高手節節後退、招架乏力。可以說,伊藤美誠就是「橫拍平面+生膠快攻」的男子化打法版本。

然而,「國乒」是絕不允許自己的霸權受到威脅的,伊藤美誠在瑞典一役後,很快就成為「國乒」要追殺的頭號對象。對於不是來自中國的乒乓球專業運動員而言,能被視為「國乒」的心腹大患,本身就已是運動生涯的高度肯定。

「國乒」在東京奧運,終於找到了克制伊藤美誠的關鍵。關鍵在於1989年,西德多特蒙(Dortmund)的世錦賽男子團體賽決賽,中國再度遭遇瑞典,這一仗,可以說是改變了桌球運動與「國乒」的一場對決,它的重要性,就像1979年NCAA男籃決賽大鳥對魔術,之於籃球運動一樣。

話說,瑞典隊在1987年世錦賽失利之後,對中國隊的直拍近檯快攻做了深入研究。他們研究的結論是:第一,即使是弧圈雙面拉攻、偏向中後檯的打法,在近檯必須跟得上中國人連續進攻的速度,最好是有能力對攻;第二,中/短顆粒膠皮,本身無法製造旋轉,用連續的弧圈球進攻中國人的直拍反手側,中國人必須加強控制才有辦法讓回球不至於出界,這時候再變線打正手,往往能夠收到很大效果。

結果瑞典隊在1989年世錦賽復仇成功,團體賽第一點由瑞典大師兄 Mikael Appelgren 出戰江嘉良,Appelgren 在近檯與江嘉良比擺速、比相持毫不落下風,Appelgren不斷以加轉弧圈進攻直板正膠的反手位策略果然奏效,江嘉良一開始極不適應,反手側要不了兩三個回合就下網。如果江嘉良用加大推擋的下壓角度並且推來球的上升前期,則 Appelgren 就利用直板正反手轉換不及的弱點,突然變線攻江嘉良正手側。即使戰況不利,被逼到中遠臺時,Appelgren 的反手也不是消極地放高,而是反拉高彈弧圈,靠旋轉及前衝量來限制江嘉良的發揮。

第二點由華德納(Jan-Ove Waldner)出戰橫拍但兩面都是顆粒膠皮的滕義。華德納的正手攻是現代桌球的典範,他的擊打/摩擦結合比例有多種變化,又往往可以打出球質速度俱佳的強力前衝弧圈,華德納一開始就瞄準滕義的正手,由於滕義的正手是正膠,面對華德納的強力前衝弧圈無法對拉,只能被動地擋球。華德納靠著正手的前衝弧圈、優秀的發球後搶攻,加上線路的變化,拿下第二點。

第三點,Jörgen Persson 再對陳龍燦,面對陳龍燦的直拍生膠反手推下旋,用連續前衝弧圈攻擊陳龍燦的反手側,等回球冒高以後再變線打正手。佩爾森的變線打得極準,瞄準陳龍燦的正手位內側,擠住陳龍燦的起板,讓他無法閃身正手或改用反手。再加上佩爾森也摸清了陳龍燦的發球變化,直接回擊得分,佩爾森順利拿下第三點。團體賽三場打下來,瑞典隊適應了中國隊的攻速以後,中國的短顆粒(正膠、生膠)近檯快攻在技術上的弱點,在打完前三點以後已然被看得一清二楚,就是無法有效回應強力前衝弧圈,也無法退檯防守,第四、第五點也是潰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