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8/19

【F1】賽季雜談︰Ricciardo表現掙扎的原因?何時會在Mclaren看到曙光?

半季過去,各位車手的半程成績表也陸續出爐,當中有車手演出令人驚艷,也有車手對自己的表現斯人獨憔悴,Ricciardo便是後者。在開季前,這位澳洲車手被認為是Mclaren的領軍人物,是轉投Ferrari的Sainz的升級版,更將是隊友Lando今季的標竿。但問題是,時間已經過了半季,除了他以外的轉隊車手皆已顯示出適應了賽車的感覺,那麼Ricciardo與Mclaren之間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這個問題容易解決嗎?

半季過去,各位車手的半程成績表也陸續出爐,當中有車手演出令人驚艷,也有車手在為自己的表現斯人獨憔悴,Ricciardo便是後者。在開季前,這位澳洲車手被認為是Mclaren的領軍人物,是轉投Ferrari的Sainz的升級版,更將是隊友Lando今季的標竿。

不過,隨著賽季進行,Ricciardo的表現與預期出現了不少的落差,比賽和排位成績皆以2︰9輸給隊友,在積分上更是被Lando拉開了足足2倍的距離。相對於3奪頒獎台、表現異常閃耀的Norris,Ricciardo的成績表是不理想的。當然,我們都知道Ricciardo有什麼能耐,反彈也許只是時間的問題,但問題是,時間已經過了半季,除了他以外的轉隊車手皆已顯示出適應了賽車的感覺,那麼Ricciardo與Mclaren之間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這個問題容易解決嗎?

Ricciardo的駕駛風格

一切要由駕駛風格開始說起,俗語說︰「三歲定八十」,同樣道理也適用在F1世界中,例如Alonso因為進入F1時駕駛過沒有氣動力效果可言的Minardi,因此他直到現在都習慣喜歡開轉向不足的賽車。而Ricciardo的駕駛特性就屬於典型的紅牛系風格 –– 講求車身下壓力和彎中速度(轉向過度的賽車),紅牛系列的戰車一直都是以高強的下壓力效果和機械抓地力出名的,而這些特性使得一眾紅牛車手喜歡提前溫柔剎車入彎,利用賽車自身強大的下壓力在彎中帶入更多的速度,進一步放大彎中的優勢。

或許這與大家對Ricciardo的印象不同,他可是被稱謂「黃金左腳」的男人,不是喜歡延遲剎車才對嗎?事實上,這位澳洲車手在超車的時候才會做出延遲剎車的招牌動作,這並不是他慣用的入彎手段。不過,這帶出了Ricciardo的另一個特色 –– 對剎車要求極高,他對賽車剎車時的重心轉移非常敏感,幸好紅牛當時的賽車下壓力極高,因此允許Ricciardo去探索剎車極限和做出誇張的操作,而他當時也發展出對紅牛剎車系統的信心。


Mclaren賽車的設計特性

整體來說,F1車隊設計賽車要考慮的事情有兩件︰下壓力和阻力,阻力(Drag)低的話賽車在直路就會很快,因為空氣被賽車以最快速度「洗」走,不過這也令賽車在過彎時難以利用空氣製造足夠的下壓力,做成轉向不足並難以入彎(Understeer)。下壓力(Downforce)高的賽車則相反,彎中速度會較好,但由於車身阻力也會較大,因此在直路會較慢。所有F1賽車的設計都是車隊設計師權衡以上兩者而成的結果,大家見到十支車隊的破風板(Bargeboard)、底板(Floor)等各有風格,也就顯示出各支車隊所採用的設計理念不同。(圖片來自IndianGeek)



那麼Mclaren造出了什麼風格的戰車呢?在2010年代初期,Mclaren追求本來是與紅牛差不多的設計 –– 下壓力為王,可惜車隊並沒有像Newey一樣的天才設計師,設計出來的賽車雖然快,但也相當難開(對環境非常敏感),不過當時在駕駛座中的是兩位世界冠軍級人馬(Hamilton和Button)所以才沒出現太大問題。而到了2015年,鼎鼎大名的本田「GP2 Engine」橫空降世,Mclaren在嚴重缺乏直路速度之下不可能再大力追求下壓力,否則直路會輸到體無完膚,加上加盟車隊的Alonso非常喜歡轉向不足,所以他們在當年B-Spec版本戰車開始就慢慢改為understeer為主的設計,並盡量減少直路的空氣阻力去提高直路速度。這思路一直沿用至今(因為當年Honda和近年的Renault動力一直偏弱),這也是為何今季用上Mercedes引擎的MCL35M在直路上被譽為「火箭」的原因。

當然,直路有優勢,在彎道就會有劣勢,這是賽車工程學中必然出現的問題。這支英國車隊今季的弱點也很明顯 –– 前端下壓力不足。其實2018年之時一整輛Mclaren賽車的下壓力都不足,車身甚至出現氣流剝落的現象,幸好經過兩代設計師Pat Fry和James Key才解決了部分問題,但賽車前端較弱的問題至今依然存在,而這引致賽車入彎時下壓力出現了不足,車手難以將前輪指向想要的方向入彎(也就是轉向不足),導致MCL35M在彎中的表現大打折扣。對於這個現象,解決方法可以參考Norris,他通過超遲剎車把賽車的氣動力重心(Aerodynamic Balance)強制向前移,產生出賽車入彎所需要的前端下壓力,這就是領隊Seidl之前接受訪問時所說MCL35M需要的「極端啟動方式」。(不過Norris其實較擅長Ricciardo的那一種風格,只是經過3年磨練習慣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