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EO4又受傷了!運動傷害的一般復健原則

運動傷害的範疇非常廣,從一開始結構上的骨頭、肌肉/肌腱/韌帶、神經等地方的損傷可能演變到神經肌肉連結的失衡造成動作模式的改變,有些時候甚至會影響到心理層面的健康。這些都算是運動傷害復健可以被探討的範圍。

 

總結

上面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只是一個大概的原則,運動傷害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狀況,每一個傷害的背後都有他的故事,每一個不同的個體面對的都是不同的問題運動傷害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可以處理的,需要一個完整的團隊來進行評估,每一個團隊的成員都有屬於自己的角色與專業,尊重各自的專業並且妥善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的

運動傷害的本質和一般疾病不一樣,運動傷害的發生往往是在進行運動的過程中,而有些運動本身是把身體的能力運用到更高的水平。想像一下一般人是80分,得到癌症變成50分,民眾對於醫療端的期待可能是把患者從50分拉回70分就好。然而對於會受到運動傷害的人來說,有些人本來就是85分,受傷之後變成70分,而他的期待是要回到85分甚至是往90以上邁進。從這樣的角度看來,我認為運動傷害的處理,難度不亞於治療癌症,這也是為什麼現階段很多人抱怨去找醫生沒有用,很大的原因在於醫學教育從以前開始就是治療疾病,我們善於把人從不及格拉回到正常,但是並沒有教我們如何把正常人變成超人。

台灣的醫療環境非常的幸福,我們有很高的可近性,也有不錯的醫療水平。雖然現在運動傷害防護這一塊可能還沒有辦法到很多人心裡所想的那個模式,但也請大家給醫療端多一些時間。這個領域是一個不同的領域,不是治療生病的人,有一點像是要進行優化或是升級的感覺。只要有需求存在的地方,一定就會有供給,慢慢的會有越來越多的醫師了解到有些人就是他X的想深蹲到150kg或是更多,你必須要解決他的疼痛。同時也希望相關的從業人員可以一起共同的努力,為有需要的人服務。

 

Dr. M 我們下次見


 

References

1. Spencer S, Wolf A, Rushton A. Spinal-exercise prescription in sport: classifying physical training and rehabilitation by intention and outcome.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2016;51(8):613-28.

2. McCrory P, Meeuwisse W, Dvorak J, Aubry M, Bailes J, Broglio S, et al. Consensus statement on concussion in sport—the 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ncussion in sport held in Berlin, October 2016. Br J Sports Med. 2017;51(11):838-47.

3. Woolf CJ. Central sensitization: implications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pain. Pain. 2011;152(3):S2-S15.

4. Hickey J, Timmins R, Maniar N, Rio E, Naughton G, Williams M, et al. Pain-free vs pain-threshold rehabilitation for acute hamstring strain injury: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Science and Medicine in Sport. 2017;20:11.

5. Dubois B, Esculier J-F. Soft-tissue injuries simply need PEACE and LOVE.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2019:bjsports-2019-101253.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