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4

從Ayo Dosunmu的簽約新聞看NBA/NCAA寫作的常見盲點

Dosunmu與公牛隊簽約的新聞,我以為它曝露的,其實是中文世界NBA職籃/NCAA大學籃球的寫作盲點,特別是在評論選秀會和預估新秀的時候。

請繼續往下閱讀

Gauss

其實對於身處在臺灣的非職業作者來說,要觀察、瞭解 NCAA 並寫出一定的分析和文章確實有其難度。
再加上許多作者會優先追求熱門話題而非花時間創作出足夠客觀的好文章,許多球員便在無形中被忽略,Ayo Dosunmu 便是其中之一。

畢竟作者有了自己的讀者群之後,在某些方面來說只要精確度(precision)高,即便文章整體的準確度(accuracy)低,依舊能獲得關注與流量。

fb - 邱仕丞

請問precision跟accuracy的差異是?

是指10題中,有4題猜得一字不差,這個叫precision高
但整體來說只猜中六成,這個叫accuracy低?

Gauss

關於準確度和精確度,這篇給您參考~

https://highscope.ch.ntu.edu.tw/wordpress/?p=24512

fb - 邱仕丞

@Gauss呃,讀了一下超出普通學生的理解
可否用例子解釋呢?

Gauss

@fb - 邱仕丞
那篇文章倒數第三段上方有一張圖,應該會好懂很多~

PJTucker

@fb - 邱仕丞
以這篇文章的舉例來說
準確度accuracy:是否能正確根據選秀的評價給予球員介紹篇幅
精確度precision:介紹內容是否詳細正確
很多作者選擇介紹他們有在關注的球員,而且介紹的內容也非常用心正確
卻使得讀者對於整體的選秀的認識失真
(對一些選秀後段的福袋球員了解比起中段球員更深)

Chia-heng Seetoo, Esq.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在Illinois待過,而且一路跟著Dee Brown, Deron Williams, and Luther Head 這些人看了所有的主場比賽和最後四強、冠軍賽(全部都在現場),很難進入那個氣氛與視角。

fb - 邱仕丞

看到BJ Boston時我笑了,沒辦法,他的龍騎士形象實在太讓人側目了,無怪他的媒體關注度就是比較高XD

說實在的對絕大多數球迷(讀者)來說,真正專業研究球員的潛力的內容,恐怕還是落入小眾市場
畢竟球員年復一年來來去去,就算當年千辛萬苦看出Leonard是個不世奇才,兩三年後再提一次:"我當年早就看出…"大概也只會換到一眾白眼 So?
久了或許寫手也慢慢地移向能吸引眼球的內容
真正做研究的,大概都進制服組默默埋首了,也不會在外頭分享

但一樣衷心感謝每一位辛勤筆耕的人

Ayo Dosunmu,6呎5吋的後衛、2021年NBA選秀會第二輪第38順位被芝加哥公牛隊選中,伊利諾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大三的後衛主將。他在2020-21大學球季,入選了「公認」(consensus) 全美第一隊,也是象徵NCAA大學籃球最佳控衛的Bob Cousy獎得主。

所謂的「公認」需要多做一點說明。1997年以後,美國有四個不同的組織會評選當年度的大學籃球前三隊成員。這四個組織分別是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運動新聞(the Sporting News)、全國籃球教練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asketball Coaches,NABC)以及美國籃球作家協會(United States Basketball Writers Association,USBWA),四個組織各有其評選方式及內容。一名球員至少要在半數的評選中列名前三隊,才能使用「公認」這個稱謂。Dosunmu在四個評選中都名列第一隊,自然是「公認」。

這個「公認」十分值錢,Dosunmu是伊利諾大學籃球隊校史上第一位獲得四項評選「公認」全美第一隊頭銜殊榮的學生球員,上一個最接近的人是2005年的「一人快攻」Dee Brown(USBWA/Sporting News第一隊,美聯社/NABC第二隊)。Dee Brown的隊友、2005年NBA選秀第三順位Deron Williams,當年則是「公認」全美第二隊(美聯社第三隊,NABC/Sporting News第二隊,USBWA未入選)。

夏季聯盟的比賽還沒打完,公牛隊已經跟他簽下兩年、合計兩百四十八萬美元的保證合約,按數字來看應該等於本季加下季的最低薪資。考慮到二輪新秀不一定有入隊的機會,公牛隊暑假又做了一系列操作弄來了DeMar DeRozan、Lonzo Ball、Alex Caruso,加上原本就在陣中的Zach Lavine,側翼球員已經爆滿的情況下,Dosunmu還能拿到保證合約,多少已說明他的實力。

但這個簽約新聞,我以為它曝露的,其實是中文世界NBA職籃/NCAA大學籃球的寫作盲點,特別是在評論選秀會和預估新秀的時候。

二十年前我剛出道的時候,當時NBA的新秀來源,仍然以NCAA大學球員為主力,輔以少數的高中畢業生和歐洲年輕球員。看NCAA大學籃球比賽,有它「功利性」目的,就是觀察、預測下一個能進NBA的新星在哪裡。當然,NCAA大學籃球比賽,還有其他「與NBA無關」的看點,比方說名教練場邊鬥智、戰術系統的演進、「師門傳承」、校際對抗的歷史....但這些太小眾了,暫且不提。

既然要預測NCAA球員哪些人將來有望在NBA發光發熱,首先關注的焦點,自然應該是一小批公認在NCAA賽場上表現最佳的球員。即使NCAA與NBA是兩種不同的籃球賽,NCAA的成功不等於NBA的成功(或反之,NCAA表現普通也可能在NBA打出名堂),理論上,沿著傳統的路徑一路打上來,最後在NCAA賽場上取得極高榮譽的球員,應當得到足夠的關注。如果美國媒體對這種球員預估的選秀落點不高,也要給出相應的理由。

Ayo Dosunmu 曾經是芝加哥地區繼 Jabari Parker 和 Jahili Okafor 之後最有名的五星高中生,以他在高中畢業時的身價,他沒有去其他名校,而是接受伊利諾大學新任教練 Brad Underwood 的邀請,作為Underwood重建伊利諾大學籃球校隊的基石。第一年他打得極其掙扎,球隊通算也只有12勝21敗(Big Ten聯盟內7勝13敗)。再下一年,球隊招來了七呎的大黑柱中鋒Kofi Cockburn,兩人一內一外的組合終於扭轉了局面,伊利諾大學以21勝10敗(Big Ten聯盟內13勝7敗)進入了前段,例行賽尾聲在美聯社排名排到第21名。如果世界上沒有武漢肺炎這件事,伊利諾大學本來合理預期將以分區第五或第六種子重返NCAA季後六十八強錦標賽。NCAA季後錦標賽被迫停辦,Dosunmu沒有請經紀人,跑去NBA各隊參加選前試訓,聽取了各隊教練、總管對他球技內容的建議,返校備戰大三球季。

甫落幕的2020-21球季,大三的Ayo Dosunmu 真正打出了身價。伊利諾大學打出了全季24勝7敗、Big Ten 聯盟16勝4敗的成績,取下Big Ten季後錦標賽冠軍,同時拿到NCAA季後錦標賽的分區第一種子。他的個人成績是20.1分、6.3籃板、5.3助攻,四成八八命中率、三分線命中率三成九。除了伊利諾在第二輪被 Loyola-Chicago 提前狙擊落馬、未能打進最後四強以外,Dosunmu在NCAA已沒有什麼其他需要證明的,他宣布棄學,家鄉父老歡喜相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